90.兩人的過往

 

「我希望愛上我的鄭秀妍,是那個最棒的,最自由的,答應我好不好?未來,不要有任何一天、任何一個時刻委屈自己。」

 

 

    金泰妍到現在都還不太敢相信,鄭秀妍會這樣對自己說,一起給他們顏色瞧瞧?聽起來……就像是站在同一陣線的戰友般。

 

    「在想什麼?」突如其來的問話讓她回神,楞楞的她看著那個坐在桌子另一邊,疑惑對自己的曹振宇。

 

    「不……沒什麼。」金泰妍笑了笑,低下頭繼續吃著曹振宇買回來的宵夜。

 

    「今天很累是嗎?看妳回來比較晚,妳不是去學校嗎?」曹振宇夾了一些辣炒年糕放在金泰妍的碗裡,原本要跟金泰妍吃晚餐的行程,因為金泰妍晚回來而延遲變成消夜,金泰妍回到住處看到他在等自己,有些愧疚。

 

「你不是肚子餓了嗎?你多吃一點吧。」金泰妍阻止他夾菜給自己,反應道。

 

「我怕妳晚餐沒吃飽嘛,吃不完我在收拾。」他沒有告訴金泰妍的是這其實是他的晚餐,而是騙說自己在等金泰妍的過程中已經吃了一些。

 

    大概是感覺出金泰妍的心不在焉,曹振宇在金泰妍第N次的恍神後,笑了出來,拍了拍金泰妍要她回她自己的房間休息。

 

    「我看妳八成又因為工作的事情在那煩惱了,別假裝要陪我,我可是知道妳一旦陷入工作模式,就會六親不認。」

 

    「我……我沒有好嗎。」金泰妍有些尷尬地反駁著,她並不是在想工作上的事。

 

    被曹振宇體諒的「趕回」住處,金泰妍沿著玄關的鐵門滑坐,那因為感應而亮起的燈光在她遲遲沒有進一步動作後熄滅,留給金泰妍一室的幽暗。

 

    她知道自己在糾結什麼。

 

當鄭秀妍在教授面前侃侃而談……

 

當鄭秀妍在回飯店的路上對自己的平淡與友善,

 

甚至是在飯店裡面,鄭秀妍對著自己說的話。

 

    金泰妍不清楚的是,為什麼鄭秀妍的淡然與友善,反倒是讓她覺得鬱結著一股氣在心中。

 

    「鄭秀妍……在妳心裡,我們已經可以變成普通的朋友了嗎?」

 

    那種感覺……好討厭。

 

 

 

 

    鄭秀妍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就答應擔任校園祭時尚舞台的評審,教授聽到她能參與,很是高興,很快就著手了相關手續。

 

    對於要鄭秀妍要參與時尚舞台評審這件事,雖然不是刻意宣傳,但很快就在學校傳開了。

 

    一開始只是學生間的相傳,後面進而到師長間,甚至是新聞媒體都開始關注。

 

    名設計師Jessica Jung回韓國參加大學的時尚舞台,開始在媒體圈裡,蔓延開來。

 

    這不是鄭秀妍他們所希望看到的,既然消息是人透漏的,他們自然也有辦法用人堵住。學校那邊,教授很快就讓校園裡的騷動降到最小;而至於韓國跟英國兩邊的新聞媒體,也由崔秀英以及鄭秀妍在倫敦AnT的工作室插手干預。

 

    「放心吧!Abel已經幫妳壓掉了版面,估計很快就會有滅火的消息覆蓋過去。」崔秀英放下電話,走到坐在飯店沙發的鄭秀妍身邊,笑著說:「只是當初明明打死也不肯在韓國接下任何工作的妳,為什麼突然反悔了?」

 

    「我也是受人之託。」鄭秀妍喝著手上的咖啡,語氣平淡的說,倒是一點也沒有給人添麻煩的自覺:「到時尚舞台結束前,麻煩妳注意點,別讓我出現在韓國的大小媒體上。」

 

    「知道了!」崔秀英無奈的坐到雙人沙發上,腳翹的高高的:「小賢等等會來嗎?」

 

    「嗯。」鄭秀妍雖然只說了一個字,但是寓意很明顯。

 

    妳可以離開了。

 

    「好吧!定期給她看看也是不錯的,妳們好了再叫我,我在樓下的西餐廳等妳們,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我看等我們下去,妳已經吃了幾頓吧?」鄭秀妍好笑的說著,畢竟崔秀英的食量一直都很大,一天進食的份量跟那纖細到幾乎如骨柴的體形成極端的反比。

 

    「才不會呢!……正餐不會,我聽說它的下午茶點心不錯,我可以在那邊吃點心等妳們。」

 

    鄭秀妍勾起笑,對著崔秀英下了逐客令:「快下去吧!大胃王。」

 

    關上豪華套房的門,崔秀英看著房門的號碼數字,逕自納悶。

 

    她明明就覺得,鄭秀妍精神很不錯,而且比起以前還會對自己開玩笑,怎麼反而到韓國以後,倒是更頻繁的找徐賢作心理諮商?

 

    「秀英姊,妳要出去?」徐賢的聲音在後頭響起,崔秀英轉過身,看到徐賢剛從電梯的方向走來。

 

    「是啊!妳秀妍姊說等等要跟妳心理諮商,要我滾一邊休息去。」

 

    「這一定不是秀妍姊說的,我看應該是妳物色到附近有哪些好吃的下午茶可以去消遣,才會這麼好說話的先離開等我們吧?」

 

    「……妳跟秀妍兩個人難不成在我肚子裡裝了什麼?」怎麼都知道她要做什麼?

 

    徐賢笑笑地走到房門前,進去前對著崔秀英說:「是妳太單純、太好猜了。」

 

 

 

 

    鄭秀妍自從接下校園祭時尚舞台評審的工作後,就開始了每個星期給徐賢作一次心理諮商的行程。主要也是因為……她回到韓國以後,睡眠並沒有比較改善。

 

    「我開始……會做夢。」這是以前靠藥物睡著的她鮮少有過的。

 

    「什麼樣的夢?姊姊記得嗎?」徐賢坐在沙發上,筆記上面記錄著鄭秀妍的話,語態溫和的問。

 

    「我不記得了……但是,每次醒來,臉頰都是濕的。」鄭秀妍用手撐著額頭,皺著眉頭說:「然後就再也不敢睡。」

 

    「是不敢?不是不想?」

 

    「嗯。」鄭秀妍虛弱的點頭,這樣落魄跟無力的樣子,只有徐賢才知道,鄭秀妍臉頰埋進自己的雙手,尾音幾乎透漏著絕望跟無助:「我雖然每次醒來都忘記內容,但是……睜開眼睛後,就有害怕再閉上眼睛的恐懼存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徐賢帶著無框眼鏡,鏡面下的眼神透漏著心疼跟不捨。

 

    就連她也開始疑惑,讓鄭秀妍回韓國一趟,到底對病情有沒有幫助?撇開鄭秀妍睡眠不說,情緒狀態好像也變得比在倫敦時更不一樣……

 

    在倫敦的時候,鄭秀妍並沒有到連心理諮商時,都那麼慌亂跟無助,甚至在後期,她可以心平靜和得跟自己講些玩笑話,可是……最近幾次鄭秀妍在心理諮商的時候,沉默跟掩面調整呼吸的頻率越來越多。

 

    「秀妍姊,妳有沒有想過,會不會是因為妳跟金泰妍頻繁接觸的關係?」

 

    「我跟她?」鄭秀妍把臉從雙手掩蓋中抬起,旋即搖搖頭:「其實我跟她並沒有再見過幾次,雖然因為校園祭的關係,她也會過來學校,但我們很少真的碰到一塊。」大多都是教授特意留兩人,才會有機會碰在一起。

 

    徐賢皺著眉頭看著她,修長的指節相互交握摩娑著,提問道:「秀妍姊,妳想催眠嗎?」

 

    畢竟催眠說不定可以把夢境中那最深的害怕與恐懼拉出來,既然現在連藥物幫助下的睡眠都被夢靨入侵,那催眠或許是唯一的方法。

 

    「不行。」鄭秀妍搖頭否決,煩躁地用手揉著自己的眉間:「現在不行。」

 

    「為什麼?」

 

    「至少要等校園祭結束,」鄭秀妍嘆口氣:「我不確定催眠過後的我可不可以撐著正常的精神狀態,至少要等校園祭結束……至少……」

 

    徐賢看鄭秀妍這樣堅持,點點頭也沒有再說下去,「現在我在這邊,姊姊不用怕陷入夢靨沒人叫醒妳,我就在這邊看看書,妳休息一下?」給了鄭秀妍適量的安眠藥,她扶鄭秀妍到床上躺一下。

 

鄭秀妍戴上眼罩,房間裡放著愉悅的交響樂,然後慢慢的她闔眼休息,就算不睡著、就算無法睡著。

 

    但是事與願違,沒等徐賢拿著自己想看的書坐到一旁,鄭秀妍已經扯開眼罩,從床上跳起,整個人從剛剛沉睡的姿勢瞬間變成慌坐在床邊。

 

    徐賢被她這突如其來的驚醒嚇到,放下書本趕緊上前扶住鄭秀妍,當手一觸碰到那顫抖的身體,她心裡一沉。

 

    「我睡不著、我睡不著啊……小賢……」

 

    情況……好像越來越嚴重。

 

 

 

 

    國家博物館,金泰妍在自己的工作室裡面,帶著潔白的口罩,粗框眼鏡下是那專注的眼睛,盯著那需要修復的畫,手下動作輕柔又緩慢的動作著。

 

    「泰妍姊。」門外的助理小心地在門邊敲了敲,深怕自己打擾到金泰妍的工作。

 

    金泰妍沒有停下動作,但是身子稍微頓了一下,助理知道那表示她有在聽自己說話。

 

    「有位訪客說要找您,我讓她在休息室候著。」

 

    「有說叫什麼名字嗎?」

 

    「有,徐賢,她說她叫徐賢。」

 

    金泰妍盯著畫的眼睛本沒波瀾,直到幾秒後,聯想到上次在南宮轅酒吧裡面鄭秀妍倫敦其中一個好友的名字也叫徐賢,才驚訝地轉過身:「她在哪?」

 

    助理幾乎想要翻白眼,顯然金泰妍剛剛不是很認真在聽自己說話,好心的再說一次:「休息室。」

 

 

 

 

    進到休息室,金泰妍點了點頭,看著徐賢疑問道:「徐小姐怎麼會突然來訪?」

 

    徐賢看了一眼金泰妍,嘆了口氣,開口問了金泰妍:「可以借用妳一點時間嗎?我想跟妳談談秀妍姊的事。」

 

    金泰妍一愣,不太了解為什麼徐賢會來找自己問鄭秀妍的事。

 

    「她的事……?」

 

    「我知道秀妍姊跟妳交往過,」徐賢斟酌著要怎麼跟金泰妍解釋不是很喜歡嚼舌根的鄭秀妍為什麼會告訴自己那麼多「情史」。

 

    「原來她有告訴妳啊……」金泰妍笑著說:「也難怪,妳跟崔小姐都是她在英國很好的朋友吧?而且那天在酒吧,也早就知道了才是。」

 

    「秀妍姊不是那種會把自己的事都脫口而出的人,我也是花了好些時間,才從她口中聽到關於妳跟她的過往。」徐賢看了一眼金泰妍,好一會才開口:「妳知道她這次回韓國是為什麼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金泰妍覺得徐賢的回應上充滿試探意味:「她說是因為工作上的事回來的。」

 

    「工作?……姊姊這樣跟妳說?」徐賢皺起眉頭,倒有些埋怨鄭秀妍了。

 

    明明金泰妍是現在唯一一個可以讓鄭秀妍安穩睡好一覺的藥方……鄭秀妍卻跟她說是因為工作?

 

    看到徐賢暗自忖度的樣子,金泰妍皺起眉,心理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難道,鄭秀妍騙了她?

 

「徐小姐,妳會這樣問,難道秀妍不是為了工作回來的?」

 

    看著金泰妍那不比剛才淡然的面容,徐賢不住開口:「如果不是呢?妳覺得會是因為什麼?」

 

    「我……」

 

    「泰妍姊,」徐賢突然出口的稱呼,讓金泰妍一頓:「我可以這樣叫妳嗎?」

 

    「可……可以。」

 

    「可以告訴我,在妳眼中,五年後重逢的秀妍姊,跟五年前有甚麼差別?」

 

    「差別?」金泰妍一愣,她沒有想到徐賢會這樣問自己,試著回想最近那在教授身邊侃侃而談,還有那舉手投足間悠然自得的沈影,頹然了身體,「她更加耀眼了。」

 

    「……」顯然徐賢想聽的不是這些,金太妍自然也知道,耀眼、奪目這種詞語,就像是鄭秀妍的門面,是任何人第一眼看到她的第一詞彙。

 

    「五年前,那時候的她還沒有像是一隻沒人欣賞的小鳥;她想飛,但羽翼不齊;她想鳴,卻尚未成熟。那時候的她,禁錮在這小小的世界裡,因為不能展翅而鬱鬱寡歡……」金泰妍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跟徐賢說那麼多,或許是因為對方天生就有種讓人安心的潛能。

 

    「但那個時候,她有妳的呵護。」徐賢接了她的話:「她的世界有妳,即使小小的,即使沒人欣賞她。」

 

    金泰妍一愣,大概是沒有想到徐賢會這樣評斷兩人的過去,她以為……鄭秀妍就算不恨她,也不可能對那段過往有太多的點綴。

 

    「泰妍姊,我一直很想問妳一個問題。」徐賢眼神銳利,語態認真的樣子讓金泰妍不禁正襟危坐:「妳有後悔過嗎?當年就那樣跟秀妍姊分手。」

 

    大概是因為她的問題太突兀,金泰妍一時之間沒有回話。想到無法成眠的鄭秀妍,徐賢忍不住又開口,語氣充滿不解的情緒。

 

    「我不懂,為什麼一定要分手,難道就因為秀妍姊需要在英國才可以功成名就,妳們就必須因為分離而分手嗎?這中間劃不上等號吧?」

 

    「……」

 

    「妳大可以跟秀妍姊約定,不管是約定給兩人學習的時間,抑或是給雙方一個承諾,應該都好過分手吧?」徐賢皺起眉:「還是……」

 

    金泰妍看著那表情已經從淡然平靜轉變得稍有情緒的臉,不住輕哼問:「嗯?」

 

    「還是,妳不如秀妍姊愛妳那樣愛她?妳承受不起青鳥飛翔的重量?」

 

    徐賢的話盪漾在會議室裏頭,到目前為止幾乎不到一小時的對話,卻彷彿把金泰妍拉回了五年前。

 

    五年前的那天,如果她陪著鄭秀妍度過那個早晨,告訴她自己要離開她的時候,鄭秀妍是不是也會這樣問自己?

 

    「妳也說了,是重量。」金泰妍勾起笑,是剛剛到現在,最完美的弧度,那弧度中有些苦澀:「徐小姐,那我問妳,妳認為愛情的重量,有多重?」

 

    徐賢愣住了,她沒有想到金泰妍會這樣的問自己,一時之間沒有回應。畢竟對於愛情,她還如稚兒般。

 

    「鄭秀妍對於愛情的重量,重到妳無法想像。那份重量,不是一開始身為青鳥的她,所該擁有的。」

 

    「難道她不能承擔著重量展翅嗎?妳認為她沒有那個能耐?」

 

    金泰妍搖頭,因為徐賢的觀念苦笑:「就因為她是青鳥,既然要放她回到那片屬於她的天空,若我給她一個包袱的重量,不是一點意義都沒有嗎?」

 

    「她不是甘願只為一人活、只為一人而欣賞的麻雀,她是青鳥,是必須展翅高飛,一鳴驚人的青鳥,我不希望在她飛到夢想的高度前,有任何一絲的重量,讓她猶疑,即使只是一分、一秒。」

 

    注視著金泰妍的眼睛,徐賢試圖從中找出那些話語裡的假意,甚至是些微的遲疑,但是……金泰妍的眸光中,只有篤定。

 

「……所以,妳一點也不後悔?」

 

金泰妍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重新開口,這些話,如果放在五年前,她是絕對說不出口的。

 

    「我不會後悔,就算今天重新回到五年前,我也會這樣做。」

 

    不是因為不懂,也不是因為尚未徹悟……

 

    而是那一字一句,她花了五年,才可以在不情緒崩潰、淚如雨下的狀態下,脫口而出。

 

    休息室裡面有重新回到寂靜,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人發話,只是看著彼此。

 

    好一會,徐賢才吐出一口氣,像是釋懷、又像是嘆息。

 

    「我知道妳也是為她好……就像她跟我說的那樣。」

 

    金泰妍一愣,疑惑的問:「我可以問,她到底跟妳說了我什麼嗎?」

 

    徐賢勾起淡笑,「前幾年是抱怨、情緒化的反應,跟大部分的沉默;最近幾年……應該說她釋懷了嗎?還是該說她必須放下了?」看了一眼金泰妍,她思考今天來找對方的目的。

 

    她還是覺得鄭秀妍擺脫不了夢靨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女人……但是,明明兩人對於對方的「描述」,情況並沒有那麼糟。

 

    那到底為什麼重逢後,應該已經「無恨」的關係,卻還是讓鄭秀妍無法拜託夢靨呢?徐賢原本以為,是因為金泰妍這邊的情感還無法斬斷,甚至強烈到影響到鄭秀妍的淡然,所以才會想來找金泰妍說說話。但……又好像不是。

 

    除非……這兩人之中,有一個人在說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不。」徐賢反駁著,伸出手大膽的覆蓋住金泰妍的肩膀。

 

她或許應該豁出去,不然……這兩人之間的是誰說謊,是誰放不下,永遠都沒有真相。

 

「不是『只是』。泰妍姊,妳有想過,一隻不會停下只會往高處飛翔的青鳥,最終的結果是怎樣嗎?」

 

「是落下,因為太陽的熱度,會讓那隻青鳥的羽翼染上火焰,然後墜落。,」徐賢篤定的話語,一字一句,傳出的不只是頻率,而是一種像針劍般的攻擊性,讓金泰妍像是被釘在板上的小動物般,無力掙扎。

 

「而妳,是她的曾經,一段她不願跟我們傾訴的曾經。」

 

    「……」

 

「所以,妳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重要。」

 

to be contunued......

 

L:哈囉!大家好啊,今天是屬於她們的十周年,當然要來更文囉!

雖然不知道我們還會在一起多久,不過在這裡的一天,我們就成為彼此的力量吧!

今天是個適合回憶的好日子,或許現在外頭必須因為各自的立場,而選擇只看某部份,

不過竟然來到了這個屬於Taessica LANCE所營造的天地跟世界,

們自然不拘泥於任何關於她兩人、任何時間點、任何題材的好東西做分享。

所以藉著805這個讓我們一同歡慶的日子裡,大家可以在回覆裡附上妳印象最深刻的泰西MV,

並說出對風箏,抑或是她們兩人的任何隻字片語,視情況看看下次會不會提早更文囉!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