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在泰妍的住處,金母坐了一早上,今天早上本來是想要帶點東西過來給泰妍,但是來了按門鈴好一會都沒有回應,所幸就用泰妍給她的鑰匙開門進去了。

 

    但是那麼早,自己女兒的住處一點也沒有回來過的痕跡,不禁讓金母的臉色不大好,做好早餐放在桌上等了一早上,接近中午泰妍才回來,看到自己的表情很驚訝。

 

    「妳昨天住誰家?沒回來睡覺?」金母站了起來,語氣談不上好壞,平淡的問著。

 

    「嗯…在西卡那裡過了一夜…」泰妍想反正表面上她跟Jessica的友好關係她媽媽也清楚,說在好友家過一夜,應該還好吧。

 

    不過金母卻沒有像以往一樣笑問Jessica的近況,只是點點頭,然後催促泰妍快點坐下來,又再把飯菜加熱一次。

 

    「媽媽?」泰妍坐了下來,疑惑的看著有些不太平常的母親。

 

    「泰妍…」金母頓了下,調整一下語氣,卻還是背對著泰妍。

 

    「妳以後不要一直去麻煩西卡了,整天往她那裏跑成何體統,人家…人家也不一定喜歡對吧。」

 

    泰妍覺得有些詭異,乾笑的回答:「也沒有常常…而且西卡她…」

 

    金母轉過頭,看著泰妍的眼神讓泰妍心裡有些慌…她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泰妍,妳這孩子…從來都不會讓我操心,妳…」金母的語氣有些拉高,走到泰妍身邊拉住她的手:「妳說,妳跟西卡小姐她…」

 

    「媽媽,西卡她最近接了部戲劇,妳應該也有看新聞,這是她第一次出演,難免會緊張,我去她那裡只是去安慰她…」泰妍不著痕跡的把金母要問的問題給掩蓋,露出淺笑,此刻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緊張、多慌亂…

 

    媽媽她…一定發現什麼了,不是多想,絕對是。

 

    金母努力想從泰妍表情找些蛛絲馬跡,卻徒勞無功,淡淡的應了聲又起身把爐子上湯端到桌上,要泰妍趕緊吃。

 

    泰妍一邊吃,心裡一邊盤算著,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讓自己的母親發現她跟Jessica的關係詭異,但是現在母親並沒有特別的動作,證明雖然猜疑但是沒有確切證據…

 

    還有餘地…

 

 

 

 

    「我好想你…你還是當年愛著我的你嗎?」Jessica深情款款的看著戲劇男主角,雙手勾上他的脖子。

 

    「卡!!OK!!」導演大喊,劇組的人開始繼續忙碌著下一幕的準備,而Jessica也鬆了口氣。

 

    好險一次OK,她大概抓住這種感覺了。

 

    下了攝影棚,Jessica在一旁的座椅喝著水,順便拿起一旁的劇本看著下一場戲的重點。

 

    手機聲從她的包包內響起,一邊看著劇本,Jesscia沒有特別看手機號碼,就直接接了起來。

 

    「您好,我是Jesscia。」禮貌性的問完好,對方的聲音卻讓她在下一秒停住了翻動劇本的手。

 

    「最近還好嗎?秀妍。」低沉穩重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Jessica握著電話的手稍稍握緊,一時之間有些難以轉換角色。

 

    「爸…爸爸。」

 

 

 

 

    鄭氏企業所經營的高等餐廳裡面,知名企業鄭氏以及秦氏兩大企業龍頭在這裡會面,今天的飯局較為特別,沒有平常談合約的劍拔弩張,坐在桌子兩邊的人顯得和善多。

 

    「秀妍這幾年好像在國外吧,很少看到她出席宴會,不知道這幾年她在忙些什麼?」秦氏的大家長外表上頗有些福泰,面像和善,話語充滿著濃濃的興致。

 

    鄭氏企業的大千金鄭秀妍一直都很少在商場宴會上露面,不過也是有原因,因為鄭氏的兩個女兒,都在國外生長,孩提時代顯少回韓國活動或是露面,為有的幾次見面也是鄭氏私人的生日宴會,小女孩鄭秀妍的鋼琴發表會。就連今天與鄭氏交集還算不錯的秦氏也只再十幾年前看過鄭氏兩姐妹,所以在富商界,對於這兩個人,尤其是連消息都沒有的大小姐,有著濃濃的好奇。

 

    「秀妍幾年前就回來了,不過那孩子貪玩,拉著她妹妹闖來闖去。」說話的人是名面容華貴的婦人,精緻的五官可以看出年輕時晴國傾城之貌,喝了口白酒笑答秦氏負責人的問題。

 

    「回來了?所以秀妍人在韓國生活囉?」秦氏大老闆有些驚訝,要說近幾年的個宴會,也從沒出現〝鄭氏千金〞的蹤影,想了想繼續道:「我記得秀晶是在擔任平面模特兒吧?所以…秀妍也再擔任模特兒囉?」

 

    秦氏大老闆搜索著自己有印象的模特兒,卻找不到同名同性的,疑惑問:「是用藝名嗎?」

 

    「我那大女兒就是拗,當初進去說不要用自己的真名,她不喜歡鄭氏背景,小女兒本來還想要照本宣科,被我們嚴正阻止了。」剛才說話的婦人又笑了,想到她兩個美麗又可愛得女兒就讓她無比開心。

 

    「只是她最近有點太過了。」一直沉聲得中年男人緩緩開口,在這之前他一直是沉默得,因為談到自己的女兒而皺起好看得眉毛。

 

    這個人正是鄭氏企業的總裁,今天偕同於自己的夫人與秦氏得總裁與兒子見面,不過目前還少一位還沒到達。

 

    「小女有失禮貌,請秦老見諒。」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鄭秀妍卻還沒出現,今天這場飯局得主角嚴格說來就是她,卻到現在都沒出現。

 

    秦老正想要緩和一下場面,門卻應聲大開,侍者從門外走進來,只小聲說到:「老闆,大小姐到了。」

 

    聽到侍者的話,屋內的人都有些騷動,一直保持淡定表情得鄭總裁,是唯一沒有表現太多情緒得,淡淡得點頭請侍者帶進來。

 

    〝叩叩叩〞的高跟鞋隨著腳步越來越近兒清晰,走進來的人長髮披肩,褐黃色的髮燙了微捲,巴掌大得臉上帶著墨鏡,身上穿著白色襯衫跟白色長褲,外面搭了一件深色大衣,看得出她非常清瘦窈窕。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說完一句話發現被媽媽使了眼色,鄭秀妍嘆氣,伸手把墨鏡拆掉:「我已經請經紀人盡量快了…」

 

    在場除了鄭氏一家人,另外秦氏父子兩人,下巴幾乎在看到鄭秀妍容顏那刻要掉下來,他們想遍了所有特兒界的大小模特兒…卻沒想到這個,天后級的大明星。

 

    「J…Jessica…?」一直含蓄沒開口的秦氏總裁的兒子,終於因為看到這夢幻般的美人失神開口。

 

    誰會想到…現在紅了半邊天得話題女天后Jessica竟然是鄭氏集團的大千金!

 

    「你們好。」Jessica簡單的微笑,很快就被侍者安排落坐。

 

    很好,該到的人都到了,這場飯局也可以正式展開…

 

 

 

 

    沒錯,說的明白一點,這場飯局打從一開始的主角就是鄭秀妍跟秦氏大老的兒子‧秦禮的相親宴。

 

    Jessica在片場接到父親的電話,批頭對方就要求她參加這場飯局,本來她不想參加,卻被鄭父嚴正駁回了,上次喝醉酒那件事情,是靠用鄭氏的力量壓下,電話裡面鄭父說得非常清楚,想要把那次的事情扯平,最近就安份一點,至少這次的飯局一定得參加。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兩家父母把這一男一女丟在這裡,就鳥獸散了。

 

    「實在沒有想到,鄭小姐就是Jessica。」秦禮看氣氛有些僵,和善的開口。

 

    鄭秀妍看著他,批頭就一句:「我有喜歡的人了。」

 

    「演藝圈的人嗎?」秦禮雖然失望卻不驚訝,畢竟像鄭秀妍這樣漂亮的演藝人,沒有對象是挺奇怪的。

 

    「這個我不回答,有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出於禮貌,也希望你不要誤會我來這場餐會的意圖,我只是被要求的。」鄭秀妍喝了口高腳杯的白開水,打算想要起身走了。

 

    「等等,鄭小姐。」秦禮出手示意,然後笑著開口:「我也不是自願過來的,所以妳不用擔心我會對妳有太多的要求,只是我們這樣快速的結束飯局,不免有些假,兩方老人家會起疑的。」

 

    鄭秀妍挑眉,站著居高臨下的看秦禮,像是在思考他的話…

 

    「當然妳很有魅力,也的確是我喜歡的型,應該說…相信沒人會不喜歡妳,不過我不會纏著妳的,只是好奇,想要跟妳聊聊天。」

 

    雖然鄭秀妍算不上精明,但是在演藝圈混久了多多少少還是可以感受出一個人釋出的是假意還是善意,無所為的慫肩,鄭秀妍就這樣重新坐下來了,她的確是餓了,拍戲的關係她從中午就沒有吃飯到現在,點個東西吃完再回家也不錯。

 

 

 

 

    金泰妍在家裡作曲,寫了又刪刪了又寫,昨天作曲家的話卻一直繚繞在耳邊…

 

    結果…到底是少什麼?她還是不知道。

 

    在這樣鬼打牆也不是辦法,泰妍嘆口氣打算換件衣服出去走走。

 

    打開衣櫃,本來只是拿外套,卻被放一些重要資料根文件的抽屜給吸引過去,泰妍皺眉,蹲下來看。

 

    存摺,房契那些都沒有不見,但是抽屜比較稜亂,存摺跟地契明顯都被翻過,本來還在納悶的泰妍,腦中卻突然閃過自己母親早上看著她的擔憂面色…

 

    「媽媽她…看到了?」

 

 

 

 

    金家裡面,泰妍的母親簡單的做著飯菜,手上的勺子字泡菜鍋裡面攪拌著,思緒卻拉得老遠…

 

    她不敢相信…也不想要相信。

 

    「媽媽,被子、床單我收進來囉!」夏妍在她身後呼喊,讓她稍稍回神。

 

    轉過頭對夏妍微笑,視線卻對上那蓬鬆柔軟的布料。

 

    那天早上…泰妍在浴室裡面清洗著床單…她不是有意,但是她看到了那刺目的血跡…兩個女生怎麼會讓床單染上血跡?

 

    本來還指責自己亂想,竟跟著媒體還有一些網路的anti粉絲有這樣詭異的念頭…但是…

 

    還記的泰妍國高中實,就連鄰居也常說,泰妍像是對男生沒有興趣一樣,這種年紀的孩子不都會對這些事情好奇嗎?怎麼看到泰妍那孩子收到情書像是收到炸彈一樣難看。

 

    就連進入演藝圈那麼多年,也一點緋聞都沒傳出,每次問有沒有中意的,泰妍都笑笑的帶過…唯一有讓她親近的對像…也只有Jessica。

 

    「夏妍。」吃飯的時候,金母突然開口,還含著飯的夏妍抬起頭,有些茫然的輕哼。

 

    「妳覺得妳姐姐…跟Jessica姐姐,感情怎麼樣?」有些奇怪的問法讓夏妍摸不著頭緒,要說見到兩個人,也只有上次泰妍帶著Jessica回來那晚。

 

    「很好啊,像姐姐不大喜歡跟人同睡,就算是我也很少跟姐姐睡同一張床,可是西卡姐姐卻可以,我想姐姐一定非常喜歡她。」夏妍講的天真無邪,讓金母點點頭,扒了口飯…

 

    也是,問夏妍能問出什麼呢。

 

    「不過,她們兩個晚上是不是在玩遊戲啊?」夏妍突然想到甚麼似的,咬著筷子金母說:「上次西卡姐姐來我們家過夜,那天晚上…她們房間一直發出怪聲音。」

 

    那天晚上夏妍睡不著,學校同學推薦看的鬼片讓她翻了好久都睡不著,只好偷偷摸摸得起來,想說去泰妍房間找泰妍聊天,哪知道泰妍的房門落鎖,夏妍鄭覺得納悶,就聽到裡面發出怪聲音。

 

    「什…什麼聲音?」金母的聲音有些顫抖,讓夏妍猶豫要不要講。

 

    這件事情很重要嗎?

 

    「…就,姐姐好像被欺負了,一直有驚呼跟喘氣的聲音,我本來還想是不是…西卡姐姐睡姿不好,但是後面…西卡姐姐也發出驚呼聲,甚至有叫出來,本來我還擔心她們在打架,結果她們又笑出聲…」

 

    「夏妍,快吃飯吧!湯都冷了!」金母打斷她的話,臉色蒼白的制止了她。

 

    金母再也吃不下一口飯,只是顫抖的握住筷子,好像那筷子有千斤重。

 

    這些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在泰妍宿舍裡面翻出的…那少了好大一比的存摺跟貸款明細…還有,那個不是泰妍名字的房契。

 

    這種荒謬的事…她不想要去相信。

 

    鑰匙聲傳出,兩個人一起看向大門口,金泰妍彎身脫下鞋,喊了聲她回來了。

 

    泰妍走進來,看著夏妍朝她奔過來,彎下身拍拍她,抬頭看向母親,卻從她眼中看不到任何情緒。

 

    「媽,我回來了。」

 

    「…要不要吃飯?我跟夏妍剛吃完,飯鍋還有些飯。」見泰妍點頭,金母起身去盛飯。

 

    夏妍還要寫作業,回到房間去了,餐廳只有泰妍跟金母,泰妍吃著飯,金母則是背著她清洗流理台。

 

    「怎麼有時間回來?」

 

    「想回來看看妳們兩個,公司最近要我好好的閉關寫詞呢。」泰妍一邊吃著飯,一邊說道。

 

    金母一想到泰妍會變成這樣是因為拒絕節目演出,不禁脫口問道:「泰妍,倒底…妳當初為什麼要拒絕節目演出?因為那件事情…妳到現在都還在被公司刁難對吧?」

 

    「媽…我真的不喜歡那個節目。」提到這裡,泰妍的話語比較堅持起來:「都過去了,妳別擔心了,現在這樣很好。」

 

    「那妳在記者會上面所說的重要的人呢?」金母不停口,持續問。

 

    「那些都是作戲的效果,我不是說過我是照著公司的稿子唸的嗎?」

 

    「泰妍…」看著自己的女兒,金母突然不知道自己還該問甚麼,她甚麼都不想知道了…

 

    「妳知道愛是什麼吧?」久久…金母才吐出這句話,讓泰妍整個人睜愣的看著她,她不懂為什麼自己的母親突然要轉移到這塊上。

 

    「愛一個人…當不是只是喜歡對方而已,那就是愛,但是那也代表著責任…我不知道妳懂不懂,這責任不只是對於妳,還有對方、社會、大眾,懂嗎?」

 

    「……」泰妍沉思好久,卻沒有點頭,只是突然扯開淡笑:「為什麼原本只是單純的喜歡跟心動,卻要被弄得那麼複雜?難道我不懂這些就不能愛了?」

 

    她原本以為她懂愛,她本來以為…但是,當昨天聽到作曲老師的話,她突然不敢確定,她還缺少些什麼。

 

    「泰妍,我只希望妳守分寸,妳是公眾人物…媽媽我…我不希望妳受傷。」

 

    看到泰妍看著她的眼神,金母突然不敢正視她,那眼神裡面好像有什麼堅持,而那些堅持不是她所想看到的,簡單的收拾一下,金母就結束兩個人的對話回房了。

 

    坐在餐廳的泰妍看著那些飯菜,所有的食慾都沒有了…她跟母親兩個人都是含蓄的人…但不戳破,不代表那問題不存在,不是嗎?

 

    「唉…突然想吃妳的鹽飯呢…還在忙嗎?」泰妍低下頭自言自語,語氣有著不易察覺的落寞跟心慌。

 

 

 

 

    「今天很謝謝妳,我過得很開心。」秦禮的車子裡面,鄭秀妍坐在副駕駛上,臉色平淡的看著窗外,因為秦禮的話緩緩回過頭,扯開淡笑。

 

    「我也要謝謝你,陪我演這齣戲。」還連帶陪她去百貨公司逛了一圈才回來,算是很仁之義盡了,這樣兩方家長應該不會為難兩人了。

 

    車子停在鄭氏主宅大門邊,鄭秀妍嘆口氣,是她要秦禮送她到這裡的,她是該要好好跟她爸爸談談。

 

    「我先下車了。」鄭秀妍正要下車,秦禮卻緩緩拉住她,在意識到她看著那冒然的手,又趕忙放開。

 

    「我…我只是想跟妳說,我很敬佩妳,不管是妳ㄧ個人在演藝圈的打拼,來有今天跟我開門見山的態度,我都…很喜歡。」秦禮有些臉紅,這在鄭秀妍眼中倒是驚奇,這男的真容易臉紅。

 

    「那還真是謝謝你的喜愛,你如果想要簽名我可以給你幾張。」鄭秀妍並沒有表示的過於熱情,本來她就不能熱情,即使對方人很好,也不能對對方有任何鬆懈,那樣會麻煩上身。

 

    「我…我只是想跟妳說,如果妳以後在經營鄭氏上面需要任何的幫忙,都可以來找我,關於跟鄭氏的合作,我想秦氏這邊也很願意…」

 

    「這種事情你不該跟我說,應該是跟我爸爸…」鄭秀妍還沒說完,秦禮就突然疑惑的問道。

 

    「但是鄭叔叔今天有說到,他打算開始慢慢讓妳接手鄭氏的大小事,所以像親宴或許有些商業聯姻的味道要我不要介意…」

 

    鄭秀妍聽到整個人得眉頭皺起,看著他冷聲道:「你說,我爸說我要準備接手鄭氏?」

 

    秦禮點頭:「不然怎麼會突然辦相親宴,也是希望能讓我們兩家最常合作的後輩可以互相切磋交流…」

 

    鄭秀妍聽完開門下車,站在車外看著秦禮,想一想對方也不是有意,拉開禮貌的笑容:「謝謝你送我回來,不過關於接管鄭氏這件事情,那是我跟我爸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散播出去。」

 

    「妳當我是什麼人了,我不會那樣大嘴巴的,就連妳得藝人身分,我也知道該保密。」秦禮有些受傷,鄭秀妍一點都不信任他。

 

    鄭秀妍聽完點點頭,換了一個比較真誠的笑容,月光映照在她的臉上,讓這個純然的笑更耀眼,秦禮整個人都淪陷在她的笑容裡面,身子因為她的笑容而動也動不了,就像個石像一樣。

 

    直到鄭秀妍走進大門,漸漸看不到身影,秦禮才嘆口氣,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好可惜喔~~~~她真的是好女孩!為什麼會沒有機會呢…竟然就這樣死會了!」

 

    哀怨語氣繚繞在車上,僅僅相處幾小時的秦禮,在回家後,成了Jessica粉絲後援會的一員。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