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10

 

51e0e1c4b74543a9d8c978dc1c178a82bb0114cd                       

 

    『據了解,這次李東旭先生之所以返韓,不只是因為公務,還有一些私人行程要處理是嗎?』

 

    機場裡面擠滿了人,李東旭的身高很高,倒也是不怕被擋住,雖然是企業家,但是或許因為外表搶眼的關係,媒體對他的待遇如同明星。

 

    『都說了是私人行程了,自然不方便多談。』李東旭語氣平淡的說著,對鏡頭頷首後就快速的離開現場。

 

    媒體自然又是一番揣測,其中不免會提到鄭秀妍,因為此次李東旭來訪的原因,就是因為要跟鄭氏公司談生意。

 

    而新聞媒體的大肆宣傳,也讓鄭秀妍在瞬間爆紅了起來,年輕的女企業家居然如此貌美,大家總是愛看這中間的火花。

 

    因為這樣,鄭秀妍最近幾天上班有些麻煩了,平常的工作,再加上還要不時應付記者的訪問。

 

    「你夠了!都是你硬要回國,現在好了吧!我也被記者纏住了!」鄭秀妍在電話那頭對李東旭抱怨著,兩個人是多年的朋友,這種直接的話語鄭秀妍一點也不覺得會傷到李東旭。

 

    「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阿姨她……」對方在那頭顯然想要說什麼,語氣軟的一點也不像新聞報導的那淡然不關世事的人。

 

    「你已經造成我的困擾了。」鄭秀妍很直接的說著,然後就把電話掛掉,煩悶的揉了揉額心。

 

    如她所料,那天跟父母還有鄭秀晶的飯局談的果然就是李東旭的事情,這讓鄭秀妍覺得很煩躁,不管她說幾次,父母還是不願相信她跟金泰妍兩個人談的感情是真的。

 

    她的父母一直談不上和諧,怎麼到現在反而一個鼻孔出氣了,因為哄這兩老讓鄭秀妍這幾天幾乎都在處理這件事,不能太硬,又不能太軟姿態……

 

    「爸、媽,我絕對不是要跟你們吵,但請你們理解我並尊重我的決定。」

 

    「問題是妳的決定是錯的,我們阻止是在關心妳、擔心妳。」

 

    「關心?擔心?」鄭秀妍扯開苦笑,緩緩開口:「爸、媽……我曾經真的很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的關心我、關心秀晶,我不要很多的零用錢,不用最貴的衣服,也不要那些為我好的家教,我曾經,只想要你們好好陪陪我,在我心中,那種關心是我怎麼樣都無法得到的。」

 

    夫妻倆因為女兒突然的話題弄得滿臉歉疚,在一旁的鄭秀晶看著自己的姐姐,偷偷的勾起笑。

 

    姐姐,真是太厲害了,直接深入敵方的弱點處戳。

 

    「爸爸現在有新的家庭,我不反對……母親也有中意的男朋友,我也一樣不反對,不管我心裡如何難過,別人的父母親可以一起陪著小孩長大的時間,一起參加小孩的畢業典禮,一起慶祝小孩得第一名……我都告訴自己,不要怨天尤人,爸爸跟媽媽能做自己順心的事,我應該要開心。」

 

    「秀妍啊……」鄭母紅了眼眶,這個女兒一直懂事,讓他們早就忘了鄭秀妍心裡想要的是什麼,以為錢給足了、生活豐腴了,而鄭秀妍也沒有抱怨就是彌補,卻不知道,那只是女兒的貼心跟懂事在一直再忍耐著。

 

    「爸、媽……我在學生時代,看著你們分開,在國外覺得孤單寂寞的時候,我都覺得,只要你們幸福,其實這一切我都可以接受,你們快樂才是我最大的希冀……」鄭秀妍吸口氣,喝了口水後,有些眼眶紅潤的說著。

 

    「而現在,我真的碰到那個,讓我開心、幸福的那個人,雖然她是女生,但是就因為她是女生,她很細心,她知道我其實怕寂寞,總懂得在我睡的安穩時抱著我,陪我入睡。那是我一直渴望的東西,愛真的很簡單,只要對象對了,一切就對了,而因為她,我覺得家裡不再空蕩蕩,我真的不能沒有她。」

 

    「秀妍,妳……真的非她不可嗎?」鄭父驚訝自己的女兒會說出這樣的話,雖然很少見面,但在他眼中,這個大女兒一直都不冷不熱,從來不強求什麼東西,這是第一次……她說出那麼直接的話。

 

    「我是認真的,我知道你們一定無法一開始就接受,但是我希望你們給我、給泰妍一點時間,她是我選擇的人,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喜歡她,我只求你們不要在我把她帶到你們面前時,讓你們傷害到她……你們先吃吧,我公司忙,要先回去了。」鄭秀妍擦了擦嘴巴,拿起帳單準備去結帳。

 

    「唉,秀妍這次很堅持……」鄭母有些為難,剛剛女兒說的那些讓她覺得自己這樣做是不是錯了?

 

    「別三心二意的,不是妳當初連絡我,要我這個做爸爸的也一起勸阻秀妍嘛!怎麼現在妳反而變心了?」

 

    「我當然想要秀妍身邊是個男生陪她過生活,這樣比較不辛苦,但是剛剛……」

 

    「唉!妳別說了,我會在找時間去會會那個女生的!」

 

    雙親你一句我一句,坐在座位上的鄭秀晶一臉淡定的喝著茶。

 

    鄭秀晶看著姐姐離開的方向,又看著兩老低頭沉思著,拄著下巴想著。

 

    姐姐某方面來說,真的是陰險的商人,懂得拿捏恰當好處,還給了十足的空間讓爸爸跟媽媽好好思考的時間。

 

    這招真絕,不過爸媽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鄭秀妍倒沒有把這件事情跟金泰妍說,畢竟她也知道,這樣的幾句話要起作用還需要一段時間,而且重點是……李東旭在韓國,讓父母對這個好男人很放不下手。

 

     也因為這樣,她最近回家的次數多了,陪在母親身邊聽著她嘮叨,也總比自己不知情的時候,李東旭從她那邊父母下手。

 

    「秀妍啊……妳就這麼不放心我啊。」李東旭是來找她談公事的,從他進來鄭氏公司到現在,鄭秀妍可以感受到,一群女生為李東旭的外表內心尖叫著。

 

    「我知道我自己的魅力,所以才不想要你攪局。」鄭秀妍嘆口氣,竟然現在公事都被他談完了,她也不是不能談私事。

 

    「秀妍,為什麼不能接受我?」李東旭疑惑,鄭秀妍的父親的母親都挺喜歡自己的,但是對於幫助他追求鄭秀妍,卻熱心又有些難言之隱。

 

    「我有喜歡的人,當然不能接受你。」

 

    「但是妳說的〝那個人〞甚至從沒出現過。」李東旭換了個坐姿,雙手交疊在膝上,無比優雅的開口:「妳這種拒絕方式,是無法輕易讓我退卻喔!好歹……」

 

    「東旭,我們認識的也夠久了!」鄭秀妍不耐煩的開口:「你不應該這樣一直追求下去,你知道只要我不喜歡,你最後只是受傷而已。」

 

    李東旭看著鄭秀妍,癡望的望著這個女人,然後開口:「即使受傷,我也想在痛到死掉前,愛妳。」

 

    「你!」鄭秀妍懊惱的看著他,軟硬都無法擺脫他,而現在他還是自己的同窗兼大客戶,鄭秀妍真的很想像個孩子一樣,任性的說不管不幹了。

 

    但是她不行,她承認自己公司目前是不可能拒絕李東旭的合作合約,只要在合約期間自己注意一點,在合約結束後一切就可以都解決了。

 

    她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只是她真的因為這件事情弄得有點累。

 

 

 

 

    中午,鄭秀妍傳了封簡訊問金泰妍要不要出去吃個飯,兩個人這兩天都有些小忙,金泰妍手上的案子快要結案,很多事情要處理,鄭秀妍通常回到金泰妍住處時,她不是還在工作,就是睡著了。

 

    好久沒有被金泰妍好好哄哄,鄭秀妍想金泰妍的抱抱了。

 

    看到金泰妍出現在停車場的身影,坐在車子上面的鄭秀妍勾起笑,正要搖下窗戶叫她,卻看到跟著下來的人影而僵住了笑容。

 

    又是那隻蒼蠅呢!

 

 

 

 

    「你真的很煩!幹嘛一直跟著我嘛!」金泰妍覺得自己好像被瘟神纏上般,怎樣都甩不掉,她搞不懂的是,她對趙文赫明明就沒有和顏悅色過,到底為什麼會這麼黏著她?

 

    再加上她今天的心情真的很不好,早上才到公司,就接到鄭秀妍父親要約她見面的電話,她沒想到鄭秀妍父親見到她之後要說什麼,只是照著指示去樓下的咖啡廳與他簡單見個面。

 

    鄭父看起來蠻帥氣的,輪廓可以看出以前年輕應該也是有一票女孩子追求的那種男人。

 

    兩個人沒說很久,鄭父只是想看看金泰妍,在簡單聊了幾句後,鄭父嘆著氣開口:「老實說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秀妍會選擇妳,我知道她的堅持,也知道妳絕對是好女孩,但是……妳們的感情很累是事實不是嗎?妳說妳很愛她,那現在秀妍她很累,妳也覺得這樣的愛是可以是嗎?」

 

    金泰妍知道鄭父不是來贊成他的,卻還是在聽到這些話難過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我們家秀妍從來不乏男生追求,就拿這次的東旭來說,也是喜歡秀妍好幾年,妳想想……與其選一個妳很愛卻無比疲憊的感情,何不取選一個愛妳又穩定的感情呢?」

 

    鄭父話沒有說絕,只說自己的女兒意見還是會尊重,只是希望她好好想想。

 

    金泰妍苦笑,這不就是要她打退堂鼓嗎?最近她跟鄭秀妍都很忙,幾乎沒有時間好好關心她,自己疏忽了嗎?

 

    「我當然要跟著妳啦!妳早上好過份,直接把我的咖啡在我面前倒了,這已經幾次了,妳怎麼這麼不留情面?不是有收過一天嗎?是不好喝嗎?」果然,趙文赫又開始自我的百百問,讓金泰妍腦袋快爆炸。

 

    「我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的情人不喜歡我亂喝別人的咖啡!」

 

    「又是那個鄭秀……」趙文赫正要抓住金泰妍的手被對方甩開。

 

    「我一樣跟你說過了!你最好別碰我!」

 

    趙文赫看著金泰妍一臉戒備的看著他,無奈的嘆口氣,問道:「可不可以告訴我,妳到底怎麼會喜歡鄭秀妍的?」

 

    「那也不關你的事!」金泰妍轉過身子,理都不再理趙文赫。

 

    看了眼金泰妍匆匆上的車子,她才坐上副駕駛座,車子很快就開離了停車場,看來……鄭秀妍剛剛看到了全部的過程。

 

    「真丟臉,居然輸給一個女生啊……」

 

 

 

 

    路上鄭秀妍一直沉默的開著車子,金泰妍不確定從鄭秀妍角度,剛剛她跟趙文赫是否容易被誤會,不過,她真的盡力了。

 

    「秀妍……?」金泰妍小心的看著鄭秀妍的臉,擔心的說:「妳在生氣嗎?」

 

    鄭秀妍勾起淡淡的笑,溫聲問:「妳有做讓我生氣的事嗎?」

 

    「沒有。」

 

    「那不就好了?」

 

    「我今天也把他送的咖啡倒了!」

 

    「嗯哼。」

 

    「也沒讓他碰到我任何地方!」

 

    「嗯。」鄭秀妍分神摸著金泰妍的臉頰,「我的泰妍真乖。」

 

    金泰妍被她摸的開心,軟聲在鄭秀妍耳邊說著:「我只讓妳摸才會舒服。」

 

    「金泰妍,我在開車!」這句話……實在太引人遐想了。

 

    兩個人終於有些放鬆,這是這些天第一次有機會可以好好的聊天,鄭秀妍也當然把一些家裡的事情跟金泰妍說了。

 

    「所以,我最近應該都會在我媽那邊。」

 

    「妳要搬過去住?」金泰妍有些失望,她以為今天好不容易兩個人可以溫存了。

 

    「嗯,不過幾天而已,我媽那裡離我公司還是太遠了。我打算跟我父母打溫情牌,最近不要太刺激他們好,好讓他們軟化。」鄭秀妍感覺母親那邊有點鬆動的跡象,畢竟母親跟她相處的時間還是比父親常,自然以她為主多點。

 

    金泰妍點點頭,好一會才開口。

 

「秀妍,妳好勇敢,這件事情從頭到尾我好像都沒有幫到妳。」金泰妍苦笑,「如果是我,當下遇到這樣的狀況,我對我家人很可能就是隱瞞……這樣,顯得我很鴕鳥吧?」

 

    鄭秀妍楞了會,才開口:「妳呢?妳不想把我介紹給妳家人嗎?」

 

    金泰妍也被鄭秀妍的話問楞了,對啊……她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跟家人承認自己的感情狀況,她只是希望家人心知肚明,不要特別攤開來問她。

 

    「我當然會想說,但是,要找時機點。」金泰妍說著,看鄭秀妍的臉色感覺出對方有些不開心。

 

    「我說的意思不是我要隱瞞,而是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點不對而已。」金泰妍覺得自己有點糟糕,當初她迫切想要被鄭秀妍承認,現在輪到自己身上,卻有點手足無措。

 

    「我……我的意思是,我想先跟我爸說,再找個時機點跟我媽說說看,我媽她就是個很傳統的婦女,對於這方面比較排斥,我怕她身體撐不住……這幾年也是因為我爸幫我說話,她才沒有要介紹對象給我認識,或許……她心裡有底卻一直不承認吧。」

 

    金泰妍不知道怎麼解釋,她絕對會告訴家人,也絕對是愛鄭秀妍的……啊啊,怎麼被她一講氣氛都變了。

 

    「別緊張了,我沒生氣。」鄭秀妍見她懊惱的樣子,笑出聲,「我知道妳的苦衷,阿姨她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妳擔心是當然的。」

 

    「是……是嘛。」

 

    「我只是好奇,妳會說我很勇敢。」

 

    「嗯?」

 

    鄭秀妍喝了口水,對著金泰妍露出苦笑:「我一點都不勇敢喔,其實我很累。」

 

    鄭秀妍說很累?金泰妍想到鄭父早上說的話……

 

    「怎麼不說話呢?」鄭秀妍看了金泰妍一眼,伸出手摸摸她的臉頰。

 

「沒……肚子好餓,我們快去吃飯吧!」金泰妍搖頭,勾起淡淡的笑,看著鄭秀妍繼續專心的開車,她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有些恍神的想著。

 

所以,真的很累嗎?

 

 

 

 

    兩個人並沒有吃很久,因為挑的餐廳離公司很遠,光來回就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匆匆解決後,就回到公司繼續下午的奮鬥。

 

    「啊,差點忘了跟妳說,今天晚上我不能跟妳去吃飯了。」

 

    「嗯?不是說明天才要搬到妳母親那裡嗎?」

 

    「不,今天晚上是要跟客戶吃飯。」

 

    鄭秀妍的表情,讓金泰妍了解,那個客戶,是李東旭。

 

    這讓金泰妍整個下午工作的情緒弄得非常糟糕,好幾次看著電腦螢幕就恍神,這讓專門過來她辦公室跟她開會的趙文赫很無奈。

 

    「金泰妍,妳又在恍神!」幾次下來,趙文赫受不了,也不管會被她打,抓著金泰妍的胳膊就往外走,只說這樣的氣氛根本沒辦法開會,把一群行銷部的同仁驚的下巴都快掉了。

 

    兩個人一路拉拉扯扯到瞭望台,金泰妍才把他的手給甩開。

 

    「你做什麼啦!」金泰妍怒吼,憤恨的甩掉他的手。

 

    「是我要問妳在做什麼吧!」趙文赫看著金泰妍一臉陰鬱,放柔聲問著:「不是跟她去吃飯了?怎麼還不開心?她欺負妳?」

 

    金泰妍被趙文赫那壯碩的身子堵著出口,看似出不去了,嘆口氣說:「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問那麼多問題?」

 

    「好吧,那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趙文赫感覺出金泰妍沒力氣跟他吵,語氣更柔了。

 

    金泰妍看著風景,不打算回他話,反正她也想來瞭望台透透氣,這樣剛好。

 

    趙文赫看著金泰妍,喃喃的問:「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輸在哪裡?」

 

    金泰妍沒有看他,卻也知道他一再問的是什麼,淡笑開口:「你輸在你不是鄭秀妍。」

 

    金泰妍或許真的很懊惱吧,真的開始跟趙文赫講起話來:「你問,我為什麼會喜歡她,但是我只能說,喜歡她是一種本能,所以就像你問我為什麼要吃飯一樣,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才是最到位的,我就是喜歡她,沒有理由。」

 

    剛開始,喜歡上鄭秀妍其實讓金泰妍很懊惱,從聊天中可以聽出來,鄭秀妍從來沒有喜歡過同性,這樣的事實讓金泰妍很無力。

 

    但是她卻停不下來,她寧願相信自己有能力讓鄭秀妍愛上她,也不想打退堂鼓,所以她用了好多好多方法,讓鄭秀妍能在瞭望台跟自己待久一點,也可以讓鄭秀妍對自己的好感多一點。

 

    所以每當鄭秀妍給她一點點回應,她表面上看不出來,實際回家後都會高興好久,對鄭秀妍更是無法自拔的陷進去,相處久了,那情感根本藏不住。

 

    『妳有聽說嗎?今天我們公司的阿德又說妳……』

 

金泰妍跟鄭秀妍聊著天,對方已經習慣每天晚上都在這裡等著自己,會在自己關心她時,露出暖暖的笑容,

 

    是不是,鄭秀妍也有一點喜歡自己了?

 

    金泰妍有些恍神,鄭秀妍的嘴巴在動,但是她卻聽不進去任何話,只覺得……鄭秀妍的側臉真的好美。

 

    〝啾!〞的一聲,金泰妍獨特好聞的氣息靠近自己,軟軟的碰觸著自己的臉頰,鄭秀妍睜大眼睛停住了一直說著的話題,轉過頭不可思議的看著金泰妍。

 

    她被偷襲了是嗎?金泰妍她……她偷親自己的臉頰?

 

    『我……我只是……只是覺得……妳好可愛。』金泰妍彆扭的說著,耳根子紅透的等待審判。

 

    她真的好喜歡鄭秀妍。

 

    金泰妍糾結自己怎麼把一切的過程都毀了,急著辯解:『其實、其實女生之間親親臉頰很正常的不是嘛!像我跟我妹,還有我跟秀英……』

 

『金泰妍。』金泰妍還在胡扯,沒有聽清楚鄭秀妍的呼喚,卻感覺到臉頰邊一軟,濕濕熱熱的感覺,還有那陣香氣,是鄭秀妍。

 

    她親了自己。

 

    鄭秀妍離開金泰妍的臉頰,看著那臉頰上有自己的口紅印,有些興味的笑了,開口:『禮尚往來。』

 

    『禮……禮尚?』金泰妍錯愕的看著她,完全驚訝的說不出話。

 

    禮尚往來……?所以,這跟鄭秀妍之前咖啡、小餅乾回禮,都是一樣的?

 

    『對。』鄭秀妍對她笑,因為這樣的玩鬧,一下子兩人離的好近,金泰妍因為鄭秀妍的回應有些放鬆了,看著第一次離自己那麼近的臉頰,一股衝動,讓她傾身上去,吻住她的唇。

 

    鄭秀妍的嘴唇比她想的要更軟、更香甜,金泰妍癡迷的含吻,好一會才離開。

 

    『……』『……』兩個人都沉默著。

 

    鄭秀妍的手撫上自己的唇,看著金泰妍的眼神讓她猜不到她想說什麼。

 

    『泰妍……』那一聲呼喚,讓她整個身子震了下,看著鄭秀妍的眼睛,鼓起勇氣開口。

 

    『這個,可以禮尚往來嗎?』

 

鄭秀妍被金泰妍的話弄的一楞,隨及笑開了……

 

    那是她們,第一次的接吻。

 

 

 

 

    「跟秀妍在一起,總是如此美好,她吸引著我,只要她快樂,我就會很開心……」金泰妍不知不覺對趙文赫說了很多,其實應該說,她完全沉傾在自己的思考中。

 

    「但是,秀妍卻說她很累,第一次……我們這份感情從她口中說出累,我知道她絕對不是惡意的,卻還是……很擔心。」如果這份感情讓鄭秀妍很累,那是不是就違背了她當初跟鄭秀妍交往時,想要給她最好為她想好所有事的那種心情呢?

 

    「妳擔心什麼?」趙文赫敏感的感覺出來,這是天生的直覺。

 

    金泰妍說了那麼多,一直隱藏在她幹練外表下的不自信到底是什麼?

 

    「我……」金泰妍被趙文赫的反問給啞了語,低頭沒說話。

 

    「就像妳說的,妳覺得她美好,而如此美好的她又選擇了妳跟家裡周旋,這怎樣都應該是開心,而不是想妳這樣魂不守舍吧?」

 

    「……」

 

    「其實妳很清楚,妳害怕的,是妳是個女人吧。」趙文赫是個逮到縫隙會很快就插進去的積極者,當他感受到金泰妍的恐懼點,就抓著不放。

 

    「不是!」

 

    趙文赫靠近她,這次金泰妍沒有閃開,或許……她已經慌亂到忘記躲開。

 

    貼近她耳邊,趙文赫從這角度,看到那個腳步釘在瞭望台入口處,錯愕看著他跟金泰妍的鄭秀妍,勾起笑,對著金泰妍的耳朵低語。

 

    「承認吧,妳害怕不是嗎?害怕鄭秀妍會後悔選擇你這個女生。」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
  • 沙发!!
    就因为一个“累”字带出了虐的节奏 π_π 泰妍啊。。。你真的想多了 π_π 女王真的疼你,真的勇敢和父母摊牌,你怎么能这个样 π_π这篇后段的BGM是 《勇气》啊。。。
    姓赵的。。你够了。。。╰_╯
  • 愛真的需要勇氣嗎?XDDD
    的確啦~金泰妍擔心這些或許多餘 但也不就代表因為她很重視鄭秀妍嗎?
    她那麼聰明的人 卻糾結那些~
    至於姓趙的XDDD大家都好討厭他喔~~

    LANCE 於 2014/02/10 22:42 回覆

  • 妮
  • 選擇愛你的人還是你愛的人...
    在這裡泰西的感情是愛你的人跟你愛的人是同一個人
    所以只存在穩定不穩定的問題而以吧
    秀妍表達的累應該指的是跟父母周旋而不是跟泰妍的感情吧
    為甚麼我覺得秀晶一副就是來看好戲的感覺...
    看來要開始虐了...
    今天是秀英生日 聽說好像也是可愛的狗狗Ginger的生日
    祝他們生日快樂
    謝謝發文
  • 開始虐了嗎XDD哈哈哈哈 (妳開心甚麼勁阿!)
    鄭秀妍表達的累的確不是對於感情的疲憊~畢竟跟金泰妍談到現在
    她都一直挺樂意的不是XDD

    今天屋哩秀英生日~~生日快樂~~希望一年都順順利利

    LANCE 於 2014/02/10 22:45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