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05   

 

05

 

那天 你的瞳孔深處蘊含著無數悲哀

當妳問我:兩人相似嗎?

當我發現時,總是在我身邊的妳,對我露出的,是濃濃的難過,

我突然說不出任何話。

 

為什麼,會這樣喜歡你?

記憶裡的聲音充滿著悲哀,

曾經,那是另我支撐到現在的一切

在遠去後我才明白一邊哭泣一邊繼續的尋找,像個迷途般的小孩般……

 

 

    當看到鄭秀妍對著自己的眼神,流露出的驚慌跟欲言又止,金泰妍突然覺得,她好像……從來都不了解鄭秀妍。

 

    「秀妍,我只是替代品嗎?」金泰妍皺緊眉又問一次,看著鄭秀妍的表情無比嚴肅,金泰妍很少對鄭秀妍要求過什麼,這是第一次,金泰妍問那麼多問題,也是第一次……這麼迫切的要鄭秀妍給她答案。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到底算什麼?」金泰妍無力的垂著肩膀,看著鄭秀妍依舊緊抱著的紙袋,金泰妍有點想哭。

 

    她好像……真的贏不了。

 

    「泰妍阿姨好慢喔!小雨我洗好澡了啦!」浴室裡面的小妍雨突然大喊著,把房間裡面僵著的兩個人注意力拉了回來。

 

    「……我去幫小雨洗澡。」金泰妍趕緊起身,像是逃開般的離開房間。

 

    鄭秀妍看著那急於逃離自己的背影,抿抿唇……

 

    不是的……泰妍很重要……

 

 

 

 

    金泰妍幫鄭妍雨洗完澡後就一直沉著臉,連小妍雨也覺得她怪怪的,還特地把自己喜歡的甜點冰淇淋多分金泰妍一點。

 

    「媽媽惹妳生氣了嗎?」直到鄭妍雨要睡覺,金泰妍抱著她到兒童房時,鄭妍雨才小聲的問。

 

    金泰妍勾起笑,搖搖頭:「沒事,小雨不用擔心。」

 

    「媽媽只是不會表達,我看得出來喔!媽媽剛剛一直想要哄妳,要阿姨妳不要生氣。」

 

    「喔?」金泰妍抱著鄭妍雨,挑起眉。

 

    「有啊,她好幾次夾了菜要往阿姨的盤子裡面放,最後都放棄了,一定是媽媽做了讓阿姨不高興的事情對不對?」

 

    金泰妍抱著小妍雨,久久後才開口茫然的問道。

 

    「妍雨……妳覺得阿姨重要嗎?」

 

    「重要啊!」

 

    「對秀妍呢?妳覺得秀妍……她喜歡我多一點,還是妳爸爸?」

 

    看到小妍雨眉頭皺得好緊好緊,金泰妍突然在心裡苦笑,幹嘛這樣折磨小孩子呢……

 

    「我沒看過爸爸,但是媽媽會回來也是因為爸爸的關係,雖然他們都以為我還小不懂,可是我真的懂,外公、外婆有好幾次回國,都說要媽媽〝別找了〞。」

 

    媽媽不肯回美國的外公家,也是因為她沒有找到那個人。

 

 

 

 

    金泰妍站在房門外,看著鄭秀妍坐在床上看著雜誌,突然不敢進去這個房間。

 

    鄭秀妍每晚等待的,真的是自己嗎?

 

    她回國……一直到見到她之前,都在尋找,那現在呢?

 

 

    如果有一天找到了,是不是她就會失去她們……?

 

    『為什麼不進來?』突然的溫度讓金泰妍回神,看著鄭秀妍走到她面前,撫摸著她的臉,金泰妍閉上眼睛,伸出手抓著臉頰邊的柔夷,吻了吻。

 

    『還在生氣嗎?』鄭秀妍看到金泰妍的面容有些慌,金泰妍很少會對自己板著一張臉,這讓鄭秀妍迫切的想要解釋。

 

    『我不是故意要推開妳,但是那個袋子裡……』鄭秀妍還想說什麼,卻被金泰妍打斷。

 

    「……我沒生氣。」金泰妍搖搖頭,看了鄭秀妍突然開口:「我們今天晚上就先不要談這件事了好嗎?」

 

    沒等鄭秀妍反應過來,金泰妍就吻住她的唇,然後緊緊的抱住鄭秀妍那瘦弱的身子。

 

    她什麼都不想聽,因為她怕知道答案。

 

    當把鄭秀妍壓在自己身下、當她貼上鄭秀妍的體溫、當她進到鄭秀妍濕潤溫軟的身體、當她在鄭秀妍體內抽動著……

 

    當鄭秀妍在她耳邊嬌喘著,金泰妍覺得……鄭秀妍還是她的。

 

    「妳是我的。」

 

    一句話劃破激情的氛圍,鄭秀妍睜開迷濛的眼,看著那灼亮的眼眸,有些恍神的看著對方。

 

    「秀妍,妳是我的。」金泰妍的手指再次進到那柔軟的體內,她感受到鄭秀妍抓緊自己的背,那股疼痛像是動力般的讓她繼續抽送。

 

    那天晚上,金泰妍要了鄭秀妍一整晚,怎樣都不夠般,直到鄭秀妍疲倦到昏睡過去,直到金泰妍抱著毫無反抗之力的鄭秀妍那刻,才默默流下眼淚。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妳是我的……」

 

 

 

 

    之後的幾天金泰妍都過得很糟糕,她在鄭秀妍面前沒有再提過這件事情,鄭秀妍也表現的跟平常一樣,但是……她就是放不下心。

 

    那像是一根刺般的卡在她的心裡,疼的她難以忽視。

 

    所以她做了一件曾經自己無比不齒的事。

 

    「是侑利嗎?我想要拜託妳幫我查一件事。」金泰妍約了一個在徵信社的偵探朋友,把鄭秀妍的名字給了對方。

 

    「真稀奇,對什麼人都沒興趣的妳居然會有主動想要調查的人,她是誰?」

 

    權侑利跟金泰妍平常很少見面,突然接到她的拜託電話,權侑利也有些驚訝。

 

    金泰妍當把名字給權侑利的那一刻,心裡就做好準備了,她知道……如果鄭秀妍知道自己查她,一定會很生氣很生氣。

 

    但是,她不想這樣僵持不前。

 

    鄭秀妍的過去,她不能參與,但是她不希望……那是會造成彼此隔閡的原因。

 

    與其這樣,她寧願主動出擊。

 

 

 

 

    請權侑利去調查的結果遲遲沒有進度,跟金泰妍報告的,也都是在美國的各大高中大學裡面都沒有鄭秀妍的名字,不管是英文還是中文。

 

    「還有,妳說不管是韓國娛樂界還是美國娛樂界,都沒有妳形容跟鄭秀妍差不多年紀的韓裔音樂人,我確定,因為篩選出來的人物都不能考慮。」

 

    「怎麼可能……」金泰妍知道,鄭秀妍在幾年前回來韓國前都一直待在美國,但是為什麼會沒有資料呢?

 

    「會不會不是舊金山?」金泰妍說了幾個鄭秀妍有告訴過她去過的幾個州,但是權侑利還是查不到……

 

    「這不可能……」金泰妍看到權侑利給自己的訊息,有些茫然的看著那個在廚房忙碌的鄭秀妍。

 

    「妳確定鄭秀妍真的是在美國讀書的嗎?會不會根本在韓國?」權侑利的簡訊讓金泰妍抿著唇,一直沉思著。

 

    『妳最近好不專心!』臉頰邊的疼痛讓她緩過了神,看鄭秀妍隔著餐桌嘟著嘴瞪自己,然後比了比。

 

    「抱歉,在想事情……」金泰妍咬了一口飯,低下頭咀嚼著。

 

    鄭秀妍只跟她說了自己在遇到她之前一直都在美國生活,如果不是……那鄭秀妍到底為什麼要瞞她?

 

    晚上,看著鄭秀妍坐在書房裡面專心的畫設計圖,金泰妍牽著小妍雨的手到附近散散步。

 

    鄭秀妍最近很忙碌,新的一季設計圖快要截稿,她有很多圖要趕,也因為這樣,所以吃完飯到睡前,她都會待在書房裡面專心的畫圖,直到金泰妍要睡覺前,她才會乖乖的回到房間裡面,一起入睡。

 

    金泰妍有想過要問鄭妍雨關於鄭秀妍讀書的事情,但是問了好久都沒有一個下落,鄭妍雨根本不可能知道鄭秀妍大學時期的生活,讓金泰妍覺得自己的思考好像越來越笨了。

 

    「阿姨,妳那麼想知道媽媽的事情,為什麼不問媽媽?」小妍雨天真的話語讓金泰妍覺得無比尷尬,不是她不想問啊……

 

    兩個人沿路逛到花店,小妍雨被花店前面擺滿的康乃馨吸引過去,金泰妍這才想起來,該是快到母親節的時候了。

 

    「離母親節不遠了啊。」

 

    「什麼是母親節?」小妍雨天真的問著,金泰妍笑著蹲下來指指康乃馨。

 

    「就是為了要感謝世界上所有媽媽的節日啊,當女兒的都要送一朵康乃馨給媽媽,然後祝媽媽母親節快樂。」

 

    「這樣媽媽會開心嗎?」

 

    「當然啊,如果小妍雨送花給秀妍,我想秀妍一定會很開心的!」

 

    「那我要媽媽開心!」小妍雨稚然的笑容讓金泰妍忘了剛剛的煩惱,開始認真的小妮子策劃怎麼樣逗鄭秀妍開心。

 

    她打算那天帶鄭秀妍回家,剛好自己也好一陣子沒回家了,帶著母女倆回去,也剛好可以讓母親跟小妍雨這討喜的孩子多互動。

 

    金泰妍的老家在全州,也因為這樣,其實很少有機會回去,幾乎是從大學時代就一直在首爾的金泰妍,對於家裡好像不像一般人這樣熟悉。

 

    至於關於她性向的問題,她不知道家人怎麼看,雖然她沒有告訴家人,但是她總覺得家人隱約是清楚自己的選擇,所以雖然金泰妍已經接近30大關,家裡也沒有像一般人那樣的逼婚跟相親。

 

    跟鄭秀妍交往也快半年的時間,她總希望可以找個時間把鄭秀妍介紹給家人,趁這個時機也剛好。

 

    她希望可以跟鄭秀妍是穩定的發展,家人也有知情的必要。

 

    回到家裡,金泰妍趕小妍雨到浴室梳洗完,哄著小妍雨睡覺,半躺在小妍雨的床上,金泰妍給她念著故事書,金泰妍的聲音有種讓人覺得舒服穩重的感覺,所以小妍雨總喜歡聽著她的聲音入睡,當小孩子在自己懷裡慢慢熟睡,金泰妍抬起頭輕笑著。

 

    「妳也是小孩嗎?需要聽我說床邊故事?」看到鄭秀妍靠在門檻邊,面色慵懶的看著她倆,有種無形的魅力。

 

    『感覺不賴啊。』鄭秀妍喝了口自己手上的水杯,勾勾唇角然後轉身回房,接到她指示的金泰妍緩緩起身,幫孩子蓋好棉被,跟著鄭秀妍回到了主臥室。

 

    幾乎是一踏入主臥室,兩個人的慾火就點燃了,金泰妍上前抱住鄭秀妍的纖細的腰肢,把臉埋在她的肩窩啃咬,鄭秀妍輕笑著,手臂往後環上金泰妍的頸脖,仰頭吻著對方。

 

    兩個人唇舌交纏,吋吋相磨,金泰妍這次沒急切的把鄭秀妍壓上床,反倒是往反方向的玻璃落地窗移動。

 

    鄭秀妍喘著氣,那細細碎碎的嬌吟讓金泰妍的血液沸騰,一隻腿卡進鄭秀妍的雙腿間,把她定在落地窗跟自己懷裡後,金泰妍扯開鄭秀妍那早就拉大的浴袍領子,啃吻著鄭秀妍的渾圓。

 

    「寶貝……」金泰妍伸手扯掉鄭秀妍的腰帶,然後探近鄭秀妍私處,那濕熱的感覺讓金泰妍知道鄭秀妍也同樣興奮。

 

    抬眼看了鄭秀妍,對方顯然存有一絲絲理智,示意金泰妍回到床上再繼續。

 

    「不要!」金泰妍固執的拒絕,順便讓自己的食指擠進鄭秀妍的濕潤處,然後在鄭秀妍措手不及時,開口:「我想要全世界都知道妳是我的!」

 

    金泰妍住的樓層很高,從落地窗甚至可以看到首爾美麗的都市夜景,雖然不會看到什麼,卻還是讓鄭秀妍羞的摀住臉不敢直視自己現在放蕩的樣子。

 

    金泰妍勾起笑,然後蹲下身子,臉靠在鄭秀妍的腿間,舔了舔那散發鄭秀妍獨特香味的私處,

 

    「妳要忍住,不要滑下來囉!」金泰妍說完,抱住鄭秀妍的大腿,把自己的頭深深的埋進去,然後吮吻著。

 

    鄭秀妍抓著金泰妍的頭髮,幾乎是咬著牙不讓自己腿軟而摔到地上,金泰妍太放肆了,雖然她知道這是金泰妍在要自己補償這幾天工作冷落她的懲罰,但是太過了……

 

    直到金泰妍可以感受到鄭秀妍那雙腿無力的顫抖,她才起身抱住鄭秀妍,然後手指再次直驅而入。

 

    「秀妍、秀妍……」隨著那快速的抽送,鄭秀妍咬著她的唇嚶嗚出聲。

 

    汗濕的兩個人靠在玻璃窗上,同樣白皙的皮膚加上兩人快滑脫卻沒有全落的浴袍更顯情欲,金泰妍額頭靠著鄭秀妍的,喘著氣緩緩的說。

 

    「鄭秀妍,我想跟妳走一輩子。」

 

    鄭秀妍愣了愣,像是驚訝金泰妍會說出這樣的話,這讓金泰妍不太開心,靠近鄭秀妍的唇咬了咬。

 

    「妳質疑我嗎?為什麼要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鄭秀妍搖頭,也親了親金泰妍,然後吻到臉頰,那柔柔軟軟的感覺讓金泰妍覺得好舒服。

 

    『只是很開心……』直到兩個人躺到大床上面靠在一起、直到金泰妍慢慢陷入昏睡,鄭秀妍才在小心翼翼的金泰妍的胸口處寫著。

 

    『我這輩子,居然還有機會聽到這句話……』

 

    金泰妍很累,但是因為這句話而有些醒來,只是她不敢睜開眼。

 

    她不敢問鄭秀妍,她這句話的震撼,是否贏過記憶中的他?

 

 

 

 

    隔天金泰妍難得比鄭秀妍醒的晚,感覺到臉頰上被啃咬,金泰妍未睜開眼就笑了:「寶貝,妳是小貓嗎?好特別的叫人起床方式。」

 

    睜開眼看著鄭秀妍裸著上半身趴在自己的身上,露出那頑皮的笑容,金泰妍抱住對方的頭,兩個人抱在一起嬉鬧好久。

 

    鄭秀妍的設計稿終於有一個進度,今天可以晚一點再到公司,所以金泰妍打算讓她慢慢的洗個澡,自己先去做早餐,並負責把小妍雨叫醒。

 

    等到三個人聚在餐桌上吃早餐,也已經是一個小時候的事了,金泰妍幫鄭秀妍塗抹著吐司果醬,想到什麼突然開口。

 

    「妳設計稿趕的差不多了對吧?」

 

    鄭秀妍接過吐司,乖乖的點點頭。

 

    「那過兩天母親節,我們一起回我家好嗎?」金泰妍覺得這是一個讓家人好好認識鄭秀妍的機會,她今年是一定要回去過母親節的,她不想跟鄭秀妍分開。

 

    「阿姨也要回去送媽媽花花嗎?」

 

    「對啊!所以阿姨想要帶小妍雨跟秀妍一起回去,給奶奶一個驚喜好不好?」

 

    「阿姨的媽媽會很恐怖嗎?」

 

    「不會喔!阿姨的媽媽很喜歡小孩,她看到小妍雨一定會給小妍雨好多好多的糖果喔!」

 

    「真的嘛!?」小妍雨聽到可樂了,轉過頭看著鄭秀妍興奮的說:「媽媽!那我們陪阿姨一起回家吧!」

 

    金泰妍笑著看向鄭秀妍,卻被鄭秀妍的表情給拉回了現實。

 

    鄭秀妍的臉色在金泰妍提到回家那一刻就有些僵硬,欲要吃進嘴巴的吐司放了下來,看著鄭妍雨好一陣子才搖頭。

 

    『我們不去阿姨家。』鄭秀妍對著小妍雨比完,轉過頭對著金泰妍比著……

 

『我不想跟妳回家。』

 

    「為什麼?」金泰妍錯愕了,鄭秀妍突然的轉變讓她措手不及,昨天她跟鄭秀妍說想要走一輩子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

 

    「妳是擔心我母親會在意妳跟小妍雨嗎?妳可以不用擔心這點,我會看情況,也不是一次就要全部攤開來講……」

 

    『泰妍,我真的不想跟妳回去。』在金泰妍想要說服的那刻,鄭秀妍伸手握著她的手。

 

    『我不能……』

 

    不能、不能……又是一個不!

 

 

    「為什麼!!!」金泰妍站起來,激動的說出口。

 

    累積了好一陣子的委屈一次上來,金泰妍顧不得小孩還在,紅著眼眶的問鄭秀妍。

 

    「鄭秀妍,妳到底是不是要跟我走永遠?為什麼妳對我總是有保留?我哪裡對妳不夠好了嗎?」

 

    『……泰妍很好。』鄭秀妍同樣站起來,想要去碰碰金泰妍,卻被對方閃開。

 

    在那眼淚滑出眼眶的那一刻,金泰妍知道,她在鄭秀妍面前努力維持的〝美好〞都毀了,她努力想要不把那股不安釋放,卻因為鄭秀妍一次又一次的拒絕……

 

    她失敗了……

 

    「我知道,我很好,但是不如妳之前的他好對不對?」一句話,堵的鄭秀妍不知道該拿金泰妍怎麼辦,兩個人僵持著。

 

    「媽媽……」小妍雨被這狀況嚇到,她第一次看到金泰妍這麼失控,這跟她印象中的不一樣。

 

    鄭秀妍撫了撫孩子的髮,示意小妍雨先到外面房間玩,孩子總是敏感的,可以感覺出大人氣氛的不協調,這次鄭妍雨很乖的不耍賴,進房前來看了一眼在飯廳僵持的兩人。

 

    「妳還沒回答我的話,秀妍。」金泰妍這次是真的想打破砂鍋問到底,她知道自己是無法不在乎這段過去,既然這樣還不如趁現在一次問清楚。

 

    「妳忘不了他,所以妳放不下他所有的一切,所以才會在我說要回家的時候拒絕我,因為……我只是他的替代品是嗎?」

 

    『妳絕對不是替代品!』鄭秀妍搖頭,急切的抓住金泰妍。

 

    『我不告訴妳是有原因的,我答應過……』

 

    「我不管妳答應過誰!但是妳現在是面對我,難道,我連妳的過去都要活在謊言中嗎?」

 

    金泰妍吸口氣,難過的開口:「鄭秀妍,我不會因為妳的過去不愛妳,但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妳要瞞我,我沒有能力參與妳的過去、妳的傷口,但是我有那股想要理解跟體會的動力,因為我愛妳,是那種一輩子的愛。」

 

    『……』

 

    「可是……如果我們在一起,是建立在我不認識以前的妳,而妳放不下以前的他,那我……」金泰妍揉揉眼睛,不想要眼淚那麼不爭氣的一直滴下。

 

    「那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怎麼愛妳……」

 

    金泰妍說無話,轉過身子不再看鄭秀妍,「我這幾天要在錄音室過夜,母親節那天我自己回去……妳跟妍雨好好過。」

 

 

 

 

    開著車子往錄音室的金泰妍把音樂開得好大聲好大聲,因為這樣她才可以忘記自己的難堪,才可以忘記鄭秀妍剛剛的表情……

 

    才可以蓋過,自己那難過傷心的哭泣聲。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612
  • 選擇請人調查,看樣子是耐不住性子了…可是這選擇的確很冒險,畢竟秀妍不說的原來可能是還沒準備好,或許多跟她談談或是讓她了解自己的想法,可能有天秀妍就會鬆口了也不一定,雖然調查的本意是好的,但是對另一半來說就是不信任。

    感情真是困難的選擇題阿…
  • 612
  • 可惡的蘋果選字,是原因才對,請無視上面那個…
  • 悄悄話
  • teuk
  • 那個"他"是兩個人的地雷區阿
    只要扯到"他"泰妍總是沒自信,一昧的逃避問題,好想知道秀妍到底有什麼苦衷阿~~~
    不過看的出來秀妍是愛泰妍的
    不然也不會任他這樣對自己予取予求
  • 妮
  • 兩人之間的炸彈終於爆炸了
    太妍竟然連偵探俞利都請出來了
    雖然本意是因為想知道秀妍的過去
    但這樣也是代表不信任
    只是秀妍到底是答應誰....
    難道其實那個人就是金太妍
    只是之前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了就失憶了
    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真的覺得我在看推理劇阿...
    非常非常期待之後的發展阿!!!!!!!
    謝謝發文
  • Li
  • 晴天霹雳 !!! ヽ(≧Д≦)ノ
    我总觉得那个牛皮袋里面是给泰妍的爱的歌曲 (≧▽≦)
    我和泰妍一样好奇秀妍的过去。。秀妍会变成哑巴是天生的吗?还是因为那个男人?
    有时善意的谎言比真相更伤人不是吗?我比较惊讶秀妍的悲景查不出来 O.O 郑氏什么来头啊?! 我能妄想一下以后秀妍会开口说话吗?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