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m1bgOKK   

15  

 

當手臂重新環抱住鄭秀妍的那一刻……金泰妍知道,她再也不想放開了。

 

    「不會離開……永遠,不會。」金泰妍眼淚在闔上眼睛的那一刻,滑落。

 

    「秀妍……」

 

    鄭秀妍哭了好久好久,不……應該說金泰妍跟她都哭了很久,一直到兩個人聲音都沙啞了,一直到兩個人都哭到有些缺氧,才抽抽咽咽的離開了彼此的懷抱。

 

    「妳……可以說話?」金泰妍撐著方向盤,一手拿著紙巾擦眼淚,沙啞的問著,想到自己之前質疑鄭秀妍會不會說話這件事,轉過頭又開口解釋。

 

    「我的意思是……徐賢她,把妳治好了?」

 

    鄭秀妍也擦著眼淚,看了一眼金泰妍一眼才搖搖頭。

 

    「不是……全部……」或許那股窒息感太嚴重,鄭秀妍放棄用說的,還是比著。

 

    『我的聲帶一直都沒有受傷,只是因為心理的壓力讓自己無法開口,現在也是,所以每一次開口,雖然費力跟疲憊,但是還是可以說。』

 

    「是……是嗎?」金泰妍吸吸鼻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鄭秀妍,好像有些猶豫。

 

    『怎麼了?』

 

    「妳……我是說……唉……算了,我們先到醫院去好了,孩子還在等呢。」金泰妍幫鄭秀妍跟自己繫好安全帶,發動車子離開了路邊,一路上都沒再說話。

 

    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哭的紅紅腫腫的眼眶,居然讓鄭秀妍看了有些滑稽,雖然沉默著,卻有些放鬆下來。

 

    「妳……」直到停到一個紅燈時,直到鄭秀妍因為哭到疲倦而有些快闔上的眼瞼快要來個親密接觸時,才聽到金泰妍又開口。

 

    「我是說……」金泰妍看著前方的眼神欲言又止,好一陣子才鼓起勇氣重新看向鄭秀妍,

 

    「妳能重新在我面前說話,我真的很開心……我很想念。」

 

    金泰妍很快移開視線聚焦在已經變回綠燈的車況上,但是鄭秀妍還是在那短暫的瞬間看到她眼神的深情跟激動。

 

    或許,自己真的沉默夠久了,是時候……慢慢的讓自己找回自己的聲音。

 

    尤其,當自己對金泰妍開口說出第一個字後,鄭秀妍相信她的情況應該會越來越好。

 

 

 

 

    兩個人一起到了醫院,鄭秀妍讓鄭妍雨住在單人病房裡面,並打電話要崔秀英幫她照顧孩子,所以在推開門的那瞬間,金泰妍看到崔秀英的眼睛因為自己而有些小驚訝。

 

    「泰妍阿姨!!」在崔秀英說話前,另一個驚訝……不,是另一個驚喜的小小聲音在病床上蹦蹦跳跳的呼喊著。

 

    「妳這小傢伙!居然感冒讓媽媽跟我那麼擔心!」金泰妍快步上前,將小妍雨抱到自己的懷裡,雖然是責備的話語,卻字句充滿不捨。

 

    「阿姨來了好開心!小雨會快點好起來!」孩子顯然打過點滴,精神恢復不少,崔秀英在一旁跟鄭秀妍解釋,剛剛護理人員有來量過體溫,孩子只剩一點點小發燒,看來再在醫院觀察個一天,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她還是來了啊。」突然,崔秀英的話題轉到金泰妍的身上,讓鄭秀妍愣了一下才點點頭。

 

    「所以,妳原諒她了?」

 

    「……」鄭秀妍沒有回應,她不知道自己心裡到底是不是原諒金泰妍了。

 

    剛剛在車子上面的發洩過後,好像有些什麼過去了,但又好像不是那麼簡單的只用一句原諒或是不原諒來做定義。

 

    「算了,我也不逼問妳,妳能做出一個決定也好。」崔秀英在離開去公司前,跟鄭秀妍說。

 

    「妳們兩個不年輕,拖拖拉拉不是妳們現在這個年歲該做的,年輕可以牽拖這是感情的惆悵跟不捨,現在老了,只能說在浪費時間跟浪費體力,妳明明就很渴望她不是嗎?」

 

    因為崔秀英的話,讓鄭秀妍直到金泰妍開車載她回家的路上,都不太開心的嘟著嘴。

 

    說的好像自己很老又欲求不滿的黃臉婆一樣。

 

    「妳怎麼了?」金泰妍停下車子,有些疑問的摸了摸鄭秀妍擺放在大腿的手。

 

    鄭秀妍看了一眼金泰妍,然後低下頭看了看握住自己手的那柔荑,想從中抽出自己的手。

 

    「不要走。」金泰妍握緊她的手,阻止鄭秀妍那欲要抽開的手,趕緊道:「秀妍,再給我一次機會照顧妳們好不好?求妳……」

 

    見鄭秀妍沒有回應她,眼神也始終不看著自己,金泰妍垂下肩,卻怎樣都放不開那緊握的手。

 

    不是放不開,是不想放開……

 

    「至少……這段時間讓我照顧妳們母女倆好嗎?孩子還虛弱,要準備的東西很多,妳總不能去買菜還帶著生病的她出去吧?」金泰妍溫柔的哄著,看鄭秀妍的眼神充滿著期盼,希望鄭秀妍不要拒絕自己。

 

    鄭秀妍好一會才嘆口氣,轉過頭看著金泰妍,張了張口,才緩緩發出那柔柔卻不太穩的聲音。

 

    「妳……要我怎麼……拒絕……」

 

    「秀妍……」金泰妍感動的看著她,終於有些笑容掛上她的唇角。

 

    鄭秀妍哀怨的看著她,又開口。

 

    「鑰匙………在妳那……要怎麼拒絕?」

 

 

 

 

    金泰妍知道鄭秀妍在埋怨她,在對方看到自己鑰匙串裡,藏著那一把她家大門的鑰匙時,既驚訝又不知道要說什麼的表情,讓此刻金泰妍有些站不住陣腳的坐在鄭秀妍住處的沙發上。

 

    鄭妍雨今天還要待在醫院裡面過夜,一直都很獨立自強的小妍雨卻有難得孩子氣的時候,那隻從小陪在她身邊的玩偶不在她身邊,讓她睡不著,勒令鄭秀妍要帶玩偶回來她才肯睡。

 

    金泰妍等著鄭秀妍走到孩子的房間去拿些用品,自己隨興的打量的屋子裡面的種種。

 

    上一次來得匆忙,之前又還沒有恢復記憶,這讓金泰妍是第一次在恢復記憶後,仔細的打量鄭秀妍在自己遺忘她後,獨自生活多年的住處。

 

    金泰妍在住處晃了好一會,視線移到一張照片後就久久無法移開。

 

   那張照片是鄭秀妍穿著著白色襯衫跟黑色牛仔褲坐在爵士鼓面前,拿著鼓棒的她看著照片這邊露出笑意,昏暗的光線讓這張照片的取光上面有些朦朧,但也因為這樣 更顯出鄭秀妍在那微光中的白皙皮膚,打在上面像是發光般的亮白。

 

    那張照片,是自己拍的……好久了。

 

 

 

 

    「金泰妍!妳們兩個不要那麼曬恩愛好不好!」那時候,兩個人交往了也有半年多,還在熱戀狀態,鄭秀妍常常會去樂團找金泰妍,但是因為她不喜歡待在菸霧瀰漫的酒吧裡面,所以通常都會偷偷跑到金泰妍她們練曲的練習室。

 

    樂團裡面的鼓手是個女生,因為鄭秀妍常去而慢慢跟鄭秀妍熟識,鄭秀妍對於吉他那種會劃破手的樂器不感興趣,鍵盤類的她從小也學過一點鋼琴,所以對爵士鼓覺得比較新鮮,常常會在金泰妍跟團長討論新曲的時候,跟那名女生學一點。

 

    樂團裡面的團員其實都是社會人士,對於金泰妍跟鄭秀妍兩個小女生都十分照顧,大家都把她們當孩子看,對於她們的寵愛自然就很多。

 

    金泰妍放下相機,看著鄭秀妍跟那個在鄭秀妍旁邊教爵士鼓的前輩,皮皮的笑。

 

    「那當然,不然前輩把秀妍勾引走我要怎麼辦。」金泰妍開的玩笑讓鄭秀妍紅了耳根,怒吼了金泰妍一下。

 

    「喔?也是啦!」那名前輩明明就結婚了,卻還是跟金泰妍打著哈哈:「鄭秀妍那麼美,我的確可以為了她跳出櫃子一次看看!哈哈哈!」

 

    「放心吧!我那麼疼秀妍,妳跳出櫃子她也不會接住妳!」金泰妍說完又拍了一張鄭秀妍。

 

    紅著臉的秀妍也好可愛。

 

    「嗚嗚……我傷心。」前輩假裝可憐的擦著眼淚。

 

「齁!妳們真的很討厭!」鄭秀妍拿著鼓棒作勢要打她,倒是前輩受夠她們兩個情侶的恩愛,暫時離開她們去找團長去。

 

    「金泰妍妳好幼稚喔!」鄭秀妍直到前輩走,才低聲跟金泰妍撒著嬌。

 

    金泰妍靠近鄭秀妍,從鄭秀妍後面還抱住她,柔柔的開口:「我喜歡看妳臉紅嘛。」

 

    「討厭死了!」鄭秀妍抱怨著,卻像是撒嬌般的撫上金泰妍抱著她的手,感覺到金泰妍親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笑得更加女人味了。

 

    「妳把我老師趕走了!那妳來教我打鼓!」

 

    「那有什麼難的!」金泰妍笑著,手撫上鄭秀妍的雙手,緩緩的握住。

 

    「打鼓要把節奏融入自己的身體裡面,全身跟著節奏擺動,爵士鼓的體積很大,包圍著鼓手,要把自己融入它、融入節奏裡……」金泰妍在鄭秀妍耳邊,一邊像是訴說情話般的喃喃著。

 

    「就像妳跟我做那種事時一樣,融入裡面,然後……」說完,金泰妍看著那紅著的耳根,壞心的咬了一口,吮吻:「親吻音符。」

 

    「金泰妍!!」鄭秀妍拿著鼓棒害羞的把她的手甩開,整個身子掙扎的離開對方懷抱,也因此鼓棒落在鼓上好幾個音。

 

    「哈哈哈!妳看!這樣妳不就學會了嗎?」金泰妍跑開了鄭秀妍身邊,看著鄭秀妍那紅通通的臉,有趣的笑的很大聲。

 

    「泰妍,團長叫妳喔!講講等等表演的事。」那名鼓手姐姐又回來了,示意金泰妍先去找團長。

 

    金泰妍跟樂團團長討論了一下,主要是講一些表達曲子上的溝通,講到一半,團長示意她等等,蹲下身子去包包裡面翻找著東西。

 

    金泰妍趁空檔,瞄了一眼在那裏學打鼓的鄭秀妍,凝視著怎樣也放不開視線。

 

    鄭秀妍真的好漂亮、好美好,自己,真的好喜歡她。

 

    當一份美好只屬於自己,那份歡喜是無法用言語去表達的,金泰妍勾起滿足的嘴角,柔柔的笑的很溫柔。

 

    彷彿感覺到金泰妍的視線,鄭秀妍抬起頭,認真的她在學習時總是很專注嚴肅,褐色長髮隨意勾在耳後,有種慵懶感,當跟金泰妍對上視線的那一刻,緩緩的勾起笑,然後越來越大。

 

    也是那一刻,金泰妍忍不住又一次的,按下快門。

 

    這是大學時代,金泰妍拍的數千張的鄭秀妍中,鄭秀妍自己最喜歡的一張。

 

 

 

 

    「原來,她一直留著啊……」金泰妍看著那張照片,有些感動,鄭秀妍這張照片在自己不記得任何事情的時候,就看過了,只覺得捕捉到鄭秀妍表情的人一定很了解鄭秀妍,甚至有些忌妒擁有鄭秀妍那樣笑容的人,此刻感覺……卻很不一樣。

 

 

    看了一圈,鄭秀妍的住處因為小,所以工作室跟客廳是連結的,鄭秀妍曾說過,這也是因為這樣她方便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孩子。

 

金泰妍翻看著鄭秀妍那設計稿,無意間看到鄭秀妍藏在設計書本裡面的一楨相框,是像書本一般側插入桌子上的書列中。

 

    抽出那楨相框,金泰妍在看到裡面相框的照片睜大了眼……

 

 

 

 

    鄭秀妍因為太累了,自己的感冒加上孩子的突發狀況,讓她幾乎是在找到孩子的小玩偶後,就因為那柔軟的床舖而失去了意識……

 

    當她好不容易睜開眼,第一個感受到的是手中的溫暖與濕熱,沉下頭看著那個把自己手貼在臉頰邊哭的金泰妍,鄭秀妍有些恍神。

 

    怎麼了?

 

    「對不起……」金泰妍哭著,在感受到鄭秀妍醒來的那刻,睜著淚眼對著鄭秀妍一直哭。

 

    「對不起,誤會妳。」

 

    「對不起,拋下妳。」

 

    「……」鄭秀妍看了一眼金泰妍放在身邊的相框,有些了然的看著金泰妍,抿抿唇。

 

    「對不起……把妳忘了。」金泰妍哭著,抱住鄭秀妍的身子難過的開口。

 

    「從跟妳交往的那一刻,我就告訴自己要加油!因為我是女生,因為妳是女生……

我一直要自己堅強,要自己不讓妳失望,我不想妳的笑容消失在我手上,我希望妳可以永遠都那麼愛我……秀妍,我好怕我不夠好,讓妳不夠愛我,而那份不夠的愛,無法支撐兩個女生的我們。」

 

    同性之愛,誰最擔心?

 

    是家人嗎?是朋友嗎?還是看熱鬧的人?

 

    金泰妍知道,是相愛的那兩人。

 

    因為……太愛太愛了啊。

 

    所以才被騙、被耍得團團轉,丹尼爾是金泰妍少數認為好的男人,她知道鄭秀妍也有一樣的感受,所以當那謊言從丹尼爾口中說出的時候,一切都讓金泰妍恐懼到失去理智。

 

    「對不起……我懦弱了兩次……但是我好愛妳……」金泰妍抱著鄭秀妍的雙手好緊好緊,她多麼希望自己可以堅強點,但是……那些都已經發生了。

 

    鄭秀妍趴在金泰妍的懷裡,茫茫的看著那相框的照片……

 

    那是自己,多年前去醫院找金泰妍道別前照的,金泰妍那時在復健,根本沒有注意到她。

 

    那張的金泰妍坐在輪椅上,對著復健師姐姐說著話,頭髮因為復健的關係隨意綁成馬尾,那一張金泰妍的表情,很認真很專注。

 

    「妳可不可以……」當年那句話,一直沒有說出口的。

 

    是不要忘記自己嗎?還是不要不愛自己?鄭秀妍看著金泰妍那滑著輪椅的小小背影,淡淡的閉上眼。

 

    「泰……妍,當年去……醫院找妳……我其實想說……」鄭秀妍回抱住金泰妍,那溫溫的聲音幾乎讓金泰妍一震,抱著鄭秀妍的身子有些僵,等待鄭秀妍的開口。

 

    「妳……可不可以……讓我……等妳?」鄭秀妍緩慢的說著,而這句話,讓金泰妍的眼淚落得更兇了,在那句話之後,鄭秀妍可以感受到,擁抱著自己的懷抱顫抖著,那零碎的哭聲讓鄭秀妍勾起柔柔的笑。

 

    金泰妍放開鄭秀妍,撫上她的臉,然後深情的吻上,那炙熱的感情卻印在柔柔軟軟的吻上,淡淡的一吻卻無比濃郁的思念。

 

    「傻瓜……我……好想妳,想以前的妳,想現在的妳。」金泰妍親了鄭秀妍的額頭,難過開口:「我好懊惱讓妳等那麼久,我好想殺了我自己來懲罰傷害妳兩次的事實,我……」

 

    「泰妍……不能死。」鄭秀妍打斷金泰妍的話,撫上金泰妍的面容,沿著額頭、鼻梁、嘴唇、下巴……

 

「我是……我是不是很聰明……?」鄭秀妍現在要一次說那麼多話,其實很累。

 

    「嗯?」

 

    但是,她想用說的。

 

    「我……等到妳了……不是嗎?」

 

    不管幾次,金泰妍終會回到自己跟前,重新愛上自己。

 

    「傻瓜!」金泰妍抱住她,深深的抱住,幾乎要把鄭秀妍給揉入身體般。

 

    「我……還很氣妳……所以……妳要讓我氣久一點……愧疚久一點……這次……不輕易原諒妳了!」

 

    金泰妍撫上鄭秀妍的髮,面頰埋入她的頸博間,深深吸口氣,緩緩開口。

 

    「那妳氣久一點、久一點……讓我在妳身邊贖罪,久一點。」

 

    鄭秀妍同樣抱住金泰妍,在她的懷中,慢慢的把淚灑落在金泰妍的肩窩裡,收緊了那抱住的雙手。

 

    不要,再離開自己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heureux
  • 我根本是你的忠實FANS啊~~~~
    剛在LTC看完文了!!
    還是想來這裡晃晃~~~
    凌晨好啊! L大!!
  • Kay Beans
  • 終於'等到了'。。。。
    終於。。。。總覺得等了一輩子


    呃。。。我好像誇張了^^''

    現階段很需要美好的故事啊我

    謝謝板主更文!

  • qunnief
  • 終於等到了秀妍~好感動好感動,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了,太好了兩個人終於解開心結誤會什麼的,可以好好在一起了,一家三口的~
  • usos85
  • 驕傲的秀妍,請妳氣久一點,盡情的柔溺泰妍,但就不要再推開她了吧~~
  • chole
  • 兩個人終於在一起
    秀妍終於等到了太妍
    或許過程有點坎坷但還是等到了對方
    而且兩人都打開的心結
    所有的誤會都化解了
    這章好開心好感動.....
  • 惟
  • 終於出爐了,他們終於破冰了,踏出第一步的當下肯定很難,但是卻是可以解開一切的咒語,小雨真是可愛,看完讓我充電不少
  • angelajiaen
  • 完全就是大大的粉丝!
    真的很期待你的作品,希望能再有长编的作品 然后 出书!完全支持您!
  • Li
  • 撒花撒花~~
    是以岳母的心情看完这章的,我们泰西终于解开误会了。秀妍开始说话也很感动!因为是泰妍的爱治好秀妍的吧 ~\(≧▽≦)/~
  • nick2leahwu
  • 總是這樣呢,傷人的那一方哭著說對不起,另一個無奈卻也溫柔的接受
    沒辦法,相愛的兩個人真的很難離開彼此。
    看著秀妍說自己聰明,終於等到了,不知為何有股淡淡的心酸
    就好像,自己明明很疼很難過,卻還要安慰別人說沒事
    嘴上說要氣久一點,實際上還是捨不得泰妍過於愧疚的吧?

    每次看到兩人以前在一起的片段,就覺得L好厲害
    一樣是調戲,一樣是肉麻的對話,但成熟與青澀之間還是有著語氣跟用字遣詞的差別
    很明顯就能從中感覺出年齡的不同,超喜歡的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