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又是越夜越清醒的藏鏡人。

上面附上的網址是泰妍的PRAY
目前的我們,除了PRAY,剩下能做的就是潛心等待與守護,
與大家共勉之。

另外,我們也還在期待,那個能夠讓我們眼睛為之一亮,能夠觸動我們心的留言出現阿...(嘆)  [攤手]
能夠和我們的文,以及我們心意相通的那個靈魂伴侶(讀者)在哪呢~~
希望在這篇完結之前,可以等到你(笑)
另外,下篇完結,請大家趕快把握機會來與我們相認。[抱抱][抱抱][抱抱]

以下放文

================================================

 

 

【靈魂伴侶04】

 

 

 

看到同公司的師弟因為憂鬱症而自殺的新聞時,她第一時間拿起手機想要打給金泰妍,卻在手機拿出來的那一刻,看到了金泰妍的來電。

 

 

 

接起電話,那頭的沉默讓人揪起了心,鄭秀妍先開了口:「妳在哪?」

 

 

 

……

 

 

 

「現在消息還沒確定,需要我陪妳去醫院嗎?」

 

 

 

這個問題中斷了好久,直到幾分鐘後,啜泣聲才從電話那頭傳過來:「他們說……靈堂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目前要我再等等。」

 

 

 

鄭秀妍倒抽了一口氣,看來在消息暴露變成新聞前,就已經確定沒有生命跡象了。

 

 

 

「秀妍,我為什麼沒有發現呢?」金泰妍在電話那頭痛苦的說:「明明前陣子,我看到他的時候都還好好的。」

 

 

 

「我去接妳,妳乖乖在家裡等我。」不放心現在魂不守舍的金泰妍,鄭秀妍又要金母接電話,告知了詳情以後,才拿著車鑰匙出發。

 

 

 

帶著金泰妍從家裡來到了佈置靈堂的所在醫院,鄭秀妍要金泰妍先上樓,自己晚一點再上去。

 

 

 

樓上的靈堂才剛佈置好,消息還沒有傳開,所以只有少數的公司高層在場,金泰妍趕緊走到師弟的家人那處關心情況。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沒有任何人不驚訝,現場的啜泣聲此起彼落,金泰妍看到曾經笑得燦爛的師弟,如今冰冷冷的躺在上頭,紅了眼眶,眼淚又再度一滴滴掉下來。

 

 

 

太過於傷心,直到聽到高層主管的驚呼聲,金泰妍才發現鄭秀妍也走了進來,無視於公司高層的驚訝,兀自往師弟家人這邊走來。

 

 

 

鄭秀妍的出現讓現場傳來了騷動,跟家屬慰問完,鄭秀妍看了一眼她,才緩聲開口,雖然面對的是師弟家人,語氣卻是以往對她說話時的溫柔。

 

 

 

「再過一段時間媒體就會聚集過來,我在這邊會給阿姨你們添麻煩,先回去了……要好好照顧身體,別累壞了。」

 

 

 

金泰妍沉下眼,算是答應了鄭秀妍,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突然覺得有些愧疚。

 

 

 

其實鄭秀妍的立場太尷尬了,原本不應該出現在這種場合,卻因為擔心自己情緒而絲毫沒有猶豫就帶著自己過來。

 

 

 

其實跟師弟的關係,好像也是在與鄭秀妍感情僵持後才開始慢慢變熟。雖然以前就已經跟師弟關係不錯,但因為兩人之間怎樣都還是異性,加上雙方的忙碌與敏感的性格,導致兩人一直沒有深度交流過。

 

 

 

鄭秀妍剛離開公司的前兩年,因為品牌還尚未成熟,需要在各大場合周旋和國與國之間來回奔波;而她則是面臨了失去鄭秀妍後,團體重新回歸及自己第一次Solo的密集行程,雙方壓力都處於極大的狀態下,感情也跟著陷入僵著,茫然的毫無方向,卻也無暇顧及。

 

 

 

面臨外界對她們的關注,還有現狀的隔離,那是鄭秀妍第一次提出分開一陣子的想法,幾次的談話她都想要挽回,卻毫無辦法,她們的確沒時間相處。

 

 

 

她的Solo出道第一次小型演唱會前後,兩個人的關係確定破局,鄭秀妍的提議在她滿檔的工作狀態下,只能被動的接受,感情與事業的雙重壓力讓他極度疲憊,身體狀況非常糟糕。

 

 

 

那時大家都擔心心思敏感細膩的她會憂鬱成疾,家人也輪流來首爾關心照顧她,怕她會想不開。

 

 

 

被壓得喘不過氣的她,因為一次工作機緣碰到了也同樣在SOLO的師弟,擁有著相似特質的他提議她藉由創作來紓解。

 

 

 

用音樂去述說自己的心情,雖然我不是很清楚泰妍姐的煩惱,也不一定能幫妳分擔,但同樣都擁有音樂的我們有相同的抒發管道,希望可以幫助到妳。

 

 

 

因為這樣的契機,她才開始試圖把那段時間對鄭秀妍的心情寫了出來,關於不能見面卻仍在愛,關於不能相處卻仍想愛,濃烈到無處可發的情緒全放入歌詞歌曲中,然後在隔年的演唱會,公開釋出。

 

 

 

所以她很感謝當初師弟的建議,讓她可以適時有個管道發洩,如果沒有藉由音樂抒發,她很有可能會因為求助無門而最終自暴自棄,更別說跟鄭秀妍走到現在。

 

 

 

「泰妍,妳來啦!」師弟的親姊姊走了過來,跟她打招呼。

 

 

 

了解到姊姊的傷心,金泰妍握住了對方的手,以此為力量。

 

 

 

「他生前一直說,妳這個姐姐跟他個性很像,心思細膩,詮釋歌曲的心情也跟他一樣,有一種孤獨的感覺。就因為他很痛苦,所以他也很心疼妳,之前作給妳的那首歌,或許也就是他的心情吧!」

 

 

 

姊姊的傾訴,金泰妍越聽越難過,對於沒有為師弟盡一份心而愧疚,在靈堂待到了很晚,直到鄭秀妍傳訊息沒用,改用打電話的方式才把她喚回來。

 

 

 

看到在她住處守候的鄭秀妍,在靈堂守了一整天的她終於倒在鄭秀妍懷裡,抱著她不停傾訴。

 

 

 

即使她知道師弟不需要自己為她做些什麼,但還是很難過。

 

 

 

「為什麼生命這麼容易就消失?明明以前很容易見到的人,今天突然就說不在了。」

 

 

 

鄭秀妍抱住她,輕撫著她的髮,金泰妍悲傷的情緒也同樣感染了自己,兩個人抱在一起難過。

 

 

 

金母自然知道今天兩人會待在一起,早早就進到了金泰妍幫她準備的房間休息。

 

 

 

那天晚上,鄭秀妍陪著金泰妍度過,兩個人都沒有睡意,金泰妍講了很多兩人分開的那一年,師弟是如何告訴自己用音樂抒發的過程,還有那首歌。

 

 

 

「我是因為有妳,就算那時候我們見不著面,但我知道妳還在。我的孤單中有破洞,有留一個空隙讓妳鑽入。但他不一樣,他的孤單隨著時間越來越堅固,如果我能在他同樣孤單的時候抓住他,或許我可以打破那道牆……

 

 

 

鄭秀妍抱緊她,撫著金泰妍的髮說到:「那不一樣啊,妳之所以給我入場的資格,是因為我們之間的愛情還有對彼此的了解。我相信師弟他一定也有試圖求救過,但並不代表妳有那個機會,只能說……事到如今才說的『如果』,只會讓雙方壓力都很大,我想他不會希望看到妳這樣。」

 

 

 

金泰妍還是一直在哭泣,鄭秀妍看著這樣也不是辦法,傾身吻了金泰妍的唇,伸手欲要拉開衣服的舉動被金泰妍阻止。

 

 

 

「我不要,今天不想。」鄭秀妍的主動佔極少數,但金泰妍的拒絕更是前所未有。

 

 

 

「妳如果繼續自責下去,不管妳要不要,我都會想辦法讓妳睡覺。」

 

 

 

「我明天還要去靈堂,今天不適合……」雖然鄭秀妍的語氣霸道又無理,但金泰妍無法對她生氣。

 

 

 

「那妳就乖乖閉上眼睛,什麼都不准再想,明天一整天妳一定也會滿腦子都思考這件事,現在讓妳腦袋好好休息一下。」鄭秀妍當然知道現在說這些對金泰妍是無理的,但是金泰妍需要發洩,所以她繼續說:「妳別忘了還有三場演唱會等著妳,傷感不可恥,但是因為私人情緒而影響工作,是妳跟我一向最受不了的。」

 

 

 

「我當然知道……但是……

 

 

 

「如果妳又一次因為私人情緒拖垮工作,這一次妳要用什麼賠歌迷?她們是去看妳不是參加喪禮,努力工作是你唯一能夠回報給她們的。」

 

 

 

金泰妍的呼吸變得深沈,臉色蒼白了起來,握緊的拳頭讓鄭秀妍知道自己的話語起了作用。

 

 

 

「就算閉上眼,我也不會睡得著。」

 

 

 

「就算睡不著也得睡,妳需要休息。」

 

 

 

「沒辦法!我不想休息!」金泰妍痛哭出聲:「妳為什麼那麼冷靜,難道妳一點也不難過嗎?師弟他以前跟妳感情也不錯,妳明明知道我是怎樣的心情!」

 

 

 

鄭秀妍起身,那一刻金泰妍一度以為她會離開,但鄭秀妍只是走到化妝台上拿了面紙盒,抽了幾張回來,與她面對面坐著,伸手幫她擦眼淚。

 

 

 

鄭秀妍啟口,語氣讓金泰妍後悔的酸了鼻子。

 

 

 

「因為我不行。現狀讓我就連流淚的立場都沒有,就像稍早我送妳去一般,那裡沒有一個人歡迎我。」鄭秀妍溫柔的擦著她的眼淚,語氣卻刻意裝的冷靜:「從三年前開始,我就連哭的資格,都沒有了。」

 

 

 

剛剛一時被情緒沖刷的金泰妍突然反應過來,為何鄭秀妍要這樣激自己,一整天下來她的情緒都無法準確的抒發,鄭秀妍是用自己去激她。

 

 

 

「所以妳可以哭,盡情的哭,哭累就會想睡了,然後明天又會是全新的一天。」鄭秀妍勾起難看的笑,安慰著她:「而我會陪在妳身邊,不讓妳孤單。」

 

 

 

哇的一聲,金泰妍仰頭大哭了起來,像是阻擋情緒的閘門被打開了一般,她毫無顧忌的放聲大哭,哭到腦內缺氧、頭暈目眩,最後倒在那熟悉的懷中,感受到擁抱的力道,然後哭得更加無法抑制。

 

 

 

因為鄭秀妍,她的確在抒發情緒完後小睡了一個多小時,然後再返回靈堂持續守靈。

 

 

 

出門時看著靠在門邊送她,衣服肩頸處還有自己淚痕的鄭秀妍,金泰妍那紛亂的心突然有些找到了方向。

 

 

 

或許等會到靈堂她還是會很難過,也還是會痛苦想哭,但……她知道鄭秀妍在家等她,即使沒辦法陪在現場,在家也同樣陪著。

 

 

 

「對不起……對只能在暗處的妳生氣。」轉過身抱住鄭秀妍,金泰妍用沙啞的聲音低低的道歉。

 

 

 

「幫我帶句話給他……我怕距離太遠,他睡得太沉會聽不到……」鄭秀妍閉上眼,攬住金泰妍的腰,語氣輕輕柔柔的,但金泰妍卻聽出其中的隱忍。

 

 

 

「我很謝謝他——他送妳的聖誕樹很漂亮,我也很喜歡。」

 

 

 

「嗯,好。」金泰妍撫了撫鄭秀妍的髮:「還有嗎?」

 

 

 

「雖然這樣說不好……但如果當初,沒有他對妳的提醒,我很有可能會失去妳……我要謝謝他……把妳推離了深淵,是他讓妳發現深淵的上方有出口,即使……他沒辦法出去。」

 

 

 

鄭秀妍不知道師弟是否從金泰妍的歌詞看出什麼,但……她只要想到,如果他試圖跟金泰妍求救,金泰妍很有可能也跟著一起陷了下去,那她們現在……就什麼都沒有了。

 

 

 

鄭秀妍斷斷續續的聲音持續,直到最後,才吸了口氣,終於出現了那隱忍在深處的哽咽。

 

 

 

「幫我跟這個善良的弟弟道歉,姊姊我現在還沒有那個能力做到……沒有辦法在現場見他最後一面。」

 

 

 

鄭秀妍的話讓金泰妍心酸,之後的一天,在靈堂的她彷若承擔了兩個人的悲傷,難過的在心裡對師弟一次又一次的傾訴自己的懊悔。

 

 

 

從醫院回來後的她,完全沒有時間收拾情緒,隔天開始連三場的演唱會讓她不得不轉移注意力,全心放在彩排及演唱上。

 

 

 

原本已經因為師弟的逝世而取消了簽名會,三場的演唱會怎樣也躲不掉,金泰妍知道自己的心情仍未調整過來,卻不能在此刻展現出自己的軟弱。

 

 

 

演唱會開唱的前一天晚上,她刻意睡在客廳,不去臥房跟鄭秀妍睡,她怕晚上她會做惡夢,或是根本失眠,此刻的她不想讓鄭秀妍安慰自己,那只會讓她想要逃進鄭秀妍的懷抱裡肆意發洩。

 

 

 

第一天的演唱會,多虧了她這幾年的努力,即使帶著妝容也無法掩蓋的憔悴、即使內心已經疲憊不堪,她仍敬業的完成了一整場的演出。

 

 

 

她挑了一首幾年前唱過的西洋歌,如今再唱,一字一句,因為最近發生的種種,讓她情難自禁。

 

 

 

No more lives torn apart(再沒有受殘害的生命)

 

That wars would never start(再不會有戰爭)

 

And time would heal all hearts(時間能療癒受傷的心)

 

And everyone would have a friend(每個人都會有知己)

 

And right would always win(正義終將勝利)

 

And love would never end, oh(愛永不止息)

 

This is my grown up christmas list(這就是我長大後的聖誕願望清單)

 

This is my only lifelong wish(這是我唯一的畢生願望)

 

This is my grown up christmas list(這是我長大後的聖誕願望清單)

 

 

 

站在舞台上,當她看到那熟悉的粉紅色螢光棒,還有台下那一張一張關切她的臉,她努力遊走在感性與理性的邊緣間。

 

 

 

因為是聖誕演唱會,大多的歌曲都是輕緩抒情為主,當她坐在椅子上,看著台下的觀眾唱著歌,內心想的,卻是曾經的歲月。

 

 

 

如果那時候她有守住鄭秀妍的話,今天這片美麗的粉紅海,是否就能與她一同分享呢?

 

 

 

這幾年,她學會在台上孤單一人,已經好久……沒再想過,曾經鄭秀妍是可以跟她一同站在舞台上,一起唱歌、跳舞,甚至一同歡笑一同流淚。

 

 

 

那一瞬間……她突然好想大聲的吼出來,想要乾脆賭上一切的開誠佈公,既然台下的觀眾如此熱切的看著她微笑後面的表情,那乾脆……

 

 

 

「從三年前開始,我就連哭的資格,都沒有了。」

 

 

 

鄭秀妍那帶著逞強又淡漠的話浮現腦海,她抿了唇,看著觀眾搖擺的螢光棒,跟著揮舞雙手。

 

 

 

她還沒有能力承擔,即使現在她可以放肆的大哭,但……不代表她可以真正的脆弱……

 

 

 

 

 

 

TBC......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ai Ting Zhang
  • 人是人,不是神,七情六慾是人最繽紛的色彩,是人生的調味料,可以脆弱,但是別輕易的放棄希望
  • 悄悄話
  • 訪客
  • 越看越想哭 越覺得這一切是真實的 越想努力的去守護她們
  • 悄悄話
  • Huian
  • 人生……靈魂的伴侶難尋,也許到離開了也未必有
    但世事本就難料……
    如現實中她們真的是如此,祝福與支持就好
    愛情本就不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