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妳已經做的很好了……

 

白色,乾淨透明,一旦與別的顏色混合,一瞬間就會消失。

白色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沒有污染,直接體現純潔和純真的色彩。

給人一種“純潔”、“純粹”和“潔淨”的感覺同時也隱含了無情、拒絕等冷酷的一面……

亦如高傲如她般的

鄭秀妍

 

    金泰妍最後喬了一周至少有兩天的時間可以讓鄭秀妍找自己學畫,她看過鄭秀妍畫畫,有些頭大,雖然以這樣的速度,光要教鄭秀妍底子,就得花費好長的一段時間。

 

    鄭秀妍跟她約在六日兩天,她會在中午過後過來,一路學到深夜再回去。

 

    而兩個人的相處不好不壞,或許兩個人都是工作起來很認真的人,到現在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兩個人還沒有太大的爭執。

 

    鄭秀妍是越來越覺得金泰妍很厲害,姑且不論她嘴巴對自己沒好氣,在教她這件事上面,金泰妍真的有充分的耐心,她知道自己的畫畫很爛很爛,金泰妍卻沒有怨言的繼續教自己,或許……當初聽從美英的建議,讓金泰妍教她還真是不錯。

 

    金泰妍對於鄭秀妍的學習態度表示接受,鄭秀妍是那種一認真起來就非常投入的人,雖然她一認真起來臉就很冷,但是每次自己教她一種技巧,她就會非常專注,甚至練習到自己叫她吃晚餐都沒有發覺,對於學習這件事,鄭秀妍少了點那份架子,甚至有時候提出指證時,她可以很快的就改過,沒有一點爭辯。

 

    或許因為兩個人都是那種公私分明的人,所以才可以到現在都相處融洽。

 

    「鄭秀妍,吃飯!」推了推鄭秀妍的肩膀,金泰妍提醒她該要吃晚餐了,今天她沒有帶鄭秀妍去學生餐廳吃飯,而是自己下廚做了幾道菜。

 

    前幾次去學生餐廳,鄭秀妍被太多學生關注了,導致就連金泰妍平常是去幫教授忙上課時,都會被學弟學妹問起。

 

    類似可不可以多帶鄭秀妍出來給他們認識、認識的話她聽到耳朵快爛掉,而且已經在學生間傳開,有類似小影迷會的形成。

 

    金泰妍覺得這樣會耗費很多時間,重點是鄭秀妍還真的每次都叫她先離開,自己跟那些學生聊天,她看了課程表,實在不想要跟鄭秀妍做牽扯那麼久,本來就打算教她些繪畫皮毛早點脫身,也沒有那麼多興致給大家耗時,收了鄭秀妍的補習費,她可不想要不盡職。

 

    「今天在家裡吃啊!」鄭秀妍拉開椅子,有些開心,最近因為沒有在做模特兒工作而開始吃晚餐,但天知道她多討厭在吃飯時一直被人問東問西,還要分神去跟他們說話。

 

    聽到家裡兩個字金泰妍有些怔愣,她以為對方會對於自己說在家吃表示不滿,沒想過鄭秀妍會那麼興奮,看到她乖巧的自己跑去盛飯,也沒說什麼。

 

    家裡……雖然或許是無心,但是鄭秀妍把她這裡當家了嗎?

 

    鄭秀妍坐在位子上,拿起金泰妍做的泡菜湯喝了一口,那酸酸辣辣的味道頓時充斥在唇腔,有著那刺刺辣辣的感受……

 

    「好好吃喔!」鄭秀妍驚嘆的看著金泰妍,一臉崇拜。

 

    「……拜託,妳回韓國這陣子不要跟我說沒吃過泡菜湯。」金泰妍有些不好意思,用湯匙舀了飯吞下口。

 

    「但是金泰妍妳煮的比餐館的大媽還要好吃!」鄭秀妍開心的又喝一口,讚嘆一聲。

 

    「妳不是討厭我嗎?說我把妳當成瘟神一樣……」

 

    「不是我討厭妳,是妳也討厭我吧!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討厭我到連電話都不給我。」她才不會拿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對方都討厭她了,幹嘛還要喜歡人家!當然要討厭回去。

 

「……」金泰妍無奈,她是有點防心,所以當初才會要鄭秀妍的紙條而沒把自己的電話給她,不過她都有傳過簡訊說明課程了,自己的電話現在不也就明擺著讓她知道了嗎?也太記恨!

 

    在金泰妍想要數落的時候,鄭秀妍又吃了一口裡頭的泡菜,滿足的先開口。

 

「但是我喜歡妳的料理,好吃!」鄭秀妍說完,含著湯匙對金泰妍笑,惹的金泰妍全身不自在。

 

    她就是這樣直接的人,討厭的地方說討厭、喜歡的地方說喜歡,也不吝於給人知道她的直接。

 

    這是她第一次吃到金泰妍做的食物……不,應該說這是回韓國後,第一次吃到這麼家常的菜。

 

    「那……那當然!我媽教的會難吃嗎?我跟妳說我媽她啊……」提起自己所敬愛的母親,金泰妍眼神不比以往的冷淡,眸光褶褶生輝,讓鄭秀妍也勾起嘴角跟她聊起來。

 

    鄭秀妍常年在各國跑來跑去,吃的食物也大多都是飯店或是知名餐廳的美食,但那其中卻不如金泰妍這一桌家常菜來的吸引人。

 

    動了動湯碗的湯匙,鄭秀妍對金泰妍露出開心的笑容,那有著屬於鄭秀妍的感謝:「我長年待在國外,有時候想吃這些食物真的想到爆炸!妳滿足了我這些年的口腹之慾,謝謝妳的招待。」

 

    金泰妍不習慣鄭秀妍的示好,低下頭喝了口湯,小聲了說著不客氣。

 

    吃完晚餐金泰妍在洗碗,鄭秀妍卻拿著錢包說要出去一下,本來以為鄭秀妍是想要去買些飲料,但想想家裡冰箱也有果汁,金泰妍偏過頭看了眼那正要離開宿舍的人影,若有所思。

 

    前幾次兩個人在學校食堂解決晚餐的時候,因為大家都渴望跟鄭秀妍說幾句話,金泰妍每次吃完飯都會先離開,回來準備晚上要教的材料,所以鄭秀妍晚回來一點她也不太怪她。

 

    但是今天又不是在餐廳,如果鄭秀妍是像平常被纏住而耽誤課程那就算了……洗完餐具,又在客廳把材料都準備好,金泰妍看了眼時鐘,已經過了30分鐘,也太久了吧!

 

    「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學啊……還以為她算認真。」金泰妍撇撇嘴,輕哼著。

 

    好不容易升起的一點好感,又慢慢的下降。

 

    等到金泰妍耐心都快要用完時,鄭秀妍終於回來了,看她緩慢的拖鞋,金泰妍走到玄關。

 

    「妳剛剛跑去哪裡?」

 

    鄭秀妍在看到金泰妍時本來想要開口說些什麼,鼓起勇氣想要開口,卻感受到金泰妍那質疑的眼神,讓她欲要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

 

    「……學校食堂。」

 

    「跑去那裡做什麼?」

 

    「……沒做什麼。」鄭秀妍走過她,脫下外套放到沙發上。

 

    金泰妍看著她那沒在意的表情,抿著唇壓下怒氣,安慰自己她收了學費、她收了學費……

 

    鄭秀妍坐回泰妍在客廳為她準備的椅子上,金泰妍的畫室不夠大,加上她畢竟是簽約畫家,對鄭秀妍這不是很熟的人,她自然不會讓對方看到她要出版的畫作,所以金泰妍挪了張桌子在客廳,讓鄭秀妍來時,自己可以有空間教她。

 

    本來不想多追究,反正鄭秀妍學習起來專注她也就沒什麼意見,但是今天鄭秀妍卻頻頻出神,好幾次金泰妍都講解完了,她還在放空。

 

    壓著的怒氣無處發洩,金泰妍用力的放下畫筆,瞪著鄭秀妍很嚴肅的開口:「妳回去吧,今天就上到這裡!」

 

    鄭秀妍目光終於被金泰妍那不尋常的呼氣聲還有語調給拉回神,看著金泰妍黑著臉,她緩緩開口:「我很抱歉……」

 

    「妳要道歉不是對我,是對妳自己想要實現夢想的心吧!」金泰妍轉過身到冰箱拿著冰水喝,丟了句今天狀況不好不用勉強就不想再搭理她。

 

    鄭秀妍望著桌子好像在發呆,好一會,才嘆口氣,起身穿起外套,走到金泰妍面前,「對不起,妳可能不想聽我說話,但是,我覺得……這必須向妳解釋。」

 

    鄭秀妍頓了頓,有些彆扭的低下頭,在金泰妍快要不耐煩轉身走時,緩緩開口:「貓……不見了。」

 

    「蛤?」金泰妍沒聽清楚,卻看到鄭秀妍抬起來對視的眼神有著濃濃的擔心。

 

    「上次妳帶我去看的小白貓……我剛剛想去餵它,卻不見了。」

 

 

 

 

    金泰妍跟鄭秀妍一同到舊校舍尋找著小貓,天色很晚視線不佳,兩個人都拿著手機內建手電筒當作照明。

 

    本來鄭秀妍是想要今天把它帶回去飯店,今天氣象預報說夜晚會降到零下十幾度,甚至很有可能會下雪,這樣的天氣,她擔心那個跟那些狗群還不親近的小貓會受凍,本想趁吃完晚飯後去找它,晚點跟自己一起回酒店。

 

    但是鄭秀妍去便利超商買好牛奶跟熱開水,卻怎麼找都找不到小貓,她不在平常會待著的小草叢裡面,她也試著找過舊校舍附近的角落,就是沒有看到小貓的身影。

 

    看著鄭秀妍走在她前面的背影,金泰妍有些驚訝……

 

    不是,就一隻貓嗎?

 

    找了好一陣子都徒勞無功,金泰妍喘著氣,拉攏著外套抖了抖,安慰著:「妳別擔心,我想小貓應該是找了個自己可以禦寒的地方躲起來了,也好晚了,妳要不要回飯店了?」

 

    「可是它才剛出生,會有那個能力嗎?」鄭秀妍聲音雖然偏清冷,配上她此刻的表情,居然讓金泰妍聽出那些微的茫然無措。

 

    她以為這是鄭秀妍絕對不會出現的表情。

 

    「會的,貓總是獨立的,一定會好好的。」那種表情,金泰妍覺得如果不說些安慰她的話跟保證,鄭秀妍會很難過一樣。

 

    鄭秀妍被天氣凍的臉有些慘白,金泰妍看了手錶,這時間地鐵也停駛了,那麼晚她坐計程車也太危險……

 

    「明天我會幫妳注意看看小貓有沒有回來,我先開車送妳回去休息,好嗎?」

 

    有些遲疑,金泰妍卻還是伸出手輕輕的拉住鄭秀妍的手腕,慢慢的走回宿舍。

 

    她進屋拿車鑰匙後,開著車帶鄭秀妍回飯店,她知道鄭秀妍住在知名的五星級飯店,但是離她宿舍這邊開車需要花40分鐘的時間才會到達,金泰妍想想……鄭秀妍每次來這裡或許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

 

    鄭秀妍坐在副駕駛座看著燈火通明的街景,有些塞車,所以比以往花了更久的時間,金泰妍手敲打方向盤的聲音成了車裡唯一的聲響。

 

    「小時候……」好不容易鄭秀妍開口打破沉默,本來還尷尬不耐的金泰妍把目光從前方車陣中拉回,等她說下去。

 

    許久未說話的喉嚨有些乾澀,鄭秀妍吞了口口水,才又開口:「小時候,我在便利店看到一隻被主人棄養的小狗……」

 

那隻小狗被主人帶到便利店門口,大概是被主人交代過要站好等他,就算沒有繩索栓著,它也一直都站得直挺挺的,就算有人用食物誘惑它也不為所動,它可能以為……主人這次在跟它玩遊戲,只是進去賣場久了點,所以乖乖的等……一秒、一分、一小時,一整個下午。

 

    「……」金泰妍大概可以想到那種畫面,她是畫家,對於圖像的概念本來就比一般人還要容易跟快速,很快就勾勒出那等待的畫面。

 

    小狗狗不知道它的主人早早就從另一個出口離開了便利店,把它永遠的拋棄……就在那裡傻傻的等,等到黃昏,等到天黑……那家便利店夜晚的燈牌都亮起了,小狗狗的主人還是沒有來接它。

 

鄭秀妍低下頭,搓揉著手指……

 

    「我們家不養寵物的,母親對那種有毛動物沒有太大興趣,所以即使我看到這樣的畫面,卻不敢開口甚至去接近狗狗,只能在那家便利店的座位區陪狗狗待了一個下午。」

 

    晚上,外面開始下起雨來,因為雨勢不小幾乎沒有人在外面,狗狗受不了那晚上的氣溫跟雨勢,終於動了動身子趁有人開門的時候衝進便利店,躲在牆角顫抖著,只露出一個小屁股,整顆頭埋進黑暗的空間……

 

    鄭秀妍說著說著,聲音居然從乾澀變成哽咽,雖然沒有哭出來,卻也差不多了,金泰妍抿著唇,安靜的聽她說。

 

    便利店不大,本來就不能有寵物入內,狗狗又擋住了客人要選購的區域,最後店員拿著掃把一下一下的把小狗狗趕出店外、趕回大雨中,小狗狗低鳴的聲音到現在鄭秀妍都聽得到……在她哭著想要去找小狗時,鄭父出來找了失蹤一下午的她帶回家去。

 

    鄭秀妍抱緊自己的身子,閉著眼睛調適心情,語氣回復了一點冷然:「等到我趁晚飯休息時刻,偷偷從家裡跑出來去找小狗時,它已經不見了……」

 

    她找了好久好久,邊找邊哭,她還記得爸爸、媽媽找到自己帶回家的時候,自己一邊哭一邊喊著,她不知道要怪誰……

 

    「這次的小貓,讓妳想到那隻狗狗了?」金泰妍握著方向盤的手安穩的操縱著,語氣溫柔許多。

 

    「我真的很討厭那種後悔的感覺,所以這次我想要順著我自己的感覺走,只是一夜,如果我可以在最寒冷的時候帶它回來過一夜,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別多想了。」

 

    「是啊……別想了,像我這樣冷淡的人,想了,有什麼用對吧。」鄭秀妍嘲諷著自己,那次爸爸媽媽只覺得她無理取鬧,也是,她又不會解釋,只是一直哭一直哭,有什麼用?

 

    「我可沒說,是妳自己說的。」金泰妍頓了頓,冷淡的開口。

 

    「妳不用說我也知道,我性子偏冷,臉也是不笑就臭臭的,誰會相信我對那件事情,是多麼的難過。」鄭秀妍或許因為小貓事件太像以前的經驗的,有些難過的說。

 

    金泰妍沒再插話,應該說不知道要說什麼。

 

    停好車子,金泰妍跟著鄭秀妍下車,打算送她到房間,經過櫃檯時服務人員拿了好幾袋信件跟禮物給她,說是粉絲給的,鄭秀妍皺起眉,有些無奈的用英文跟服務生開口。

 

    「我不是說不要再收了?我房間裡已經有好多好多……」鄭秀妍顯然不想要讓這件事鬧大,會小聲的用英文快速的說也是避免有粉絲在旁會受傷。

 

    「可是,他們懇求我們幫忙,說無法給他們您的毛巾……」

 

「這是你們應該要做好的安全防護!」鄭秀妍找不到小貓的怨氣在這一刻全部爆發,怒吼出聲,卻很快就發覺自己嚴重失態:「……我明天就退房!」

 

服務人員看著鄭秀妍的背影離開視線,無奈的嘆口氣,鄭秀妍在飯店的房號粉絲也知道,常常會在他們打掃房間的時候,跟他們要一些鄭秀妍用過的毛巾或是浴洗用品。

 

    金泰妍到鄭秀妍房間終於知道鄭秀妍倒底為什麼會這樣說,因為整個桌子上面都是一些粉絲送的卡片跟禮物,連要放東西都有困難。

 

   「妳怎麼還可以待下去啊……不會換飯店嗎?」金泰妍光剛剛聽到服務人員把鄭秀妍用過的物品給粉絲,就覺得頭暈了。

 

    「妳以為我沒換過嘛,這已經是第三家了!」鄭秀妍氣憤的脫掉鞋子,往浴室走去:「好了,我也安全到房間了,妳回去吧。」

 

    「可是……」金泰妍看著那桌上連性感內衣都有的禮物,有些不放心。

 

    鄭秀妍看了眼從浴室鏡子裡反射的她,嘆口氣開口:「妳放心,妳沒有辜負美英的期待,妳很照顧我了。」

 

    金泰妍聽到迅速抬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妳說什麼?」

 

    「妳已經做的很好了,超過妳該負責範圍,還好心陪我找貓、送到飯店,不用那麼勉強自己應要負起責任,妳又不欠我什麼。」

 

    她以為……自己是在完成任務是嗎?

 

    「不要把我說得那麼冷血好不好!一個女孩子這樣我還是會擔心啊!」金泰妍趕緊解釋,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幹嘛要解釋,她的出發點其實跟鄭秀妍說的沒什麼差別。

 

    鄭秀妍有些驚訝金泰妍會反駁自己的話,愣了愣勾起自從小貓不見後,第一個笑容,雖然弧度不大,卻傳遞了她想要讓對方安心的好意。

 

    「我知道了,謝謝妳,金泰妍,回去路上小心。」

 

 

 

 

    金泰妍回到宿舍,腦海中卻一直想起鄭秀妍在車上跟她說故事的側臉。

 

    「真是個怪胎……」

 

    鄭秀妍在金泰妍看來一直就是個印象不好的傲嬌女,眼睛長在頭頂上又自我見解,這種個性讓金泰妍很討厭!她認為那種女人,一輩子都不會讓自己覺得有可以友好的意願。

 

    但是……

 

今天找不到小貓而慌亂的鄭秀妍……

 

任她拉著茫然坐在車上的鄭秀妍……

 

在車上說著小時候最後悔的遺憾的鄭秀妍……

 

對著車窗極度要壓抑不讓眼淚滑落的鄭秀妍……

 

    甚至怕粉絲受傷而特意用英文發洩不滿的鄭秀妍……

 

    還有,那個對自己說,「路上小心」的鄭秀妍。

 

    「唉……果然是麻煩,連不在視線範圍內都很煩!」金泰妍生著悶氣用力踏著步伐進浴室準備去洗澡,心裡暗罵自己多管閒事。

 

    反正暫時五天都不會見到她,在腦中的那份在意沒多久就會散了!

 

    隔天一大早,金泰妍瑟縮在被窩的身子被教授的電話叫起來,說是他今天不會進學校,要她去教授的辦公室拿一些資料交到教務處,金泰妍任命起身,整理好儀容出門,打開門卻愣住。

 

    「下雪了啊……」

 

    白靄靄的雪花已經堆積在校園,頓時成了白色世界,白色的雪花片片落下,落在樹、葉、人行道上。

 

    金泰妍撐著傘走到學園內,到了辦公室拿教授委託的資料到教務處繳交後,在校園旁邊的便利超商買了兩瓶易開罐的熱咖啡打算回家喝。

 

    「泰妍學姐!妳今天有課要幫忙嗎?」走出便利商店的拉門,迎頭而來的是常常跟鄭秀妍在食堂搭訕的幾名學弟妹。

 

    「不是,幫教授交些資料,我要回去了。」金泰妍正要轉身,學弟想到什麼從身後開口:「學姐知道舊校舍的小貓死了嗎?」

 

    金泰妍在聽到的那一刻僵了僵,急轉過身子朝學弟走進:「你剛剛說什麼?」

 

    「呃……因為每次跟在學姐身邊的美女姐姐很喜歡那隻小貓,昨天晚上我們發現時就想說要託妳告訴美女姐姐,不然美女姐姐下次又買麵包牛奶去,找不到它就不好了。」

 

    「你說又?」金泰妍有些了然什麼,開口:「她之前每週都有去舊校舍後面餵小貓嗎?」

 

    所以,不是因為跟那些小粉絲聊天……而是每次在她食堂離開以後,鄭秀妍就偷偷跑去餵那隻小貓?

 

    學弟學妹們被金泰妍那嚴肅的臉嚇到,相視一會開口。

 

    「對啊。」

 

 

 

 

    金泰妍在紛飛的雪花中跑著,顧不得傘被自己丟到哪裡去,用力的往舊校舍的方向跑去。

 

    小貓是死在舊校舍草叢邊的水溝裡,那裡雖然沒有水了,卻因為過度狹窄而讓小貓無法掙脫出來,估計整晚都被困在這小水溝裡被凍死的。

 

    「沒……沒有……」金泰妍喘著氣,看著小水溝的小貓屍體不見了。

 

    學弟說因為死像很可憐,又是貓,大家都覺得好恐怖沒人敢去碰……不可能會有人處理才是。

 

    金泰妍想到什麼,伸手從口袋掏出手機,撥打鄭秀妍的電話,卻進入語音信箱。

 

    「……不可能是她吧。」金泰妍又在小水溝四周找了找,就是沒有看到小貓的屍體。

 

    呼著冷氣,金泰妍的鼻子凍得紅紅的,腦袋被刺骨的冷變的異常清晰。

 

    妳已經超過妳負責範圍,還好心陪我找貓、送到飯店,妳不用那麼勉強自己應要負起責任,妳又不欠我什麼。

 

    對啊……她應該可以回家繼續去畫她的畫,然後在禮拜六鄭秀妍來學畫時,找機會跟她說就好,像是聊天氣那樣,對……就算有什麼是她早就知道的,像是餵小貓的事。

 

    我真的很討厭那種後悔的感覺,所以這次我想要順著我自己的感覺走,只是一夜,如果我可以在最寒冷的時候帶它回來過一夜,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金泰妍往自己的宿舍走,腳步像是要逃離般的快速。

 

    對啊……對啊!小貓是流浪貓,跟上次情況不一樣,再說了,鄭秀妍還要忙著換飯店,哪有那種美國時間……

 

    『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讓金泰妍嚇了好大一跳,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黃美英,才定定神接起來。

 

    「DaeDae,秀妍有去找妳嗎?」那頭傳來黃美英焦急的問著。

 

    金泰妍停下腳步,「……又怎麼了?」

 

    原來是飯店已經到了鄭秀妍說的退房時間,卻一直找不到鄭秀妍人,行李也沒有辦法處理,才會打給有來找過鄭秀妍的黃美英問人在哪。

 

    「他們說秀妍她凌晨就出去了,本來說會在退房前回來,卻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她在韓國除了我之外,也只剩下認識妳了,她知道我最近公司的企畫案在進行,沒辦法常聯繫她,所以我以為她去找妳……」

 

    「該死!」金泰妍低咒了聲,跟黃美英簡單的道別先掛斷電話,一邊衝回她的宿舍一邊撥打鄭秀妍的電話。

 

是啊……別多想了,像我這樣冷淡的人,想了,有什麼用對吧。

 

    「討厭死了!她怎麼那麼麻煩啊!!」金泰妍怒吼,奮力的按著重撥鍵。

 

    為什麼要讓她發現,鄭秀妍……不是那麼討人厭呢!

 

 

 

 

    金泰妍一直到宿舍都連絡不上鄭秀妍,電話都是轉進語音信箱,

 

    「真是的,怎麼連電話也不接啊!這麻煩鬼……」音還沒落,金泰妍腦袋閃著鄭秀妍含著湯匙對她苦笑的樣子。

 

不是我討厭妳,是妳也討厭我吧!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討厭我到連電話都不給我。

 

    想到什麼,金泰妍改用傳簡訊的方式,手快速的按下『我是金泰妍,快點接電話!』然後再撥一次電話,當嘟嘟聲終於有人接起時,不知道為什麼,她居然激動到有點眼眶泛紅。

 

    「鄭秀妍!妳沒存我電話嗎!為什麼不接電話?」

 

    那頭沉默好一會,才虛弱開口:「妳不是不想我存嗎?」

 

所以每次金泰妍傳簡訊,她都不敢看電話那欄的欄位,看過簡訊很快就刪掉……

 

「妳……」金泰妍氣悶的不知道要罵什麼,怎麼會有人那麼直啊,人家不想要自己記起電話,就打死都不去記。

 

    也太死腦筋了吧!

 

    「妳快給我過來就對了!」

 

    「今天不是禮拜六。」也不是禮拜日……

 

    「我知道!」

 

    「……這樣我可以去找妳嗎?」

 

    「……妳!這死腦筋的,快點給我滾過來!」金泰妍討厭死鄭秀妍!害她這個文藝青年頻頻爆粗口!

 

    當金泰妍打開門,看到鄭秀妍站在門外那一刻,她的心跳因為那攝人的景像亂了節奏,就連呼吸都像缺氧般的大力起伏。

 

    「我……沒辦法回飯店……他們一定不肯讓我帶著它進房間……」鄭秀妍苦笑,穿著名牌白色大衣的她全身都被小貓屍體的血弄髒了,懷裡抱著的,是早已斷氣的小貓。

 

    「我跑了好幾家獸醫院,韓國的獸醫師太度好差!都說沒救!明明……明明我剛抱起來的時候,還可以感受到小貓的心臟在跳動的……」鄭秀妍肩上都是雪,頭上也積了一小堆,看起來甚是狼狽,卻也讓人充滿濃濃的不忍。

 

    「鄭秀妍……」金泰妍開口,有些壓抑的、緩慢的,開口:「妳這次,做的很好了,真的!」

 

    一字一句傳入鄭秀妍的耳朵裡,她先是茫然的瞪大眼,然後眼眶迅速泛紅、轉炙……哇的一聲,鄭秀妍蹲在地上放聲痛哭,像個孩子一樣。

 

    這是金泰妍第一次看到女孩子在自己面前這樣大哭的,就連黃美英在自己面前,都還是會硬憋著流淚啜泣,但鄭秀妍……卻是那種嚎啕大哭得抱頭痛哭。

 

    「我又錯過了,唔嗚……這次又錯過了……好討厭……我討厭這樣的感覺……」

 

妳不用說我也知道,我性子偏冷,臉也是不笑就臭臭的,誰會相信我對那件事情,是多麼得難過。

 

    金泰妍也紅了眼眶,那犀利的哭聲讓她也受到感染,蹲下身子撫上鄭秀妍那顫動的背,沙啞著開口:「妳已經做的很好了,小貓它……還有大家,都感受到了……」

 

    鄭秀妍那種獨特的……溫柔。

 

    鄭秀妍一直哭一直哭,眼淚停都停不下來,她好懊悔、好難過……管不了飯店退房時間早已過了、管不了自己已經超過24小時沒睡過覺,也管不了那個堅決不肯記入腦海裏面的電話號碼,已經深深的印在心中。

 

 

to be continued……

L:這一章好長啊,還記得當初在打這一章的時候,情緒頗為激動,

文中發生的故事,或許因為曾經自己經歷,那種難過久久難散,

很謝謝故事到現在大家的回應喔!每每都會很認真仔細的細讀

上一章前面幾個的回應,是藏鏡人回應的大家應該有發現吧?(鏡:怎麼不會發現呢!我一直再強調啊。)

要鏡重出江湖,可是非~~~~常困難之事啊,當她跟工作中的我說:我去回覆囉!

你們不知道(拭淚)我有多麼多麼感動加欣慰啊(鏡:......妳現在是怎樣?)

要知道我們家鏡最近可是忙碌到,夜夜陪著我睡眠不足到太陽升起(鏡:為什麼給妳說起來感覺就很奇怪?)

能讓她百忙之中回覆,真的很『限量』(鏡:妳已經露出一臉要我以後多幫妳回覆的臉了!)

嗚嗚 大家應該也發現 作者回覆上真的很有詞窮的最大境界啊...如果覺得我回覆實沒意思,

千萬不要嫌棄啊!那可是我擠進腦汁下的結晶啊!

好了!說那麼多,我也蠻厲害的(自己說?)這幾天又可以好好的休息幾天

大家繼續幫我祈禱我的庫存可以呈倍數增加(太扯...)就這樣吧!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