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be6c4b74543a9212eac511f178a82b901141c   

 

10

 

〝我不能知道嗎?我曾經覺得去查妳的舉動是我太醜陋,但是當發現那份過去我也有份的時候,我只覺得自己像白癡一樣,像個傻子,要別人去查一件我應該要知道的過去,到底為什麼?〞

 

當金泰妍靠上前,鄭秀妍看著金泰妍那充滿憤怒跟不諒解的眼神……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

 

鄭秀妍紅著眼,多想親口喊出口,多想跟金泰妍說些什麼……但是沒有辦法。

 

    從那年聽到那個消息後,她就打算永遠都保持沉默了……。

 

    當她,因為一場荒唐的騙局,什麼都失去的衝回國的那一刻……

 

    當她,看到那個在醫院復健,對她笑得燦爛卻無比陌生的金泰妍。

 

    她就知道了,她與金泰妍的記憶,將隨著自己的聲音,永遠的消逝在這個世界裡,只剩下腦中的、心裡的深深枷鎖。

 

    如果記憶是一個有重量的東西……那是否可以讓鄭秀妍更清楚的告訴金泰妍……自己有多想她?

 

    一個人背負著兩個人的紀念,有時是甜蜜,有時…卻是無止盡的無力。

 

    因為自己記得清清楚楚的事情,對方卻忘了……

 

    自己鮮明難忘的人事物,對對方來說,卻是場空……

 

    當年,回國後的鄭秀妍在看到醫院裡面復健的金泰妍那刻,她就知道有什麼東西是永遠無法挽回的……

 

    就像記憶……就樣,那份曾經美好刻骨銘心的愛……

 

    金泰妍,妳為什麼要忘記我?為什麼要把我忘了?

 

    不要忘了我,好不好?

 

 

 

 

    「這些年的秀妍嘛……」徐賢坐在沙發上面,對著金泰妍的表情凝重。

 

「如果要說一個人如何把自己用得痛苦而活著,我想最佳寫照應該就是鄭秀妍了。」徐賢拿著一朵星辰花擺弄著,對著金泰妍苦笑:「她過得很糟。」

 

    金泰妍抿抿唇,看著徐賢的眼神有些許濕潤,卻迫切的開口:「當年……當年秀妍她,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這跟我知道的不一樣……」

 

    「妳知道什麼?」徐賢打斷她的話,開口:「妳認為秀妍姐一畢業就抱著要跟丹尼爾亨利結婚的念頭回到美國訂婚,卻在回國要跟你解釋前露餡了嗎?你認為鄭秀妍是打算回國告訴妳,她有了丹尼爾的小孩還有婚約,然後拋下你?」

 

    「……」金泰妍沒說話,因為太多太多的事情,都讓人匪夷所思。

 

    「泰妍姐。」徐賢突然喊了一聲,然後頓了頓,補充道:「抱歉,這些年跟姐姐聊到妳都叫習慣了,自然就叫你泰妍姐了。」

 

    「沒關係……」

 

    徐賢重新拉回主題,看了一眼手上的星辰花,才開口:「妳覺得,秀妍姐當年不夠愛妳嗎?」

 

    不……這問題的答案金泰妍一直都不想要質疑,但是……

 

    「秀妍姐她,簡單說是被騙去美國的,不管是分手前還是分手後,能讓她放下一切事情,趕回家去跟家人解釋並處理的事情,妳覺得是什麼?」徐賢看到金泰妍的表情了然,扯開嘴角點點頭。

 

    「是妳,妳們的關係,在當年畢業沒多久就被發現了,秀妍姐姐會突然的飛去美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亨利哥哥嗎?」鄭秀妍夾著手機,急著穿著套裝外套,隨意的收了幾件衣物及用品,帶著護照就往外走。

 

    『秀妍啊,怎麼了?』電話那頭的丹尼爾柔聲問道,鄭秀妍卻急急忙忙的開始暴風英語。

 

   「爸媽發現了!我跟泰妍的戀情,今天打電話回來要我立刻回家去!感覺的出來我爸媽快被我氣死了!」

 

    「阿姨跟叔叔都知道了?」丹尼爾亨利在那頭也驚呼:「這樣不行!我看我跟妳一起回去美國一趟,妳今天啟程嗎?」

 

    「對,我已經訂了晚上的班機,我先過去好了!學長麻煩你幫我通知一下泰妍,她不知道我要回家的事。」事業剛起步的金泰妍很忙碌,成天幾乎都投入在作曲跟駐唱的輪迴裡,連鄭秀妍也都好幾天沒辦法跟她好好的說說話了。

 

    鄭秀妍幾乎是用飛快的速度飛奔到美國,坐飛機的整個航程都在擔心著,電話結束前父親發狠話要好好查查金泰妍,光聽到這個鄭秀妍就不敢冒險行事。

 

    父親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絕對會對金泰妍採取什麼壓制,金泰妍現在才剛起步,不管是人生、社會還有事業上,她不希望因為彼此的感情而造成這種困擾,所以這次她必然是要飛一趟。

 

    鄭秀妍回到美國,家人對於自己的戀情都保持著非常不樂見的態度,鄭秀妍知道這是急不得的事情,跟家人談了好幾天。

 

    「姐姐喜歡的人是什麼樣的人?」那時候還是個高一生的鄭秀晶對於自己的決定無比好奇,是家人裡面唯一一個對金泰妍沒有反對意見的人。

 

    「她啊……是個很溫柔的人喔!」鄭秀妍看著鄭秀晶,笑著告訴她關於自己跟金泰妍的大學生活,兩姐妹因此而聊了通宵。

 

    但是白天,她還是得面對那個現實跟家庭的爭論跟奮鬥……累嗎?或許吧,但是她知道不能躲也不能讓。

 

    丹尼爾很快就飛過來幫忙處理這件事情,他畢竟是鄭秀妍在韓國生活時最親近的人,鄭家兩老幾乎抓著他,要他好好勸勸鄭秀妍。

 

    「亨利哥哥,連你也要跟爸爸、媽媽一樣反對我嗎?」晚上,看到丹尼爾敲著門,站在自己門外找自己談事情的樣子,讓鄭秀妍皺起眉,不太開心的看著他。

 

    丹尼爾勾起笑對她搖搖頭,看了一眼確定周圍都沒有人,才緩步朝鄭秀妍靠近。

 

    「秀妍,我可以幫妳還有金泰妍。」丹尼爾的話無疑讓鄭秀妍本來煩悶的心情雀躍起來,看著丹尼爾不解的等待解答。

 

    「阿姨、叔叔不過就是一時無法接受,再加上這幾天的爭吵一時之間也緩和不下來,所以就算妳說的多多,泰妍她人再好,現在的阿姨跟叔叔也不會接受。」

 

    鄭秀妍嘆口氣,懊惱的看了一眼窗外,失神的說著:「我怎麼會不知道,但是這問題需要解決,我爸媽想看到我結婚我知道,想要看到我的孩子我知道,但是我選擇金泰妍就永遠都不會有可能了,我不能明知道不可能還不告訴他們吧。」

 

    而告訴他們,她也不希望會因此傷害到金泰妍。

 

    「所以我說我可以幫妳。」丹尼爾手拍了拍鄭秀妍的肩膀,頓了頓才開口:「我們訂婚吧!」

 

    「什……什麼?」鄭秀妍傻愣住,看著丹尼爾的眼神有些茫然:「你瘋了?我怎麼可能跟你訂婚。」

 

    丹尼爾搖搖頭,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說服鄭秀妍,他的提議的確吸引人,他告訴鄭秀妍現在當務之急是先讓家人對鄭秀妍放心,這樣才不會連鄭秀妍要回韓國都會困難重重,而婚約只是一個幌子,兩個人等到時間過了,自然會消除這層契約。

 

    「可是,亨利哥哥為什麼要這樣幫我跟泰妍?」鄭秀妍看著他,疑惑的問道,卻得來學長的笑,回應鄭秀妍:「因為妳們都是我最珍愛的學妹啊。」

 

 

 

 

    「幌子?」金泰妍錯愕的看著徐賢道出當年鄭秀妍突然回美國的事情,心裡一陣慌。

 

    徐賢看了她一眼,歪著頭像是個老師般引領著她往答案走去:「所以妳聽到這裡,覺得哪個環節出錯了?」

 

    金泰妍久久才緩緩開口……

 

    「學長?」

 

    亨利學長,根本沒有告訴她,鄭秀妍回美國的事情,也沒有告訴她,鄭秀妍跟他訂婚只是權宜之策。

 

    「可是這不可能啊……」金泰妍摀著額頭,今天一天突然承受了那麼多的記憶幾乎讓她腦內快爆炸,所有事情都像是飛躍般的奔騰在她腦海中,她卻要從中找到答案……

 

    「那秀妍那天,在學長家……在她家裡跟學長做那種事情,還有……還有妍雨,如果她跟學長真的只是權宜之計,那為什麼會有妍雨?」

 

    徐賢搖搖頭,開口問了金泰妍一句話,「金泰妍,你記不記得妍雨姓什麼?」

 

    「鄭妍雨……」

 

    「鄭秀妍告訴過我,其實她女兒,應該是姓金的。」 徐賢看到金泰妍那瞬間泛紅的眼光,苦笑著說:「金妍雨,這才是她真正的名字。」

 

 

 

 

    「小孩子?」鄭秀妍跟丹尼爾很快就在紐約辦了簡單的訂婚,雖然鄭父鄭母還不大相信他們,但是也沒說什麼,不過丹尼爾在訂婚後,又給了鄭秀妍一個意見。

 

    「嗯,小孩子,美國這邊因為開始承認同志家庭,很多機構開始幫助同志家庭完成有小孩的夢,協助製作試管嬰兒。」

 

    丹尼爾告訴鄭秀妍,三個人的血型剛好不排斥,如果用他的精子、鄭秀妍卵子,然後由金泰妍人工受孕,或許可以有機會讓小孩子成為雙方父母接受兩人的最大契機。

 

    鄭秀妍無疑對這項提議感到心動,她自然知道金家兩老也不太樂見自己與金泰妍在一起,這一直是兩個人在幸福之餘,最深的遺憾,如果有了孩子……

 

    當天晚上,鄭秀妍就在電話裡問了金泰妍關於孩子的問題,聽到對方肯跟她聊,並討論著性別時,鄭秀妍在心裡下了深深的決心……

 

    她想要一個孩子,一個……屬於金泰妍跟自己的孩子。

 

    自己決定的很倉促,隔天她就跟丹尼爾兩個人到了專門做試管嬰兒的醫院找醫生討論,鄭秀妍甚至要求醫生一定要給她一個女寶寶。

 

    「為什麼一定要是女的啊?」

 

    「因為泰妍喜歡女孩啊。」鄭秀妍拿著相關的資料,開心的對丹尼爾展顏。

 

    一切都等回國,她回國後要告訴金泰妍這陣子發生的事情,然後兩個人一起解決,一起面對這個新生命。

 

    但是,等到她回國時,一切都不一樣了。

 

    金泰妍沒有像之前電話裡面承諾會在機場等她,而且……一回國的鄭秀妍,聽到的是金泰妍昏倒住進醫院的壞消息。

 

    她不懂……為什麼金泰妍醒來後,會對自己說出分手?

 

    她不懂……為什麼金泰妍會那樣看著她,充滿著厭惡。

 

    她不懂……為什麼金泰妍不要她了。

 

    那個金泰妍,讓她好陌生……

 

 

 

 

    「所以……秀妍她跟學長訂婚,只是權宜……」金泰妍想想不對,有對著徐賢開口:「但是那天晚上,秀妍在學長家是事實!我聽到了秀妍的聲音……」

 

    「鄭秀妍的班機從來都沒有提前,從姐姐那裡得到的訊息,是她一下飛機就接到妳昏倒送醫院的事情,她壓根連回家的時間都沒有。」

 

    徐賢看了一眼金泰妍,也不打算賣關子,繼續說了下去……

 

    「妳提分手後,秀妍姐不可能願意接受,加上家裡催著她回美國,讓她非常疲憊,在她怎麼樣都連繫不到妳的時候,倒沒想到,當初在美國試做的試管嬰兒居然成功了。」

 

 

 

 

「亨利哥哥,那個孩子跟婚約,我都不要了。」鄭秀妍在接到孩子成功的消息後,失落的說著:「當初就是因為想要跟泰妍一起,才會接受你的提議,現在她不要我了,我要孩子做什麼?」

 

就連她試著想要靠近金泰妍去解釋什麼,都被金泰妍狠狠的杜絕在外,她實在不知道……她跟金泰妍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泰妍她或許只是哪裡誤會了,我跟妳的婚約還有試管嬰兒的事情,我會跟她好好的談談,妳也知道泰妍的個性,她會想開的。」丹尼爾走到那個因為被金泰妍拋棄而失魂落魄的鄭秀妍身邊,蹲下身子開口。

 

    「妳先回美國吧,孩子,是妳未來跟阿姨叔叔溝通最好的一個潤滑劑,試管嬰兒這本來很難成功的機會妳都把握到了,浪費了多可惜。」

 

    「但是泰妍……」鄭秀妍的心中,金泰妍比這些都重要。

 

    「泰妍那邊我會去了解情況的,妳要相信泰妍她是愛妳的,愛一個人不會因為這點而被擊敗,不是嗎?」

 

 

 

 

    「因為這樣,不管是為了孩子,還是父母,秀妍姐都只能選擇先暫時回美國。」徐賢熟門熟路的在廚房找到茶包,泡了兩杯熱茶放在客廳的小茶几上,繼續說著:「我想丹尼爾應該沒有告訴妳秀妍姐回美國的確切原因吧?」

 

    「……他在秀妍搭飛機回美國的那天,打了好幾通電話給我,但是那時我根本不想接……直到他換成簡訊,告訴我,秀妍她打算回美國,永遠都不回來了。」

 

    「……」徐賢皺起眉,喝了一口茶淡淡開口:「有時候我覺得妳們很傻,為什麼丹尼爾這麼明顯的介入,卻一點反抗都沒有。」

 

    金泰妍看著那張擺放在客廳裡面的三人合照,開口:「我想秀妍應該跟我一樣,感覺很複雜吧!畢竟,學長陪我、秀妍,走過的日子歷歷在目,早就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我們是真心的相信且喜歡學長的,所以縱使我們猜遍了各種可能性,唯獨就是不會相信,是學長他……騙了我們。」

 

    而當年的兩個人,處事上面都是青澀的,一個是想要靠一紙婚約跟孩子解決兩邊家庭所有的事情,一個是在事業跟情感上都不能容許一點點缺陷的完美主義者,愛得再濃烈,也敵不過那個充分了解兩人的別有居心。

 

    「秀妍姐她知道喔。」

 

    「知道什麼?」

 

    「知道妳去追她。」徐賢嘆口氣,繼續說:「但是那離妳因為去追她而出車禍也過了快一年的時間,她根本沒有辦法聯繫已經斷了所有消息的妳,而且一切都來不及了……」

 

    當鄭秀妍發現那所有的謊言,錯愕跟憤恨幾乎快要壓垮她。

 

 

 

 

    鄭秀妍回到美國後,接受了本來要植入金泰妍體內的試管嬰兒,她陸續將一些超音波照片跟自己對於兩人孩子的話寫成信,寄給在韓國的金泰妍,而沉寂的另一頭卻遲遲不給回應。

 

    「亨利哥哥……金泰妍是不是不愛我了?」懷孕過程中鄭秀妍常這麼問。

 

    「秀妍……」丹尼爾常常兩國跑,告訴鄭秀妍一些金泰妍的消息。

 

    金泰妍過的很好,

金泰妍搬離了兩個人的小窩,

金泰妍認真的工作著……

金泰妍拒絕了跟她們的所有連絡

 

    「孩子……」

 

    「嗯?」

 

    鄭秀妍看著丹尼爾的眼神有些小恍神,慢慢的聚焦在肚子上,然後緩緩的笑著說:「是女生……是泰妍喜歡的女生。」

 

    「……是因為這樣妳才要生的?」丹尼爾苦笑,鄭秀妍好像從來都忘了提供精子的是他。

 

    「因為泰妍喜歡女生。」鄭秀妍重複了一次。

 

    「秀妍,她對妳那麼壞,為什麼妳還要喜歡她?」丹尼爾有些後悔自己慫恿鄭秀妍生下孩子,本來以為,這個孩子是自己跟鄭秀妍最大的媒介,卻沒想到孩子卻成了鄭秀妍思念金泰妍的發洩……

 

    「泰妍她不壞,她只是鬧脾氣而已,跟以前我們吵架一樣。」鄭秀妍撫著那不太明顯的肚子,開口說著:「她喜歡孩子像我,如果我把孩子帶到她面前,她一定很開心。」

 

    也因為這樣,孩子,她要生下來,因為這是金泰妍跟她最後一次討論的幸福話題。

 

 

 

 

    「孩子出生後沒多久,本來就身心俱疲的秀妍姐發現了事情的一切真相,因為她在丹尼爾的書房抽屜裡,發現了她懷孕期間,寄給妳的所有信件,她質問過丹尼爾,當她知道一切都是騙局,而妳出了場嚴重的車禍,她崩潰了。」

 

    在懷孕期間,鄭秀妍有陸續畫著設計圖,鄭家在小孩出生後,以勢力為鄭秀妍開了場規模不大的成果發表會做為慶祝,而那發表會氣氛卻略顯詭異,鄭秀妍從頭到尾都很沉默,只說了幾句話,甚至到發表會後半,她的眼淚直掉。

 

    大家都以為她是產後憂鬱症,也有人說鄭秀妍瘋了,但是誰也不知道,那天鄭秀妍知道了所有的騙局,也知道自己的愛情,輸給了自己的單純。

 

    金泰妍放在身側的拳頭握得好緊,看著徐賢的眼眶泛紅到可以感受到她此刻情緒的激動。

 

    「妳還好吧?」徐賢有些擔心的看著她,金泰妍的情緒有點太激動,她擔心……

 

    「秀妍……鄭秀妍那女人。」

 

    「嗯?」

 

    「這幾年,到底是怎麼生活的?」金泰妍咬著下唇,顫抖的開口……

 

    「很辛苦嗎?」

 

    「……嗯。」徐賢嘆口氣,看著窗外的花,淡淡開口:「妳想想,本來認為是全世界最信任的兩個人,在那一刻什麼都失去了。」

 

    「為什麼!……為什麼她什麼都不告訴我?」既然她還愛著她……既然她還記得她。

 

    為什麼,不跟自己說呢?

 

    「泰妍姐真傻。」徐賢搖搖頭,看著金泰妍的眼神充滿著濃濃的疼惜。

 

    對鄭秀妍、對她。

 

    「就因為很愛很愛妳,才選擇沉默到底啊。」

 

 

 

L:LTC炸出一堆潛水黨啊 好吧~50幾則留言猜數 會中也不難預料(笑)

    全站熱搜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