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保存期限

 

 

    〈世界面對它的愛人,接下了浩瀚這張面具。

                      它變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個永恆的吻。〉

泰戈爾《漂鳥集》

 

    金泰妍從來沒想過……會有機會再見到鄭秀妍的一天。

 

    不……她想過,但畫面永遠都是遙遠的以後,當鬢角發白,兩人已經從愛情中昇華的畫面。

 

    或許那時候她可以對鄭秀妍露出真心的笑容,伸出和善的雙手,送上最深的祝福……

 

    但……

 

    絕對不是這樣的狀況……

 

 

    「好久不見了……金泰妍。」

 

    鄭秀妍說出來的語氣平穩,面容間勾起那曾讓她深陷的弧度,她不敢置信,鄭秀妍會在對自己笑。

 

    「妳們認識嗎?」崔秀英看了兩人一眼,打了個酒嗝,問鄭秀妍。

 

    鄭秀妍上前,扶起坐在沙發上大概無力起身的崔秀英,淡淡的說:「嗯,我在韓國的那三年多虧她,才不那麼辛苦。」

 

    鄭秀妍的靠近讓她回神,金泰妍轉過頭看著離她極近的鄭秀妍,「秀妍,妳怎麼會在韓國?」

 

    鄭秀妍看著她,扯著的笑大了些,好像覺得金泰妍的話有些好笑。

 

    「我不能回來嗎?」

 

    「不……不是……」金泰妍低下頭,無法面對這樣看著自己的鄭秀妍,明明剛剛沒喝幾杯酒,耳根卻紅了起來,一路紅到臉頰,「我只是覺得……妳應該要跟允兒和Sunny她們說一聲,她們都很擔心妳。」

 

    「我這次回來沒打算久待,而且是非常臨時決定的,所以就沒跟Sunny她們連絡。」鄭秀妍看了金泰妍一眼:「我明天就會回英國了。」

 

   金泰妍一愣,坐在沙發上面的身子不由得往前傾,語氣間透露出失落:「這麼快……」

 

    「怎麼?妳剛剛不是還一臉覺得我不該出現在這邊的樣子嗎?我回去妳不高興嗎?」

 

    「不是……」

 

    鄭秀妍勾起笑,把崔秀英扶起來,「所以是高興了。」

 

    「不是!」金泰妍急的辯白,奇怪了,怎麼遇到鄭秀妍……連話都不會講了。

 

    欲要再開口,金泰妍站起身,看著鄭秀妍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陣大喊讓她跟鄭秀妍都愣住了。

 

    「她是金泰妍!?」崔秀英驚訝的跳了起來,酒一下子是全醒了,剛剛她還覺得鄭秀妍提起的名字很耳熟,醉醺醺的腦子總算從酒海中掏出了這三個字,她轉過頭瞪視著那個被她嚇傻的女人,恨恨地又問一次,「妳就是金泰妍!?」

 

    「……我是。」金泰妍還沒回過神,也不知道為什麼崔秀英會對她的名字那麼震驚,應該算平凡的名字不是嗎?

 

    「崔秀英,妳真的很吵……」鄭秀妍覺得頭好痛,早知道她就不要來接崔秀英了,派輛計程車給她就好。

 

    當現場的兩人都還在嫌棄崔秀英的時候,卻沒想到這個剛從酒海回來的女人,接下來的舉動讓兩人瞬間僵硬了所有動作。

 

    指著金泰妍的鼻子,崔秀英氣憤的又轉過頭問鄭秀妍,語氣可以說是不服氣又憤恨。

 

    「她就是當初把妳丟下的負心漢!」

 

    ……

 

    金泰妍聞言一怔,原本前傾的身子頓了頓,手也放了下來。

 

    原來,鄭秀妍是這麼跟別人說她的嗎?

 

    「妳還跟她問好幹嘛?」崔秀英氣憤地想要抓著鄭秀妍質問,卻在下一秒,因為鄭秀妍突然鬆開的攙扶而跌坐在地上,吃疼的她想要痛罵鄭秀妍了。

 

    這一看把她嚇傻,鄭秀妍的眼神像兵刃一樣的刺向她,如果她剛剛是回神,現在就是徹底的清醒了。

 

    「崔秀英,妳最好收斂一點,不然我們的友情就毀了。」鄭秀妍的拳頭緊了緊,不知道為什麼……當崔秀英說完這句話時、當金泰妍露出一臉受傷失落的樣子,她就有氣。

 

    氣氛在鄭秀妍失了淡漠的語氣後又回歸沉默,金泰妍低下頭的樣子讓她皺起眉頭,開口的話終於沒了禮貌,而是冷漠、冷淡、冷然、冷澀……

 

    「妳覺得是為我好,才離開我的不是嗎?」

 

    「我……」金泰妍抬起頭,看到的是鄭秀妍冷漠的,語氣依舊,

 

    「那就貫徹妳的想法。」鄭秀妍轉過身,頓了頓才回她,語氣間有了金泰妍從沒聽過的決絕……

 

也是……當初她根本沒給鄭秀妍道別的機會。

 

「既然當初覺得是為我好,就不要在我面前露出這種後悔的表情!」

 

    金泰妍的心因為她的話縮緊了,看著那重新踏步遠離自己的身影,還有隨後追出去的崔秀英,直到大廳只剩下金泰妍一人,她才伸出手撫了撫自己的心口……

 

    原來……這裡,還是會痛的。

 

 

 

 

    離開大廳,鄭秀妍火速的坐上早就等候多時的計程車,坐在後座一隅,等待崔秀英上車後,司機駛離了國家博物館,往兩人下榻的飯店駛去。

 

    「鄭秀妍……」崔秀英有點害怕這冷漠的鄭秀妍,坐在另一邊軟聲開口試探著。

 

    鄭秀妍一直都沒有回應她,直到回到兩人暫住的總統套房裡,鄭秀妍在吧檯拿了威士忌倒了滿滿一杯,然後在崔秀英的注視下掏出皮包的白色藥罐,倒了兩顆。

 

    「等……妳瘋了!?」崔秀英嚇傻了,上前拍掉鄭秀妍拿著藥罐的手,藥罐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粉紅色顆粒灑落了一地。

 

    「妳想自殺啊!威士忌配安眠藥,妳要去醫院可以直接去!」崔秀英還沒說完話,鄭秀妍就在她眼前軟了腳,求救反射的抓住崔秀英西裝外套的袖子,整了人滑坐在地下。

 

    「頭……好痛……!」鄭秀妍瞇緊眼,從剛剛開始……不,從踏上這塊土地到剛剛見到金泰妍那瞬間,炸裂般的痛楚凌遲著她,她能撐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裝著威士忌的玻璃杯被鄭秀妍的手打落,框啷的應聲碎了一地,鄭秀妍的手壓落在碎玻璃上,點點的血漬混入了黃色的威士忌液體中……

 

    「天啊!」崔秀英趕緊抱住她,嬴弱的鄭秀妍幾乎纖瘦到讓人驚駭,不費吹灰之力崔秀英就把她打橫抱起,放到柔軟的大床上,然後打電話向飯店服務生詢問醫藥箱的位置。

 

    「藥……」鄭秀妍握緊自己那還在滴血的手,在崔秀英去拿醫藥箱跟毛巾回來後虛弱的開口:「我要吃藥……」

 

    「……」崔秀英擰眉,唇抿成了長長一條線,坐在床邊拉過鄭秀妍受傷的手,花了點力氣把鄭秀妍的手扳開,緊握的手裡面還有一塊碎片,崔秀英紅了眼眶,把碎片拿掉後將毛巾用力按下去。

 

    倒抽口氣的吃疼聲響在她耳邊,閉上眼,她幾乎快哭出來:「對不起……」

 

    她不是一個喜歡認錯的人,至少在對方沒有完全解釋自己錯在哪前,她不是那種會低頭認錯的人。

 

    「……幹嘛道歉?」

 

    「對不起……我不該讓妳去接我的……」壓著毛巾的手有些抖,崔秀英弱弱的說。

 

剛剛的場合,鄭秀妍不用跟她解釋一個字,她就知道自己做錯了。

 

    雖然她知道鄭秀妍有很嚴重的失眠跟偏頭痛的問題,就算徐賢提醒過她不只一次鄭秀妍是非常嚴重的個案,她還是不覺得有什麼。

 

    鄭秀妍美麗、光鮮,做人處事圓融且能言善道,除了每個特定時期鄭秀妍會很虛弱外,崔秀英不覺得鄭秀妍這問題很嚴重,充其量她只覺得像感冒一樣。

 

    所以她敢問鄭秀妍金泰妍是誰,甚至敢在鄭秀妍面前一再一再的挑戰她的底線在哪。

 

    可是她錯了,錯的非常離譜……徐賢凝重的面容、次次談到時的悲傷,她現在終於領悟。

 

    就在不久前……她才深深體會,鄭秀妍是病人,是一個心裡深處有著極大缺陷的病人。

 

    看著崔秀英自責幫自己包紮的樣子,鄭秀妍撐起了精神看著低頭的她,直到手已經快被紗布淹沒,才乾啞的開口。

 

    「她不是負心漢。」

 

    崔秀英震了一下,抬起頭看著鄭秀妍的眼神有些錯愕,鄭秀妍沒理會,靠在床頭淡淡的開口。

 

    「金泰妍不是負心漢。」又重申一次,是提醒對方,還是提醒自己呢?

 

    「當初她之所以放手,是因為我不願承認的失敗,就算她沒放手,我們在一起久了也不會快樂。她會怕我怨她、我會害怕她討厭我……如果不放手,我們的愛情終將會在現實下消耗殆盡。」鄭秀妍仰著頭看著天花般,試著回想金泰妍跟她兩個人相愛的日子。

 

    遙遠的讓她驚訝,她已經有多久沒有這樣坦然面對這些回憶。

 

    金泰妍的笑容、金泰妍的溫柔、金泰妍在耳間的愛語,還有金泰妍握著、抱著自己時的溫度……

 

    原來她沒忘,只是被她埋藏起來了。

 

    五年前的那個早晨,她強迫著自己不去回想。

 

    「妳還愛她,不是嗎?」崔秀英看著臉色蒼白的鄭秀妍,第一次說出這句話,語氣是那麼溫柔、真摯的。

 

    此刻,她是真的覺得,鄭秀妍如果能回去找金泰妍,是不是會比較快樂?

 

    鄭秀妍睜開因疲憊閉著的眼睛,看著崔秀英的眼神,是挫敗跟恍悟。

 

    「我原本以為是,但今天看到她我才發現……是不甘心……被丟下的不甘心。」

 

    心裡,已經沒有當初那股悸動了……她跟金泰妍的愛情好像真的死了。

 

    其實在她轉身的當下,有些難過,

 

    她難過的不是金泰妍沒抓住她,也不是難過自己沒轉身,

 

    她難過的是,愛情……原來真的沒有永恆。

 

 

 

 

    大半夜,Sunny的屋子震耳欲聾的門鈴聲,久久不歇的響徹著,黃美英在她懷中皺了眉,發出抱怨的呻吟,Sunny起身安撫著,然後有些怒火的趿著拖鞋開啟厚重的大門。

 

    「神經病啊!大半夜的是誰……」她還沒說完,就傻了眼,看著眼前的來人驚訝的忘了寒風的刺骨。

 

    金泰妍站在她面前,黑色禮服還在身上,卻被套上了帥氣的皮夾克,後頭站著一個全頭金髮女人,對她點點頭。

 

    「妳……妳好!」Sunny看著金泰妍蒼白的臉,轉過去跟後頭的女人打招呼。

 

    女人個子有些矮,但是精緻的五官跟那雙大眼顯得炯炯有神,全身都是帥氣的裝扮,夜晚那麼低的溫度她居然還穿著無袖襯衫。

 

    不過這不太能怪她,看得出來金泰妍肩上披著的外套原本應該是她的才對。

 

    「我是酒吧的鼓手,金孝淵。」那女人開口,說完把金泰妍推給Sunny,然後從口袋掏出鑰匙甩了甩:「她就拜託妳了。」

 

    「等等……怎麼回事?」看著丟下人就想走的金孝淵,Sunny驚呼。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如果再讓她看到我,她一定會抓著我再去飆車。」

 

    「飆車……!?」Sunny看了一眼已經無神的金泰妍,不敢置信。

 

    她怎麼不知道金泰妍會做這種事?

 

    「總是我還是離開好啦!我怕再這樣飆下去我的車會報廢!」金孝淵笑了笑,跟她們揮了揮手就離開了Sunny的公寓。

 

    Sunny無奈,她把金泰妍拉進屋子裡,為了不吵醒黃美英,她把金泰妍拉到客房,因為黃美英的母親不時會來首爾找女兒,所以她們家的客房有衛浴設備和所有生活用品,非常便利,金泰妍要在這邊過一晚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到底為什麼會突然找她?先不說這五年來,金泰妍幾乎是有些疏離她跟黃美英的,甚至在眾人眼裡,金泰妍絕對是積極向上且生活無虞的成熟女性。

 

    怎麼會去飆車……這麼瘋狂的事?

 

    倒了杯熱牛奶給坐在客房床鋪上的金泰妍,Sunny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溫聲問:「我可以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久久……金泰妍發出了一聲低泣,把腳捲起,整個人縮成小小的一團,然後發出痛苦的聲音。

 

    「我見到她了。」

 

    「……誰?」

 

    「鄭秀妍,她回來了。」

 

    Sunny沉默了好一陣子,努力壓下心裡翻騰的情緒,才慢慢開口:「她對妳說了什麼?」

 

    金泰妍咬緊牙,一字一句……痛苦的吐露。

 

    「她果然……怪我了……雖然早就知道會這樣……但是……她果然怪我了。」金泰妍倒吸一口氣,她沒有哭,但是語氣絕望的比哭還難看。

 

    「我到現在才覺得……自己有多懦弱,當年我的確丟下她,沒給她道別的機會,直到今天,當她站在我面前,對我道別的時候我才發現……」金泰妍抓緊了自己的髮,悲傷像是止不住的洪水,通過耳朵滲到Sunny的心中。

 

「我還是沒有勇氣聽她怪我……甚至害怕她跟我說再見!所以……我才會不去設想自己再遇到她……躲著的人是我!」

 

 

 

 

    「還是睡不著嗎?」崔秀英站在鄭秀妍的床前,看著眼前即使在疲憊跟劇烈疼痛的摧殘下,卻依舊明亮的眸光,心疼的問。

 

    鄭秀妍苦笑著,答案不用說出口都知道的,她握緊棉被,開始有些自我厭煩的說:「如果我永遠都無法不靠藥物睡上一覺……那怎麼辦?」

 

    「……不會的。」

 

    「秀英,有時候我都覺得我害怕,每個無人陪伴的深夜……,我只能企盼著早晨快點來臨,但是夜晚總是那麼漫長……」鄭秀妍擰著眉,痛苦的說:「身為人,可以不要愛情、可以不要成就……只是睡眠這種卑微的權利,為什麼要剝奪走?到底哪裡錯了?」

 

    她怪不了任何人……有誰可以對自己的睡眠負責?荒唐的埋怨讓她有些失控的笑了起來,每一個震動牽扯的痛都凌遲著她。

 

    「我只是想要一個安眠的夜晚……為什麼不給我?」

 

    崔秀英不知道能怎麼幫她,她沒見過這樣失控的鄭秀妍,慌了的她正想要衝去拿包包裡的手機,她想要打電話問徐賢,怎麼救這樣的鄭秀妍,她真的沒辦法。

 

    欲要離開的她被一雙冰冷的手抓住,回過頭看著鄭秀妍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長髮掩蓋住她的臉,讓她看不清。

 

    「妳等我一下,我去打電話給小賢……她一定知道怎麼讓妳舒服點……!!」她還沒回神,就被鄭秀妍用力一扯。

 

    天旋地轉的視線終於聚焦,此刻的崔秀英躺在床上,柔軟的大床沒了以往的舒適感,她想一定是因為此刻被鄭秀妍緊抓著的痛楚讓自己無法安心享受。

 

    「幫幫我……」從下而上的看去,終於看清鄭秀妍的面容。

 

    蒼白的臉色裡,眼神充滿無助,語氣像是沙漠中的旅人渴望一滴甘露般的卑微……

 

    「讓我睡著……用任何方法……幫幫我!」鄭秀妍輕輕的吻上崔秀英的臉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過於痛苦而讓她失焦,到底是要吻她的唇、還是臉頰。崔秀英始終不發一語,她只能傻傻地看著鄭秀妍,聽著鄭秀妍用那魅惑的聲音,一字一句說著。

 

    「讓我什麼都不要想的睡上一覺吧?秀英……」

 

to be continued......

 

 

酬賓答謝的更文來啦~~

大家想不想念我阿   我是藏鏡人

為了答謝大家對我的生日祝福    除了想辦法在前一章一一回復大家外

當然要送上大家心心念念的下一章嚕~~

不過...看了新的一章  你們會有比較開心嗎?xddd

應該還是想要大喊  it'snot FINE吧~

沒辦法囉~寫文的套路就是  在每章節的後面使勁埋坑 埋伏筆啦~~(攤手)

 

很謝謝大家對我的祝福  本想一一回復的  但是本姑娘回到最後實在是有失耐性+手酸

果斷決定  直接在這裡統一感謝大家的厚愛~如果沒有被我回復的捧由們  IM SOOOOOOORY~

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嘛~我難得出山一次要是人人都能獲得藏鏡人我的寵幸  那多沒意思~~

至於那些有被我翻到牌的教眾們~請在這章底下的回復冒泡  並且表明身分啊!!

 

還有大家很關心的更新速度

要很誠實的跟大家說   L前陣子實在是遇到「(平)瓶(井)頸堅」來找她  

這一拜訪  還拜訪了許久不走   我們差點過不了這關  都在考慮要不要發表「休文公告」了呢

所以嚕...請大家給我們更多的支持和耐性   最重要的是  你們的留言會是我們的靈感與力量

再次感謝大家啦~

 

我難得出來一次,不免話癆~雖然生日過了  還是容我在這許個願嚕

1. 論文能如願在計畫的時辰完成,一切順利

2. 2017的大泰西還有我們心裡所想的,能夠如願

3. 即將到來的新生活,如意寬心

 

我想你們暫時會繼續  IT'SNOT FINE下去  底下附上泰西的FINE 

希望大家一切都能很FINE~~

 

PS 我的歡樂頌2在今天結局了 每天的解悶聖品又沒了....嗚嗚

BY 因為沉迷歡樂頌而講話多了捲舌兒大陸腔的 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 的頭像
LANCE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