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歸期

 

 

 

    〈所謂的「寂寞」,不是她離開了,自己是一個人;而是,她已經很遠了,卻始終覺得她還在。

 

    每每只要這樣想到,最是寂寞。〉

 

--肆一《寂寞太近,而 你太遠》

 

 

 

 

 

 

 

「讓我什麼都不要想的睡上一覺吧?秀英……」

 

 

 

    此刻,崔秀英看著躺在她身下的鄭秀妍,好像突然之間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樣的狀況。

 

 

 

    鄭秀妍閉上眼,崔秀英知道她並沒有睡著,這是默許……

 

 

 

    默許她可以碰她?

 

 

 

    「妳會後悔嗎?」崔秀英把鄭秀妍凌亂在頰邊的髮絲撥到一旁,溫聲問著。

 

 

 

   鄭秀妍張開眼,看著崔秀英的眼神充滿渴望,「我只是想好好睡一覺,為什麼後悔?」

 

 

 

    「妳說的、妳說的!這是妳說的!」崔秀英低吼了聲,傾身吻住了鄭秀妍的唇。

 

 

 

    好柔軟、好溫暖……她閉上眼用舌頭舔吻鄭秀妍的上唇、下唇,然後低喃著:「嘴巴,張開。」

 

 

 

    感覺到身子有些僵硬,卻應聲的張開了嘴,崔秀英感覺到貼住的唇緩緩開起,她閉上眼,深深的吻下去。

 

 

 

    「唔……!」鄭秀妍顯然有些不適,眉頭皺起,手撫上崔秀英的臂彎,卻沒有推開,而是抓緊……

 

 

 

    這樣,她就可以睡上一覺吧?可以吧?

 

 

 

    好一會,兩人的唇分了開來,崔秀英喘著氣,有些迷離的眼看著鄭秀妍,伸出手脫掉了自己西裝外套,然後傾下身子,吻住了鄭秀妍的頸脖,手緩緩解開鄭秀妍襯衫的鈕扣。

 

 

 

    「嗯……」

 

 

 

第一顆。

 

 

 

    「……秀妍。」

 

 

 

    第二顆。

 

 

 

    ……久久,鄭秀妍感覺到崔秀英沒有再下一步的動作,疑惑著張開眼時,看到的景象,居然讓她一愣。

 

 

 

    「怎麼了?」撐起身子,崔秀英的表情突然跟記憶中的某個場景疊合了,鄭秀妍下意識的用手撫上頸脖。

 

 

 

    「妳……這樣要我怎麼繼續下去?」崔秀英撫上鄭秀妍的唇,觸碰到的前一刻明顯的感受到鄭秀妍的瑟縮,她苦苦的笑了,看著鄭秀妍的表情有些決然……不,是釋然。

 

 

 

    她……還是做不到,即使這是她離「得到」鄭秀妍,最近的一秒。

 

 

 

    卻也是與鄭秀妍友情畫下句點的最後一秒。

 

 

 

    鄭秀妍在顫抖,甚至當鈕扣解開,雪白的肌膚下,襯著冷汗……緊閉的雙眼邊留下淚痕,嘴角的牙痕幾乎滲透進肉裡,絲絲的血跡顯示著剛剛鄭秀妍是用多大的力量在壓抑著不推開自己。

 

 

 

    她不敢想像,如果她真的就這樣跟鄭秀妍發生關係……鄭秀妍會不會後悔,甚至,她自己會不會後悔一輩子?

 

 

 

    這一刻……崔秀英突然了解了,鄭秀妍的應允不是鬆動心防願意接納自己。

 

 

 

而是鄭秀妍下定決心把她緊閉的心防門鎖拆了,拒絕跟外面的人再有聯繫。如果崔秀英真的在這邊要了鄭秀妍,她或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她的方法就像強行拆掉大門的強盜,破壞是實質的,但卻進不了真正的心,她的舉動只會讓關在裡頭的鄭秀妍,把門做得更嚴實。

 

 

 

    「不要怕我,我不會因為妳拒絕,就受傷的。」崔秀英坐在鄭秀妍身邊,悶悶的笑了,一隻手按在鄭秀妍那摀著面的手上,溫聲道:「好了,別哭了,睡不著……我……我可以陪妳聊天。」

 

 

 

    嚶唔聲逐漸轉大,鄭秀妍轉而雙手掩面的躺在床上大哭了起來。

 

 

 

    「對不起……崔秀英……對不起……我只是……我只是……」

 

 

 

    那挫敗又愧疚的哭泣聲,讓崔秀英抿著唇,紅著的眼眶有那麼一瞬,滑下了剔透的淚,卻很快被她抹掉。

 

 

 

    我只是……想要好好的睡一覺而已。

 

 

 

 

 

 

 

 

 

    隔天中午退了房,鄭秀妍跟崔秀英誰也沒有再提過昨天晚上的事,兩人直奔仁川國際機場,坐上飛往倫敦的飛機,鄭秀妍戴上眼罩,靠在窗邊彷彿睡著般,只有崔秀英知道,那不過是掩飾。

 

 

 

    之後的鄭秀妍雖然回到倫敦,卻開始無止盡的忙碌,畢業前最終階段要忙的事很多,要找教授討論論文,另外AnT這次跟MaDDa合作也多半由她操辦,每天從早到晚的忙,該去徐賢那邊複診的時間就這樣給它過了。

 

 

 

    「妳最近有見到秀妍姊嗎?」徐賢打了電話問崔秀英,語氣間有些擔心。

 

 

 

    「前天公司會議有見到她,但是因為她還有事情要忙,沒說上幾句話。」崔秀英愣了一下,跟鄭秀妍去了一趟韓國讓她對她的擔心也警覺了很多,很快就問:「她沒去找妳複診?」

 

 

 

    「嗯,應該是昨天才對,但是她沒來。」徐賢擔心的說,「我怕她藥吃太多……」

 

 

 

    「我知道她備用鑰匙藏在哪邊,我去她家看一看!」崔秀英緊張地丟下筆,穿了外套出了家門,開著車直往鄭秀妍住處駛去。

 

 

 

    徐賢也很快開著自己的房車到了現場,兩人時間差不多,房東太太對她們兩個有印象,很快就開了大門讓進,徐賢到的時候看到崔秀英在門前信箱下面的凹朝處掏出鑰匙,兩個人合力扭開了門。

 

 

 

    「我剛剛打電話不通,用力敲了好幾下門也都沒回應。」崔秀英看著窗簾遮擋下的滿室昏暗,伸手把電燈打開。

 

 

 

    鄭秀妍睡在自己的沙發上,整個人臉色慘白。

 

 

 

    「妳去倒杯水過來!我量一下她的生命徵象。」徐賢深怕鄭秀妍藥物過量,指使著崔秀英後衝上去抓起鄭秀妍的手腕。

 

 

 

    崔秀英倒了一杯水,看到徐賢臉色沉了沉,伸手用力的往鄭秀妍人中處按下去,對方終於皺了眉,張開血絲的雙眼。

 

 

 

    「小賢……天……!頭好痛!」鄭秀妍坐了起來,聲音乾啞的不像自己的,接過另一旁崔秀英遞過來的水,她喝了一口,卻很快吐了出來。

 

 

 

    「妳吃了多少藥!為什麼沒來診所複診?」徐賢皺起眉頗為嚴厲的喊到,讓一旁的崔秀英嚇到了。

 

 

 

    她從沒看徐賢那麼生氣過。

 

 

 

    「不是今天復診……啊,我睡了兩天……」鄭秀妍苦笑了出來,有些自嘲的說:「怎麼還是覺得好累……」

 

 

 

    「妳到底……」徐賢已經不想過問鄭秀妍吃多少藥的事了,她伸手看了兩瓶空著的藥罐,冷聲道:「秀英,麻煩妳先離開可以嗎?」

 

 

 

    崔秀英一愣,才悶悶地說:「我知道了,我去樓下轉角的咖啡廳等,你們好了叫我。」

 

 

 

    直到崔秀英離開,房間重新回歸沉靜,徐賢這才開口,語氣淡了不少,卻有些不容質疑。

 

 

 

    「這樣不行,妳應該知道才對。」

 

 

 

    鄭秀妍從床上坐了起來,沒有打算理會徐賢,溫聲說:「我可以先洗個澡嗎?」

 

 

 

    「姐姐!我沒有在跟妳開玩笑,是該正視這問題了。」徐賢抓住那欲要離開的手,急道:「妳忘記當初催眠後的妳說了什麼嗎?問題不去解決妳永遠都無法真正的睡眠。」

 

 

 

    「……」

 

 

 

    看了一眼背對著她的鄭秀妍,徐賢軟了語氣,放開她的手,溫聲說:「妳去韓國,真的見到她了?」不然不可能狀況突然變得那麼糟。

 

 

 

    鄭秀妍依舊沉默,這讓徐賢嘆了一口氣。

 

 

 

    就像當初自己剛認識的鄭秀妍一樣,沉默倔強的不像病人。

 

 

 

 

 

 

 

 

 

    會認識鄭秀妍是因為崔秀英從中牽線,那時的徐賢剛實習完畢考取心理醫師的執照,家中跟崔家熟識,崔秀英打電話問她是否有辦法幫人解決偏頭痛跟睡眠障礙的問題,她沒多想就答應了。

 

 

 

    第一眼看到鄭秀妍,談不上太多感覺,只覺得這女人精緻的面容跟自信的態度不太像是會有甚麼問題需要找自己幫助的人。

 

 

 

    幾次會談下來,徐賢根本不知道可以幫助到鄭秀妍什麼,除了替她開安眠藥跟止痛藥,她幾乎沒有任何進展。

 

 

 

    直到有一次,徐賢決定要鄭秀妍回家帶兩樣很想丟卻又丟不掉的東西來,鄭秀妍卻事隔一個月才再度出現,原本以為鄭秀妍會塘塞她,卻沒想到她真的帶來了。

 

 

 

    是一張CD原聲帶、還有兩只鑽戒。

 

 

 

    「這就是妳最想丟,卻也最不能丟的東西?」

 

 

 

    「……」鄭秀妍那次很不一樣,沉默地盯著這兩樣東西久久沒動靜,徐賢決定用催眠的方式。

 

 

 

    其實她也沒把握催眠的方式可以成功,因為她並不確定鄭秀妍是否可以完全放鬆並信任自己,她給了鄭秀妍一個眼罩,然後開始柔聲催眠。

 

 

 

    令人意外的是,鄭秀妍很快就進入催眠的狀態,這讓她暗自驚奇,旋即想到多半是因為鄭秀妍睡眠不足加上極度疲累的關係,定了神,她拿出鄭秀妍給她的CD原聲帶,一邊撥放一邊跟鄭秀妍繼續治療。

 

 

 

    「現在放在妳手上的東西。」徐賢把那兩只接指放到鄭秀妍手上,「是兩只漂亮的鑽戒,在大眾眼中這是璀璨亮麗的,那對妳呢?妳覺得她是什麼?」

 

 

 

    不知道是哪一個時刻,CD流溢出的音樂讓徐賢一愣,有幾秒恍神這是哪齣日劇的主題曲時,鄭秀妍的反應讓她頓住了所有動作。

 

 

 

    眼罩下的鄭秀妍流下眼淚,全身顫抖著,抿著唇的她啜泣得不能自己……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鄭秀妍那麼失控的痛哭,或許也是唯一一次,那個光鮮亮麗的鄭秀妍一直搖著頭啜泣著,從抽氣的聲音中……透露出的是絕望。

 

 

 

    「為什麼丟不掉………」

 

 

 

    「什麼?」

 

 

 

    「嗚……為什麼她可以那麼輕易地丟下我……嗚……我卻連丟掉這兩只戒指的能力都沒有?我為什麼會……被丟下?……明明只是睡了一覺……嗚!為什麼什麼都沒了?……我不要……」

 

 

 

    鄭秀妍的眼淚持續至她說完最後一個字,躺在沙發椅上……整個人虛脫的流著淚。

 

 

 

    那之後,徐賢知道為什麼鄭秀妍總是無法安然入眠,一切都困在那個被丟下的早晨,鄭秀妍回不去,也走不了。

 

 

 

 

 

 

 

 

 

    「妳應該很清楚,如果妳不跟她說清楚,妳永遠都擺脫不了這個陰霾。」徐賢溫暖的手握上鄭秀妍,「現在,是時候了,妳老說當年的那份愛情已經淡去、死去了,但是它就像是吃藥一樣,有作用,就會有副作用……」

 

 

 

    徐賢笑了笑,對那個已經乖乖面對自己的鄭秀妍撫上她的臉,用她那平靜穩定的語調,說著有些哲學的話。

 

 

 

    「愛情的副作用,是害怕。」

 

 

 

    「……」

 

 

 

    「回去吧,秀妍姊。妳已經在這邊周轉夠久了,是時後去面對了。」

 

 

 

    面對自己的害怕,那一直纏著她的副作用。

 

 

 

 

 

 

 

 

 

    「還是要回去嗎?」在巴黎,費爾南聽到電話中鄭秀妍的決定,嘆了口氣。

 

 

 

    「回去也好,倫敦的冬天很冷,或許……也該回去過冬了。」

 

 

 

    「這是什麼意思?」鄭秀妍楞著,聽著費爾南的一字一句。

 

 

 

    「妳知道嗎?『青鳥』是當年金泰妍通過允兒牽線見到我時,所說的話。」

 

 

 

    「青鳥……?」鄭秀妍甚至不知道金泰妍有正式跟費爾南見過面。

 

 

 

    「妳知道,她是怎樣形容妳的嗎?」

 

 

 

    「……」

 

 

 

    「秀妍啊,五年了……是該讓妳知道金泰妍當年對我說了什麼了,那些話一直讓我無法忘懷,就想著有那麼一天,妳準備要回去面對時,對妳說。」

 

 

 

 

 

 

 

 

 

    「費爾南先生,你能讓她飛嗎?」金泰妍坐在希斯路機場裡的咖啡廳,窗外有許多飛機在等待翱翔,她凝視著藍天,問著……

 

 

 

「什麼?」費爾南不解,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金泰妍這個女生,只有聽過一之瀨凜、林允兒口中陳述,卻在見到真人有非常不一樣的感覺。

 

 

 

    金泰妍整個人身上只有一個簡單的包包,面容有些憔悴,一整晚沒睡的她眼中甚至有些血絲,但她不在乎。

 

 

 

「我認識一隻小鳥……,她像是一隻不甘回到這個小小棲地的青鳥,風吹雷打讓牠的羽毛髒亂不堪,世人說牠是麻雀、是烏鴉……但牠告訴我……牠是青鳥,

 

 

 

    青鳥為我帶來了藍天,那青空下的湛藍美麗,讓我深深為牠著迷,牠的聲音清亮,牠的羽毛美麗,讓我不禁……駐足渴望那隻青鳥屬於我。」

 

 

 

    所以,她告訴那隻青鳥,她懂牠……她懂牠是隻青鳥,而不是麻雀或是烏鴉,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笑她是傻瓜,那也無所謂,因為她就是相信。

 

 

 

    青鳥愛上了她,她得到了人生中第一隻甘願為她進到籠子裡的青鳥。

 

 

 

    「她為我,替自己靠上腳鍊,降低自己飛行的高度;她為我,替自己關上牢籠,減輕她渴望自由的野性,她說她甘願如此,不飛讓她更加快樂……」

 

 

 

    金泰妍低下頭,看著落地窗的底框,沉默代替了她之後的話語,這沉默讓人不捨。

 

 

 

就連跟她不識的費爾南都有了不忍,他的雙手磨蹭著,彎身看著金泰妍問:

 

 

 

「金小姐,或許青鳥在乎的事情在無形中改變了,牠渴望有繩子、渴望有籠子,那些……是牠遇上妳所懂得的,駐足的美好。」

 

 

 

    「但那就不是青鳥了!」金泰妍打斷了他的話,她的眼光轉過來,那一刻費爾南看到了她的掙扎。

 

 

 

    「那片藍天是屬於她的自由天下……而不是牢籠。」

 

 

 

    「……」

 

 

 

    「你現在是可以給她藍天的人,我只是想問你,如果我把籠子打開,那片藍天,還在等她嗎?」

 

 

 

    因為金泰妍的眼神、語氣,還有那種真摯的詢問,讓費爾南即使知道會深深傷害眼前的女人,還是得如此說。

 

 

 

    「……還在,當然還在。」

 

 

 

    在出境大廳的大門,費爾南看著金泰妍把包包背起,卻沒有把邁出步伐,他頓了頓,溫聲問。

 

 

 

    「妳有什麼想要我轉告給秀妍的嗎?」

 

 

 

    金泰妍抿了抿唇,他一度以為金泰妍會哭,但是沒有,她只是吸了口氣:

 

 

 

「……曾經,我以為我能陪伴她度過一切的難過,只要能牽著彼此的手……就夠了。」

 

 

 

看著自己的手心,金泰妍好一會才又開口,她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平淡,彷彿這是跟自己無關,但是裡面的一字一句,都跟她密切相關。

 

 

 

    「真的,我可以拿所有的東西去交換,我認為愛她就是牽著她走下去,但我知道我錯了……」

 

 

 

最後的幾個字音破,金泰妍再也無法偽裝,皺起的眉、咬破的唇顯示著她此刻的痛苦。

 

 

 

那隻青鳥不願飛,因為守籠的她對她下了咒語……

 

 

 

「她因為我的牽絆躊躇,如果不是我親手斬斷,她不會肯飛的,就算肯……也飛不遠。」

 

 

 

“對我說可以。”

 

 

 

    「幫我跟她說……我會放她走。」金泰妍語氣緩慢頹然地說著……

 

 

 

「這片藍天,我該還給她了。」

 

 

 

 

 

 

 

 

 

    握緊電話話筒,鄭秀妍沉默著,呼吸卻出賣了她,急促的呼吸讓費爾南嘆了口氣,這幾年下來……他已經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般看待了。

 

 

 

    「回去吧,那天還妳藍天的人,妳欠她一句『謝謝』不是嗎?」

 

 

 

 

 

to be continued......

 

 

 

今天還是我藏鏡人來發文啦!

真是抱歉讓大家又久等了~也很感謝大家這幾張踴躍又豐富的留言

很希望這樣熱鬧的情況可以繼續下去噢(星星眼)

看來L的瓶頸堅和休文計畫給大家的衝擊和震撼還不小阿....

托大家的福~最近L的瓶頸堅好像已經打包行李準備去旅行了

但...該死的病魔又來作客...已經折麼我們家小L一個多禮拜囉...

反覆的發燒和咳嗽不止,讓她就算午睡到一半,被離離風靈感大神「眷顧」到放棄睡眠

爬起來趕快把靈感大神邀請到她的記事本裡作客

也無奈...有靈感卻沒體力阿阿阿~~~(要不要這麼一波三折!!)

 

所以~請大家集氣    讓L的病魔趕快「去去~病毒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 的頭像
LANCE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