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英的話讓我意識到西卡對於允兒的不同,但是這樣的打擊讓我那原本就很呆的腦更加混亂,


走到休息室看到西卡躺在允兒的大腿上,允兒用手撫摸著她的頭髮。


「西卡怎麼了?表演快要開始了,這樣不太好吧。」那樣的姿勢實在讓我有點吃味,


允兒自從我們關係改變後從來不肯在外面讓我這樣靠近她。


「侑利姐姐,妳回來啦,西卡姐姐她不太舒服。」我蹲下身看著西卡,


老實說,我跟西卡的交情說起來比允兒還要來的久,我怎麼會蠢到沒發覺西卡對允兒的感覺呢?

「唔…我要喝水…」


西卡皺起眉頭,顯然還在與周公依依不捨,她把頭轉向允兒,
整個臉幾乎可以說是要貼上允兒的肚子了,雙手則環著允兒的腰,撒嬌意味分明。


允兒笑笑的拍拍西卡的頭,寵溺的看著在她懷裡的西卡,


不知道為什麼允兒對西卡總是特別的寵愛,面對西卡有時候允兒反而像個姐姐,
雖然會逗逗西卡讓西卡抓狂,但是每次允兒對西卡的關心從不比我們其他人少過。


「呵呵,姐姐妳不起來,我要怎麼給妳拿水啊?」允兒無奈的看著我,我盡力扯出我覺得還算可以的微笑。


「呆子!妳去拿給我。」西卡連看都沒看我這樣指使我。


「喂喂!妳可以再女王一點…」雖然這樣說,但我還是乖乖的走去拿桌上西卡的礦泉水遞給起身的她。


西卡喝著水輕咳著,我跟允兒都擔心的看著她。


「妳這樣可以嗎?昨天看妳就已經在咳了,聲音出的來嗎?」我記得今天有西卡個人SOLO部分,不禁為她擔心。


「對阿,姊姊妳可以嗎?最近行程緊湊,身體這樣不行的!」


「不行能怎麼辦…我可不想開天窗,今天是直播節目耶。
放心…撐一撐就過去了。」西卡笑笑的看著我跟允兒,


我們成員都有這種抱病上場的經驗,大家都知道這種感覺是多麼痛苦,
但是在螢光幕前我們要微笑,這是我們九個認為對於這份工作最基本的尊重。


表演很快就開始了,跳完我們的主打歌,服裝師七手八腳的幫我們換好衣服送我們上台,


這一段主要是抒情歌的部分,我跟允兒的量都不多,
大多都泰妍跟西卡還有帕尼的段落,在泰妍拉完高音後緊接著是西卡獨唱的部分。


原本大家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西卡前兩句還算是在水準上,觀眾應該沒有發現什麼,
但是從第三句歌詞開始,聲音明顯無法出來,
當下我跟允兒都看向面有難色的西卡,看得出來西卡很焦急,
眼中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卻依然努力保持鎮定。


這時音響中突然響起了不太純熟卻高亢的聲音,
我看著允兒拿著麥克風,唱起西卡個人的部分,
大家都很驚訝,因為允兒對於自己唱歌本來就極度缺乏自信,
不是特別情況,在我們一起活動時她很少開口唱歌,


看著允兒朝高音的部分挑戰,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忙內也加入幫忙,
整首歌唱完歡呼聲沒少過,我們是不知道觀眾們有沒有發覺異樣,但是總算是有驚無險的結束表演了。


一下舞台西卡就抱著允兒痛哭,我了解現場演出這樣出包對於西卡是多大的打擊,


大家都圍過去關心她,西卡顯然無法停止哭泣,直到隔了快半個小時,經紀人哥哥才順利把她送去看醫生。


我們因為時間太晚了,在跟電視台員工道謝完後就直接回到宿舍,一路上大家都因為太過疲累而沒有說話。








回到宿舍看到西卡已經趴在桌上休息,我搖了搖她的肩膀想把她喚醒


「西卡呀,起來,怎麼睡在這裡,去房間睡啊?」


「唔…是呆子啊…允兒呢?」面對西卡醒來第一句就尋找允兒讓我很不適滋味,


怎麼感覺起來比起交往中的我跟允兒,西卡跟允兒好像更要親密。


「怎麼了?姊姊,身體好多了嗎?」允兒走到西卡身邊看著她。


「允兒啊…謝謝妳…妳剛剛的舉動…讓我真的很感動…」
西卡雙手環上允兒的脖子,聲音軟軟的,聽起來好舒服,也感受到很多情感。


「呵呵,姊姊怎麼這麼說,我總不是那種對妳置之不理的人吧!難道姐姐這麼想喔!」
允兒把西卡的手稍微拉開看著她,也對西卡撒嬌著。


「哪有!我沒有這樣想!」看著西卡猛搖頭,允兒呵呵直笑。


「好了,西卡妳快點從允兒身上下來吧,大家都累了,該睡覺了!」

我轉身走進寢室,不敢讓她們看到我現在的表情,因為一定很難看。


「啊~~侑利啊!」聽到叫喚我轉頭,


看到西卡像是無尾熊一樣攀附在允兒身上,我覺得我頭上好像有青筋爆露的感覺,
為什麼我的女朋友要被人這樣〝攀附〞著。


「女王有何吩咐啊?」我對她擠出超難看的笑容。


「把允兒讓給我啦!」


「什麼!?」我跟允兒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兩個字,我看這是我們交往以來默契最好的一次。


氣氛整個降到冰點,我跟允兒都不敢說出任何一句話,
西卡她…
什麼時候發覺得?
我跟允兒在外面一直都沒有很大的接觸啊。


「西卡…妳晚上也會肚子餓喔…
我以為只有秀英會半夜爬起來吃東西…」


我心虛的看著她,我實在沒有辦法再回想是哪一段被偷聽到了,
畢竟在房間我是真的很〝黏〞允,光想到連西卡都聽到我頭都昏了。


允兒本來還沒有反應過來,在聽到我這句話之後臉整個通紅,
她大概想到自己控制音量的程度實在有待加強 (我好像沒資格說這話…) 。


「姊姊…妳…妳聽到什麼了嗎?」允兒慌忙的看著我,像是問我要怎麼辦似的。


「呃…秀妍啊…很多事情用眼睛看都不一定是真相,
何況…用耳朵聽,妳說對吧!尤其是半夜聽到的聲音,其實多半不可以信任的。」


我不知道我在胡說八道什麼歪理,連西卡的本名都叫出口了,我第一次痛恨我的辯論能力這麼差。


「奇怪…是因為我感冒的關係嗎?我怎麼聽不懂妳們在說什麼?
我只不過要允兒今晚跟我睡一起啊?這跟半夜聽到聲音有什麼關係?」西卡歪著頭打量我們兩個。


我跟允兒兩個人因為事情沒辦拆穿而鬆了一口氣,看的出允兒是真的很怕被西卡發現這件事…


「什麼啊…那當然可以啊,我今天會陪在姊姊旁邊的。」允兒看著西卡回應著,


等我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時才覺得怪怪的。


「為什麼允兒要跟妳一起睡覺,允兒跟我同寢室耶,妳去找秀英啦!」我極力喊冤,


拜託!我已經一整天把允兒讓給妳了,為什麼晚上也不讓我跟允兒有私人空間。


「所以我剛剛不是才說把小允讓給我嗎,我今天要小允陪我睡覺!」


說完西卡又像是無尾熊與尤佳利樹般的〝爬上〞允兒身上。


「哪有這樣的!不行!不行!允兒,妳也跟西卡說說嘛!」


我激動的看著允兒,允兒知道我們兩個相處時間只有晚上,勸她比較容易。


「我今天晚上跟西卡姊姊睡好了,姊姊妳先回房間吧!等等秀英姐姐洗完澡我再跟她說換房間的事情。」
允兒笑看著我,笑容很亮眼,但是卻讓我心中酸到極點。


「可是…這樣妳很容易被傳染感冒的,妳不是說要小心身體嗎?」我弱弱的說。


「沒關係,西卡姊姊也需要人家照顧,秀英姊姊一睡起覺來可能沒有辦法顧到西卡姐姐,我比較淺眠,可以照顧姊姊的!」


「妳哪裡淺眠了…」我吻妳好久妳才起來的耶…


「我不管,今天允兒要跟我睡!允兒啊,抱~」西卡又在跟允兒撒嬌了,尤加利樹帶著無尾熊就這樣走進房間了。


允兒好像一點都不在乎我跟她相處的時間,在房間也都是我纏著她居多,我跟她說哪些電影好看,跟她說粉絲回了哪些流言,但是如果我不主動的話呢?是不是允兒就不會特別在乎跟我單獨在一起的時光?



那晚我跟秀英擠一張床,畢竟允兒床上現在真的太多雜物了,一時之間清不出什麼可以睡覺的位子。


或許是因為秀英已經知道我跟允兒的事,我毫無保留的展現我的〝壞心情〞,
秀英見我不想多說也沒多表示,只是跟我說了一句話就睡了。



「請節哀…呆子是敵不過女王的強勢的!」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