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醫院掛急診,醫生說了一大串什麼過度勞累、睡眠不足這類的名詞,幫允兒打上點滴,只說了句〝讓她好好睡個覺吧!〞就把我們放在病房不理我們了。


「我看允兒好像也穩定多了,呃…我先去辦個入院手續…侑利妳…」她姐姐看個我跟允兒緊握的手,眼神有幾分說不出的疑惑。


「嗯…姐姐去吧!允兒說不定等等就醒了,我看她啊…一定把我當作妳了,死抓著我不放呢。」心虛的向她姊姊說著,

不用怪允…連我也下意識的不想讓我們關係讓親近的人知道…


從我們關係改變的開始,本來就是謊言的開始,不管是對別人…還是自己,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搞不清楚允兒對我…是謊言…還是真實。








姐姐走了沒多久,我挪了張椅子坐在病床旁,看著允兒的睡臉,讓我心裡複雜…


〝呆呆…不要…離開。〞說著這句話的允兒,抓著我的手…好緊…好緊。


〝呆呆…呆呆…我…我想要妳…陪我…〞昏昏沉沉的允兒,口中一句一句…說著…眼淚流著。


「允兒…妳…總是可以輕易的打動我的心…」痛苦的低下頭,我也知道允兒聽不到。


「妳把我搞的好混亂…我已經不清楚…對妳來說…我是真的那麼重要嗎?
最近我每天都在想,每次我決定了要放開,但是當我發現我想放開時,卻根本…放不開…妳的笑…妳的好…」


皺皺眉…林允兒妳真的好厲害,為什麼…我會變成現在這樣狼狽呢?


「我的手…忘不了妳手的溫度,我的心…忘不了為了妳的悸動…我的身體…忘不了抱著妳的美好…」


我傾身朝允兒身上靠,頭埋在她的髮間感受著允兒的味道,妳的一切…都好難放掉,緊抓著棉被的手顫抖著。






「呆呆…我也是…」驚訝允兒已經醒了,我抬頭看著她,剛剛的話…她都聽到了?我擦了擦我的眼淚,起身凝視她。


「妳…妳醒了,身體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呃…妳姊姊她…剛剛去辦入院手續,我去看看…」我努力裝出沒事的樣子,現在…我不想面對現實。


才剛轉身,就感覺允兒的手抓著我的衣角不放,她抓得不大力,但是卻足夠讓我停下我要邁開的腳步。


「是不是…呆呆又要離開我了…是不是妳踏出這病房後…妳就又會變成冷漠的權侑利?」


允兒閉了閉眼,眼眶因為感冒的關係比往常濕潤,閉上眼的瞬間,我好像看到眼淚流出。


「侑利…妳在我的心中,也是很重要的存在…那天妳說是妳對不起我,是妳讓我勉強接受妳的感情,但是…」


允兒起身坐起,表情痛苦的看著我。


「我也忘不了妳手中的溫度…我也會為妳為我的悸動而感動…擁抱妳的時候…我並不是毫無感覺的。」


允兒說著,眼淚流著,說到最後她跟我一樣皺著眉…笑了。


我顧不了最近的冷淡,向前一大步就這樣把允兒抱在懷裡,胸口因為有她的體溫而感到充實。允兒雙手也緊緊環抱住我,我們都顫抖著。


「對不起…一直到那天妳說出那些話我才發現…或許我做的不對,但是…現在的我好複雜…喜歡一個人…我不是不知道,但是要愛一個人…多少的付出才是愛?」


允兒從我的懷抱中起來…她看著我,手也撫上我的臉頰。


「呆呆…我真的像妳所說的…沒有愛上妳是嗎?」


這句話讓我重重的受到打擊,呵呵…允兒啊!妳要我怎麼回答?腦中混亂到極點,我急切的吻上允兒的唇。


「允兒…允…我不要聽…我也不想聽…是這樣又怎麼樣?或許我自私,但是…」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無法像西卡說的那樣放下,愛情…一定要放下才表示我愛她嗎?


我愛她到底錯在哪?很多人可以追求允兒,為什麼我追求…就不行。


允兒沒有拒絕我的吻,貼著她的唇,廝磨著…





「呆呆…我會改變的…」


允兒的話讓我停下我的吻,額貼著額,我可以從她的眼神中看到從沒有出現過的堅定:「妳的心意…我懂…我真的懂,我會學著…愛著妳。」


我的眼眶像是有水龍頭一樣迅速竄出淚水,一滴一滴落下,不管我怎麼樣都無法停止落下。


「夠了…允兒…有妳這句話…就夠了。」我吻了吻允兒的手,燦爛的笑著…


門後面的目光,是我跟允兒接下來所要承受的考驗,只是…此刻的我完全沒發覺。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