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允兒聊了一會,她姐姐就上來叫我們下去吃午飯,
整個下午,我都陪著允兒跟她的家人聊天,雖然允兒的姐姐看我仍有些不善,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明天還有行程的關係,我跟允兒並沒有留到晚上,
早早就回宿舍了,她姐姐一樣負責載我們回來,
過程中跟允兒有說有笑的,但是…就是沒有跟我說半句話。


下車的時候…
允兒讓我先上宿舍去,她跟她姐姐則在多聊一會,


原本擔心姐姐會不會直接給允兒壓力,或是威脅,但是看允兒回來時的神情,並沒有一絲絲奇怪的地方。








我跟允兒接了一個mv主角的工作。


因為這mv是以像是電影的角度去拍攝,主角們必須要背一些重要片段的台詞,
預計要拍攝一整天的時間,所以我跟允兒早早就到美容院化好妝前往片場集合。



「什…什麼!?」看到劇本的角色讓我不禁傻眼…



「這題材…不會太過大膽嗎?」允兒看著劇本表達出她的意見。


劇情不像我跟允兒預料的那樣是兩女爭一男的情景…


我跟允兒扮演兩個學生時代相愛的情侶,因為彼此無心的傷害走向分手的路,


沒想到多年以後,好友口中的〝女朋友〞會是當年的對方…


我吞了吞口水,沒想到公司會讓我們接這種音樂錄影帶的拍攝…


「呵呵,妳們也不用太緊張,常看到妳們成員之間打打鬧鬧的,
拍攝的時候只要照那種感覺來就好,我想對妳們應該不會太難。」


「而且另一個男主角妳們也認識,所以不用太緊張,一起加油吧!」


導演大笑的看著我們…如果有你說的那麼容易就好…



「唷~我們的男主人公到了!」


我跟允兒同時看像門口的方向…有沒有搞錯!……是東海!








「這劇本沒問題吧!妳們兩個不會尷尬嗎?」
東海他為難的看著我跟允兒,


雖然彼此都是好朋友…
但是真要演出這種劇情…
越親密…
越尷尬啊。


「我跟呆呆是還好啊…我倒覺得跟你比較尷尬…要跟你演情侶…」


允兒困難的看著東海,他只是回給她無害的笑容。


「我很喜歡小允啊,怎麼…不喜歡當我女朋友?」說完還摸摸允兒的頭。


「不要說些讓人誤會的話啦!被你粉絲知道就死定了。」允兒把東海的手拿開,無奈的看著他。


「妳的粉絲也不容小覷啊,我也很害怕好不好!」東海就這樣跟允兒打打鬧鬧起來,讓我看的無言。


「喂!呆呆!」允兒不滿的看像我。


「呃…是…」怎麼了,允的表情好可怕…


「等一下,妳給我好好的搶、仔細的搶、用力的把我搶過來喔!
聽到沒?是東海哥哥也不用客氣!把我搶過來,懂嗎?」


允兒笑得燦爛…我看得發抖…


「嗯…我會好好的搶!仔細的搶!用力的把妳從他身邊搶過來!」


我附和著允兒,感覺好像我不這樣答應她會把我撕了。







拍攝很快就開始了,我跟允兒必須要拍一些交往時情侶那些親密的畫面,


我們摟著對方在大街上面進行拍攝,很快就因為我們的知名度而圍了一大群人。


看到大家都在圍觀,讓我不禁想要保持點距離。


「呆呆,妳在幹嘛?我們現在是演情侶耶!」
允兒皺著眉低聲說,但是一轉頭還是維持著高興小情人的樣子。


中間休息時間,有些圍觀人喊著我們的cp名稱,
現場讓我們兩個變的更加顯眼,我跟允兒靠著瞭望台的欄杆跟粉絲打招呼。


「如果他們知道她們所說的cp對是真的話,是高興還是傻眼?」

我看著那些離我們有些距離尖叫的粉絲,
連看到我跟允兒不經意的互動都會興奮的她們,
如果我跟允兒有天曝光了,
她們…還是可以接受嗎?


「嗯…可能一半高興一半傻眼吧,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允兒說著又好笑的轉向我。


「不過妳可是〝總攻〞耶,如果真的曝光估計會有其他cp對支持者覺得可惜,對不對?花心呆呆!」


「呃…又不是我想當總攻的。」我尷尬的回話,


為什麼…

我們要討論對內cp對的問題?


「喔~妳很強啊,不經意的嘛,
不經意的東摟摟西卡姐姐,
西抱抱帕妮姊姊,纏綿在兩人之中,
我說的對不對。」允兒瞇著眼看著我。


「拜託…那是她們寫的cp文劇情,妳怎麼反而那麼入戲了。」


在說妳還不是也跟西卡〝打的很火熱〞,每次看到妳的主cp文都不禁讓我臉紅。


「不知道那天是誰,我不過回家一下,妳就溜到帕妮姊姊房間睡覺去了。」


「……」


老實說我還是不了解,允兒那天知道我去帕妮房間睡覺為什麼會這麼在意………


不會是……


吃醋吧?



突然有人拍了拍允兒的肩膀,轉頭一看才發現是東海,


「剛剛看妳們鬥嘴的樣子,妳們感情還真是好到讓人誤會耶。」東海笑著看允兒,


繼續說到:「這可不行喔,等下換拍我跟妳交往的片段,妳也要像對侑利那樣對我喔。」



再來要拍的是東海跟允兒交往的過程,


跟剛剛和我拍的場景一模一樣,只是對象換了,要讓mv有一種多年情況改變的淒涼感。


允兒換了比較淑女的服裝走出來,
因為要表現出成熟感,她的表情比較不一樣了,行為舉止都變得嫵媚及吸引人。


她跟東海兩個人在大街上面走著,兩個人牽著手,
每看到好玩的東西,允兒都會停下來拿給他看,


我們倆團認識很久,彼此都很熟了,雖然允兒私底下個性很男孩子氣,
但是正式拍攝,他們兩個人的默契還真是十足的好,表現出來,就像真的情侶一樣。


「哇~他們感覺好登對喔,兩個人都好好看,站在一起真是美。」


旁邊的造型師還有工作人員,都忍不住讚嘆。


「果然還是有差吧,畢竟女生跟女生感覺還是怪怪的,
頂多只會像是朋友。做太多會走味,做太少又會沒感覺。」


他們開始討論起允兒跟東海兩個人的服裝,造型…
但是卻讓我心情盪到谷底。


從旁觀人的角度…
女生之間的愛情,就這麼讓人無法接受嗎?








下午拍攝繼續展開,第一個場景我需要作在咖啡廳裡面等待久未聯絡的東海到來,攝影機轉動著,我則喝著咖啡等待…



====================以下為音樂錄影帶的拍攝劇情====================


『讓妳久等了!yuri,好些日子不見了。』東海走進了咖啡廳,伸手跟yuri打招呼,禮貌性的寒暄幾句。


『妳呢?沒有找到另一半啊,聽說妳的事業很成功,不交個男朋友來依靠不是很可惜?』


東海燦爛的笑著,yuri則苦笑,拿起咖啡再喝一口…


聽到門鈴因為門打開又響起了的聲音,


原本她無心去查看,卻因為東海說了聲:『啊!我女朋友來了。』而好奇的抬起頭…




抬起頭的瞬間…yuri的表情僵硬了…


長長的頭髮,
迷人的笑容,
讓人羨慕那修長的身材,
那些曾經屬於她的一切…



『很漂亮吧!她叫yoona,是我公司的同事…同時也是我的女朋友。』


三個人的表情都很豐富,
一個人興奮的炫耀著自己的女朋友,
剩下了兩個人…
則錯愕的看著對方。




〝五年等待的盡頭是什麼?

  
有些人,是擁抱真愛;


有些人,是雲淡風輕,盡付笑談中。

  
而yuri——

  
守著一段早已死去、埋入黃土的情感,


過不去,也醒不來,


直到——那道深鏤腦海的倩影,再次出現眼前。

  
yoona身邊那個人,早已不是她,


午夜夢迴,她卻還記得


她說愛她時的姿態、音韻、神情。

  
驀然回首,一身寂寥。〞








再次見到她,讓yuri心中五味雜陳,


雖然心裡克制著自己不要去找她,但是命運總會讓她們靠在一起,


當年的約定、
當年的承諾、
當年…那可笑卻美好的戀曲,
看著屬於著東海的她,
仍然能掀起自己那悸動的心,


只是當年那個讓自己捧在手心上的yoona,
不捨的讓她傷心、讓她難過,
甚至是最後為了不讓她受傷而選擇離開的那樣珍貴的女孩,多
年後的重逢卻讓她看到她愛情不堪的一面…


要不是看到東海跟別的女生有說有笑的曖昧畫面,
她也不敢相信yoona這樣完美的人是處於這段戀情弱勢的一方。


這讓她無法離開,無法忽視,甚至壓低身段祈求著yoona…


『算我拜託妳…yoon…跟他分手好不好?他根本沒有好好珍惜妳啊!』


yuri把yoona逼到牆角,把她困在牆與她之間。


『但是…我喜歡他…很喜歡。』yoona痛苦的看著yuri。


『那…』yuri痛苦的把頭埋在yoona的頸口,


『妳愛上我好不好…請妳…愛上我,不要在執著在他身上了。』


『妳瘋了!』yoona推離她,錯愕的看著她,


當年的一切…她是想要說她忘了嗎?


『當年…是妳不願面對的!不是我,
妳忘記我是怎樣哀求妳的嗎?而當初妳的回應是什麼……
妳說妳沒辦法這樣走下去…
現在妳又要我愛上妳!?』yoona激動的推開她,轉身就走。


Yuri因為yoona的話讓她無力,她想幫她,


但是…卻無從幫起,要怎麼樣才可以不讓yoona受傷?


直到…東海發現了在yuri皮包內那張跟yoona當年親密的合照…








半掩的安全門內傳出爭執聲,yuri聽到了她所熟悉的爭執聲。

  
來不及迴避,失控的音量已傳進耳裡。

  
yoona的聲音從安全門後傳出

  
『我不懂你再說什麼!』

  
『是嗎?』東海苦笑。


『不要以為我永遠不知道,妳大學時代交的那個〝摯愛〞不是男人,妳根本就是個同性戀!』

  
心房一陣重擊,yuri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無法發聲。

  
步伐僵硬地走上前,推開安全門-

  
『我本來不想說的,是妳要自取其辱!
不要以為我永遠都不會發覺妳跟yuri的過去,妳們兩個都不乾淨了,有什麼資格要求我!』


憤恨讓東海失去了往常的笑容與溫柔,他推開yoona,


她沒能站穩腳步,額心撞上樓梯扶手,重重跌坐地面,


他與yuri擦身而過,獨留下她。她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像尊石雕,動也不動。


yuri上前,扶起她。

  
『是不是……錯過一次,這輩子就永無翻身之日了?』

yoona好茫然,抬起乾澀的眼眸。

  
當初為了戀情,類似的話她已經聽得夠多、承受夠多相同的傷害,已經沒有眼淚,也哭不出來了。

  
一瞬間的痛楚,穿透心扉。yuri收緊臂膀,牢牢地、心痛地抱緊她。

  
她待在yuri房裡,木然地坐著。


Yuri笨手笨腳的找出醫藥箱。


樓梯扶手突出的部分刮傷了她,幸好傷口不深,先拭去額上的血跡,再仔細替她消毒、上藥、包紮。

  
『我要回去。』她面無表情地說。

  
『在這裡,妳同樣可以做任何妳想做的事。』她不要在這個時候,放她一個人在角落,孤獨地流淚。

  
『我想砸光所有看得見的東西。』

  
『那妳就砸。』她不會阻止。

  
『我想揍人。』

  
『妳可以揍我。』

  
兩行清淚靜靜滑落。


『妳是渾蛋,如果當初我跟妳那段…
不存在的話…我會不會…好過一點。』


『對不起。』yuri低低道歉。


溫柔嗓音的包容,換來她急湧的淚水,她掄拳朝yuri揍了一記。


『都是妳!都是妳害的- 』

  
第一拳揮出去,就再也停不了,她一拳又一拳,落在yuri的肩膀、胸口。

『現在說對不起有什麼用,妳知不知道我多努力想珍惜他?
這段戀情,都好用心、全心全意對待對方,但是結果呢?
妳跟他,誰又真的珍惜過?我只是想要有個人真心愛我而已,有這麼難嗎?
人是不是永遠不能犯錯?一次年少無知,一輩子就被否定到底……』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好抱歉……』yuri抱牢她,一遍遍吻去她臉上的淚水,一聲聲歉語。

  
『有的時候,我真的好恨妳……』她哽咽泣喃……………


====================以上為音樂錄影帶的拍攝劇情====================



「卡!」我跟允兒兩個人沉默了好久,導演才像是反應過來喊卡。


在場無一人不拍手的,化妝師上前遞給我跟允兒衛生紙,我才發現我被允兒的演技逼出了眼淚,


允兒完美的表現出那種失控的痛苦感…


雖然自己參加的戲劇經驗不多,但卻可以從允兒身上感覺出那種悲傷感。


我離開拍攝現場,到角落坐著休息,老實說…允兒的話雖然是台詞…卻一句句的往我心坎裡面撞。


突然感覺到一陣冰涼,抬起頭看到允兒拿著冰的毛巾往我臉上敷。


「敷一敷吧…還有要拍攝的場景,現在眼睛腫腫的不太好。」


允兒跟我一樣坐下來,吸吸鼻子,顯然剛剛的情緒還沒有完全抽離。


「謝謝。」我伸手接過冰涼的毛巾往臉上敷。


「怎麼樣?我表現的…還可以嗎?」允兒把頭仰起,毛巾就這樣敷在臉上,身體微微往我身上靠。


「還用說嗎,當然很好啊…妳情緒控制的真的很好,沒看到大家都不敢多說一句話嗎?」我抓著她的手搖了搖。


我們都坐著沒有說話…我閉上眼睛感受著毛巾的冰涼…


「呆呆…同性之間的戀情…真的會走向…那樣的結果嗎?」允兒的話讓我拿下毛巾驚訝的看著她,


因為毛巾覆蓋臉的關係,讓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原本握著她的手握得更緊一些,


是不是…允兒也會像故事的最後那樣…到最後,後悔呢?


「不過……呆呆…我相信妳,既然我決定要走下去,我就絕對不會放手…」


我沉默著,感覺內心喜悲交雜,


相信我…是對的嗎?


「所以…呆呆,妳也要相信我,好嗎?」允兒把我們手指交纏,說出這段話。


我無意識的應了聲,此刻的我因為內心的恐懼和不安讓我忽略了允兒這句話的意義。


直到很久以後……


我才知道…


允兒說出這句話…代表的,


是多大的覺悟。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