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次去過允兒家以後,我跟允兒就沒有再提過這事,


不是不提…是不知該怎麼提起,


對於允兒來說,爸爸的反對可能是她始料未及的,


而對我來說,則還在對於叔叔的〝保證〞遲遲沒有更好的答案回覆他。


我能允兒對做怎樣的保證呢?


「呆呆,妳有沒有在認真聽我說話?」


被允兒拍了拍才回神,我躺在床上,看著在電腦前面看電視劇的允兒。


「不好意思,剛剛在想事情,妳說什麼?」


「……沒事,只是想跟妳說,我要出國幾天,公司要我出國一趟。」


允兒沒有點破我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窘迫,而是一再的體諒…


「妳要想我喔。」我張大手臂示意她過來,這舉動讓允兒心情也好了起來,


把電腦關上,起身就往我身上撲。


「當然會想妳。」


我摸著允兒的髮,放鬆心情去感受簡單的幸福。


「…那我也要好好加油…才行。」努力想想…我能做甚麼讓叔叔認同我。








允兒隔天一大早就離開了,而我也沒有閒著,跟成員們也有其他通告要跑。


跟帕尼在休息室休息的時候,我把叔叔跟我談話內容跟我的煩惱告訴了她。


「我最近老在想…我能保證甚麼,一直到叔叔告訴我這一點時,我才發現…我什麼都無法保證。」


我看著帕尼懊惱著,帕尼皺著眉頭沉思著,好像這件事情是她的事情一樣的困擾。


「妳們…在聊甚麼?帕尼表情好嚴肅。」西卡走進來,把門關上。


「剛才侑侑在跟我說允兒爸爸跟她說的話。」


帕尼大致上跟西卡說了一遍,


說來好笑,自從成員們發現了以後,我跟允兒感情的事好像也可以變成定期開會的內容,


一半出於關心,一半我倒覺得是成員們自己想要八卦一下。


「所以…妳不會又想要放棄了吧,權侑利。」


西卡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問,表情還真有點茫。


我趕緊搖頭否認,


天啊…放棄一次就會被劃上記錄啊,怎麼大家都問我這句話,


允兒是這樣,姊姊是這樣,現在連西卡也問這樣。


「我從沒有因為這樣的煩惱而考慮再次放開允兒!沒有!」


「那不就對了嗎?妳不想放手,允兒也不想,這樣不就好了,哪有這麼難。」


西卡挑了挑眉嚴肅的看著我,我想要開口說什麼,但是想想也不知道要反駁甚麼。


「可是…叔叔他說的保證…我無法…保護允兒啊。」我弱弱的吐出…


「可是…」帕妮露出笑眼,說道:


「愛情本來就是兩個人成立的,

妳愛她、她愛妳,所以才會產生愛情,

如果妳一直執著妳能為允兒保證什麼或是保護她甚麼的,

允兒也不ㄧ定會很高興吧,又不是妳一個人付出就是愛情,

是要互相摸索摸出來的吧。」


帕妮像是簡單的說出這句話,卻讓我心中很震撼,


沒錯…我到底在煩惱這些幹麻,也只是讓允感到不安,


一直想我要怎樣付出,


卻忘了愛情是因為〝兩人〞才會在一起的,我一廂情願煩惱有屁用。


西卡看我領悟般的呆愣表情,不禁莞爾的笑了出來,留了一句:


「說到底,妳老是很自以為是就對了,把自己想的這麼滿幹麻。」


思考著這兩人給我的話,讓我心情輕鬆了不少,


或許我真的太要求一個〝完美〞了,可是感情裡面是不可能完美的,


如果我一直在苦惱這種事,只會讓允兒對我更不安。


這樣的想法一出來,自己好像突然豁然開朗,


至少現在的我,只想要快點盼到允兒歸國,


跟允兒在電話裡面這樣說時,她還甜甜的笑了,

回了句〝這麼想我啊〞說有多甜蜜就有多甜蜜,

我不把自己對她的思念保留,我希望不是用電話,

是當著她的面述說我的愛情。








允兒在國外停留了幾天的時間才回國,

雖然她說沒必要,但我還是私下去機場迎接她的歸國,

出關的她看到我在欄杆邊對她招手,她露出好滿足的笑容。


「怎麼來了,不是說不用來接我嗎?」


允兒走過來拉拉我的手,不敢有太大動作,因為經紀人哥哥就在我們身後。


「嗯,成員們指派我來接妳啊,妳以為我願意啊。」


我還一付自己是硬被推出來做代表一樣的不耐,惹來允兒的輕捶。


一起走到機場外,允兒看到我自己開車來,有點驚訝,


不過不是驚訝我開車,而是驚訝我怎麼開著她的mini cooper。


「怎麼開我的車?」


「原本想說幫妳暖暖車嘛,妳又不常照料它,放宿舍車庫都長灰塵了,

只是…不好意思,經紀人哥哥,這樣載不了你們兩個,可不可以…」


我故意開小車出來可不是毫無用意,為難得看著他們,


他們好像也沒有多想,點點頭就坐著保姆車離開,留下我跟允兒兩人竊笑。


「妳故意的喔,謝啦!車鑰匙給我,我熟悉熟悉我的車。」


鑰匙從空中畫出完美的弧度落在允兒手上,我往副駕駛座的方向走去。


允兒開著車,我看著她,這樣感覺真不錯!


「允,回宿舍前我們去一個地方,好不好。」


「妳想去哪?」


允兒一邊開著車離開機場,一邊疑胡的看著我,而我只是笑笑的看著她。


「…教堂。」








「怎麼突然想來這裡?」


到了教堂允兒問我,也是,之前秀英跟帕尼要去時我跟允兒都不常參加。


「嗯,有話想跟主說說。」我看著允,輕鬆的說著,一邊拉著她進去教堂。


「有事才來求主,會不會遭天譴啊。」允兒瞄了我一眼,笑笑的說著。


「有也要妳陪我一起啊。」我學著她的語氣回她,鬧的她秀出小拳頭打我。


「夠了喔妳!」


這裡的教堂不大,跟一般教堂沒有太大差別,因為今天沒有禮拜跟其他活動的關係吧,


教堂裡面除了我跟允兒之外,一個人都沒有。


我拉著允兒走進來,


起初她還有點彆扭,說是覺得擅自進來不太好之類的,

不過看到裡面沒人就順著我的步伐來到十字架前面,

我跟她一起坐到第一排的椅子,兩個人都沒說話…

不…應該說,是她覺得我不想說話所以才跟著不說話才對。


我看著十字架,想著叔叔他跟我說的話,

從對話中…我知道允兒爸爸執著的點不是我們認不認真,而是會不會受傷的問題。


〝我不會讓小允受傷,妳愛她,所以妳應該可以體會我的心情,

我是她爸爸…我只是不要我女兒受傷,這樣簡單的道理,妳懂不懂?侑利。〞


〝妳要拿甚麼跟我保證,我的女兒交到妳手上不會受傷。〞


我轉過頭看著允學著我認真的看著十字架的樣子,讓我覺得好窩心,


允兒她在我身邊,僅僅只是在我身邊,我就覺得好滿足、好快樂!


如果讓還沒愛上林允兒的我知道現在我的心情,一定會笑我吧,真的好傻…


但是…傻的幸福…


「允兒…」


我喚著允兒的名字,即使這我一天會喚上幾十次、幾百次,卻還是讓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嗯?…!」在允兒轉頭面對我的視線那一刻,我毫不猶豫的貼上她的唇,


雖然是晚上,但是微弱的月光透過教堂玻璃窗滲透進來,照亮著我們,此刻的我們…


一個淺淺的吻,兩個相愛的戀人,無數個讓人甜到冒泡的幸福,


卻是在沒有人的教堂…沒有人的祝福…沒有人的認同,


只有月光襯托著我們,用她微微的光亮,讓我們知道…


至少我們還是有影子,

還是這世上的人,

我們有不輸人的外貌,

走出去會讓人注目的知名度,

只可惜…是兩個女生。


離開允兒的唇,我看著她,她的眼睛深邃,跟她對視有種我會被吸進去的感覺…


「主阿,我想要懺悔。」


我突然對著允兒這樣說出口,讓允兒眼睛睜得更大的看著我不知所措…


好可愛。


「懺悔為什麼看著我?主不在我身上喔,妳要對著十字架吧。」


允輕笑的用食指敲敲我的頭,一付我不夠虔誠的樣子。


我把她手拿了下來,經過放在嘴邊,然後說:


「帕尼說過,主不是一種個體,只要妳有話想說,

不管在哪,祂都會在妳身邊,所以我不用看著十字架。

但是允兒…只有一個,我要看著妳…

才不會讓妳不安

跟可以愛妳。」


講完這些話,允兒的臉已經紅了,但是嘴角也跟著我的話上揚,


她先害羞的把視線往下移,然後才懊惱的看著我…


「妳的嘴巴…變得好甜…」


「不甜抓不住妳啊。」


我也笑著看著她,搖了搖抓住她的手,一付我也很無奈的樣子。


允兒用另一隻手打了我肩膀一下,雖然不痛,但我還是很應景的輕呼一聲。


「好了啦,說吧!妳要懺悔什麼?」


允兒裝起牧師的樣子,看著我…等待我說話。


「……我想要懺悔…對不起,我愛上林允兒了。」


「…」


「我想要懺悔,我選擇了這段感情;

我想要懺悔,我讓允兒受傷了;

我想要懺悔,我讓成員們為了我們而變得提心吊膽;

我想要懺悔…為了我們兩個人的戀情……

我們都努力支撐著彼此的感情而痛苦著…不安著。」


我說了好長的一串,允兒沒有說話,只是一句一句的聽著我說完,


她眼眶有點濕濕的,我想…那是因為我眼眶也濕濕的關係…


「說妳呆…妳還真的呆…傻瓜!」她露出燦笑,


最後的〝傻瓜〞充滿著寵溺跟不捨。


「說妳選擇這段感情,我也選擇了啊,所以平分罪過;

說受傷…妳也沒有比我少受,再平分;

說成員們,妳不知道吧,她們可為了玩我們兩個而毫無懸念呢!所以無效;

至於最後…談感情,本來就會有痛苦跟不安的時候,

但之所以會想要談跟繼續談…

是因為幸福遠比自己想的變得更容易更簡單,

所以…我樂此不疲…再平分囉!」


允兒把自己當成真正的牧師一樣,

認真的說著、看著我的眼睛說,每說一次〝平分〞她的笑容就越來越大,

我被她的話語逗笑、感動著。

「好搗亂的牧師啊!有這麼神就好了。」


兩個不懂的人這樣家家酒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生氣。


「我認真的。」


「嗯…我知道,謝謝妳。」


「上次去妳家,我去找過叔叔私下談過…」


我把這件事跟她坦白,我知道允兒其實知道,

只是因為我沒說,所以她沒問,只是內心的擔心表露無疑。


「…嗯,我知道。」她點點頭,轉過頭不看我,反而把頭搭在我的肩膀上。


「叔叔…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告訴我他的立場跟無奈,比起反對,他怕的…是妳受傷。」


「呵呵…真像爸爸的風格…」允兒苦笑,看著前方繼續說到:


「我就是知道他是這樣的心情,所以無法像姊姊那樣抵抗,爸爸他…

是我不管自己想法怎樣,都無法大聲反駁的人,

因為我知道,他一個人…是如何撐起這個家、我、姊姊…」


我握緊她的手,點點頭。


「所以才換我開口,這次事情我來解決,

雖然那天叔叔問我的問題我至今都還是無法完美的回覆他…」


我突然起身,然後走到允兒前方,與她對視。


「但是…我會努力讓他了解。」我對允兒露出暖暖的笑容,肯定的看著她。


「讓他了解什麼?」允兒好笑的看著我。


我把她拉起往教堂側邊的鋼琴走去,


打開鋼琴蓋,撫摸著琴鍵,我拉著允兒坐了下來,對她俏皮的笑了笑,


然後說:


「了解…我們的愛情。」


輕鬆的旋律隨著我的指間流出,這首歌一直是我很喜歡的西洋歌曲,


泰妍跟西卡都有唱過,


我常纏著忙內幫我練習這首歌的鋼琴彈法,沒想到現在竟然派上用場…




" L-O-V-E "

L is for the way you look at me
L是為了讓你注視著我

O is for the only one I see
O是為了唯一我所看見的人

V is very very extraordinary
V是非常非常的特別

E is even more than anyone that you adore and love
E是即使是更多你所寵愛的人與愛情


It's all that I can give to you
這是我所能給你的全部

Love is more than just a game for two
愛情不僅是兩人之間的遊戲

Two in love can make it
兩個相愛的人能創造的

Take my heart but please don't break it
征服我的心吧但請不要傷害它

Love was made for me and you
愛情曾創造了我和你



第一次對著允兒唱情歌,

讓我雖然表面輕鬆,心裡卻也小鹿亂撞般的心跳加速,

第二段,我停下鋼琴,拉著允兒起身在教堂裡面轉著圈圈,

隨著我輕快的歌聲,允兒很快的也隨著我哼著,我們兩個玩的好不開心,

完全不管有沒有人或會不會被人發現。


不過被發現又如何,至少此刻的我們很快樂不是嗎?



Yeah~ L is for the way you look - you're lookin' at me
沒錯~L是為了讓你注視著我 - 你正看著我

And O is for the only one I see
而O是為了唯一我所看見的人

V is so very very extraordinary
V是這麼的非常非常特別

Now E is even more than any-any-anyone that you adore can love
現在 E是即使你可以去愛更多你所寵愛的人


It's all that I'm gonna give to you
這是我所要給你的全部

Oh~ love is more than just a game for two
噢~愛情不僅是兩人之間的遊戲

Two in love can make it
兩個相愛的人能創造的

Take my heart but please don't you break it
征服我的心吧但請你不要傷害它

'Cause love was made for me and you
因為愛情曾創造了我和你

I'm a-tellin' you that love was made for me and you
我要告訴你愛情曾創造了我和你

Don't you know that love was made for me and you?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